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83 就你一个,没有别人

    陆言深看着她,黑眸里面没有半分的温度,压着她就这么抵了进去。

    没有前奏,没有准备,林惜被挤得疼,却咬着牙愣是没有让自己叫一声出来。

    她一米六五的身高,在陆言深一米八五的身高前,视线平端着就刚好落在那领口下的红唇印。

    他一下一下地往里面进,往外面出,她整个人都被他冲得在摇晃,可是视线的焦点却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他胸口上的红唇印。

    双手不得不在陆言深的双臂上扣着借力,她的手一点点地收紧,脸上的表情明显是痛苦的,却愣是没有开口喊过一句难受。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动作一下比一下狠。

    他要她求饶,可是她白着一张脸,就是不吭一声。

    巴掌大的一张脸没有半分的感情,他那半分的兴致都没有了,直接就离开。

    林惜没有想到的视线微微一动,没想到他会突然之间结束,明明两个人都还没有半分的感觉……

    陆言深刚离开,却又觉得有几分虚,看着林惜脸上的几分错愕,他终于找到几分感觉,搂紧她,又挤了进去。

    “嗯——”

    林惜是完全没想到他还回头,牙关一松,忍不住哼了一声。

    陆言深忍不住就笑了,低头开始吻她:“不是挺犟的吗?”

    真的是跟个野猫一样,傲起来谁都敢甩脸色。

    明明该发怒给她点教训的,好让她收收那爪子的,偏偏就是发不出来。

    林惜听到陆言深的话的时候也有些绷不住,她最受不了这个男人笑了,他不笑的时候好像离着自己九万八千里的远,一笑起来,就好像是开在她心口上花,再冷硬,也忍不住软下来。

    陆言深的吻比刚才温柔了许多,唇瓣安抚着刚才被他咬破皮的地方,有些疼,更多的是种难以言喻的刺激。

    他在这个方面是高手,林惜哪里比得过他,没两下就败下阵来了。

    只是那胸口上的唇印实在是眨眼睛,她抬手抱紧他,张嘴就在他的胸口上咬了下去。

    “属狗吗你,林惜?”

    自己输了,倒是会用那一排牙咬人了。

    陆言深低头看向她,刚好林惜抬头看向他,眼底里面除了失控的情深,还带着几分愤怒。

    他轻易就看到那胸口上的红色了,虽然被林惜刚才那一下破坏了,可是口红本来就不好抹掉,他本来就是个观察力很强的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视线落在林惜的脸上,突然就不动了,低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咬什么地方呢?”

    林惜舌头顶了顶自己的牙齿,直直地看着他没搭话。

    他就狠狠地冲了一下,她触不及防,手指掐着他的手臂差点儿喊出来。

    陆言深突然知道这小猫伸爪子抓人是为什么了,心情大好,动作也大开大合起来。

    “吃醋?”

    他声音偏冷,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染了几分情事的味道,嘶哑低沉的,像磨在人心口的沙石一样。

    林惜别开脸,被戳穿之后十分的难为情。

    偏偏他不依不饶,贴着她的耳边随着他的动作一个字一个字地缓缓吐出来:“林惜,我倒是没想到,你还是个醋坛子。”

    下面是金戈铁马,上面是风吹草动,林惜整个人都酥了。一侧头就撞进他眼底里面的笑意,她抿了抿唇,原本攀在陆言深手臂上的手动了动,抬上去紧紧地扣着他的脖子,双腿也紧了起来,低头双唇落在他的脖子上。

    啃噬一样,却是不轻不重的,陆言深觉得有蚂蚁在脖子上爬着。女人柔软的发丝划着他的下巴,轻轻软软的,仿佛有什么要往上冲。

    林惜配合起来,是要上天的。

    从厨房的墙上、到客厅的沙发、还有那张刚才几乎要争执起来的餐桌上,林惜用尽浑身解数,总算让男人闭了嘴。

    躺在床上,她整个人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

    陆言深压着她,脸贴着她的左脸,呼吸一下下地打在她的耳边,手还搁在她的胸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就好像捏棉花一样捏着。

    她怕又擦枪走火,抬手拉开他的手,有些娇怒:“陆总!”

    陆言深的手大,几乎是她手的两背,她的手刚碰上去,他就反扣着压在床上,挑开她的指缝将自己的手指一根根地扣进去。

    微微动了动,侧过头开始吻她,细细碎碎的:“林惜,你占有欲倒是挺强的。”

    缓过一阵,林惜娇羞过去了,反正都已经被他揶揄这么久了,干脆豁出去:“陆总什么话呢,我这是爱干净。”

    她挑着眼角,白皙的脸上双颊红灿灿的,杏眸里面的眼珠子黑溜溜地盯着他,满眼的风情。

    陆言深不怒反笑,只是眼底情绪有点凉薄:“不小心蹭上的而已。”

    林惜也笑了,只是笑容里面带着几分讽刺:“陆总这不小心也太不小心了。”

    他脸上的笑容浅了下去,黑眸里面的冷意一点点地浮了上来。

    林惜心下一抖,却觉得自己退让得太多了,原本准备退缩的视线又直直地挪了回去,就这么看着他,一字一句地开口:“陆总,虽然我们的关系虽然比较特殊,但是有些事情,我还是觉得专一一点儿好,起码可以免了染病的麻烦,你觉得呢,陆总?”

    她说着,还伸手俏皮地点了一下他的胸口,那唇印所在的地方。

    只有林惜自己知道,她的手都是发抖的。

    她在试探,也在努力地想要往前进一步。

    而能不能往前走,就全靠现在压着她的男人了。

    陆言深低头看着身下的女人,她把他们的关系说得坦坦荡荡、清清楚楚,“特殊”两个字确实就是他们直接的关系。

    她清楚地记得他的警告,不要爱上他。

    挺好的事情。

    陆言深突然就笑了,低头开始吻她:“伶牙俐齿。”

    林惜没得到确切的答案,把自己的头一偏,难得的几分固执:“陆总?”

    他有些不满,干脆抬手抬着她的下巴不让她乱动,吻了一口,才回她:“就你一个,没有别人。”

    林惜怔了一下,有些走神,陆言深拍了她一下:“专心点儿!”

    他吻得有些深,她情不自禁地抬手抱着他,双腿缠了上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