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85 不是想吻我吗?

    林惜刚说完,抬头直接就吻了上去。

    她不是征求陆言深的意见,只是在通知陆言深。

    陆言深难得地愣了一下,环在她腰上的手微微用力,直接就将人往上一提,化被动为主动。

    “叮。”的一下,电梯的门应声而开。

    两个人的唇齿分开,林惜回过神来,看着电梯门口站着的一堆人,浑身一僵。 倒是身旁的男人,不紧不慢地牵着她一步步地走出去,仿佛刚才和她在电梯里面吻得火热的人不是他一样。

    走出酒店门口,冷风打过来,林惜完全清醒过来,想到自己刚才电梯里面的冲动,只觉得这么冷的风都吹不冷自己浑身的滚烫。

    她侧头看了一眼陆言深,比起她,对方显然自然得多了。

    注意到她的视线,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一贯冷厉的眼眸里面带着几分似是而非的笑意。

    心跳突然就快了起来。

    林惜僵了一下,收回视线,被牵着的手却被人摁着虎口揉了一下。

    真的是,要命了。

    车厢里面谁都没有开口,却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情愫在蔓延,一点点的,将她整个人淹没包围。

    有什么也正朝着她控制不了的方向飞奔过去了,她伸手想要拦着,怎么都拦不住。

    一路的沉默。

    回到公寓的时候陆言深接了个电话,林惜拿了衣服去洗澡。

    刚从浴室出来就被一双大手捞走了,她下意识地低叫了一声,一抬头对上陆言深的眼眸。

    黑眸看着她,带了几分笑意:“不是想吻我吗?”

    林惜也就是刚才想到陆言深居然为了给她解释那唇印亲自带她去见李若斯突然激动起来的,过了一个多小时了,她现在也冷静下来了。

    听到他的话,她脸有些烫,微微偏开视线,不敢直直地看着他:“不是吻过了么?”

    “再吻一次。”

    他低着头,直接就吻了下去,没给她反抗的余地。

    刚穿好的衣服轻易就被陆言深给弄下来了,她刚洗了澡,身上带着很清晰的沐浴露香味。

    陆言深贴着她的脖子,若有若无地吻着,这种似有若无的撩拨才是最要命的,林惜觉得自己就好像被架着烤一样,半响得不到痛快。

    咬牙忍了忍,还是忍不住:“陆总?”

    她看着他,湿漉漉的眼眸里面带着几片迷茫。

    陆言深眼眸一紧,扣着她后腰的手突然往下,摁着那挺翘软绵扣向自己。

    这么一个动作,那原本只是在入口磨蹭的,因为他的强硬就这么重重地抵了进去。

    林惜咬着牙,还是没忍住哼了一声:“嗯——”

    他开始动,低头看着她,双眸里面黑如海:“吻我。”

    陆言深今晚是在“吻”这个字眼上死扣着了,林惜有些后悔自己在电梯里面的孟浪了。

    抱着他的手紧了紧,林惜将自己的唇送了上去,从男人的眉眼开始吻了下来……

    她的吻时轻时重,陆言深的动作却越来越重。

    林惜撑不住,紧紧地扣着他的肩膀磕着他肩头闷哼着。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见她咬着牙撑着下巴扣着自己的肩膀,小小的一张脸一会儿皱着一会儿舒着,而这些,都是因为他。

    心头好像被一股温水泡着,不冷不热的,又软又绵,虚虚胀胀,捉不住什么感觉,却不得不承认,舒服得很。

    他抬手钻进了她的牙关,低头一边吻着她一边沉重地要求:“叫出来,林惜。”

    林惜本来就忍得极其的难受,没想到陆言深会突然之间伸了一只手指撬开自己牙关,她本来紧守着的牙关一下子就松了,那细软的声音一声声地泄了出来:“嗯啊——嗯——陆,陆总。”

    松松散散的,跟猫叫似的,勾着人。

    陆言深的动作越发地狠,林惜完全是奔溃了,双手只能死死地扣着他的肩头,整个人发颤得厉害……

    半响之后,几乎要了她命的男人终于收了势,压着她没有再动。

    但林惜知道,陆言深没这么快结束的。

    果然,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他直接抬手就将她抱了起来。

    林惜看着陆言深走向浴室的方向,顾不得喘气了,一边稳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提醒着:“陆总,我洗过澡了……”

    “嗯。”应了一声,他将她放在洗手台上,位置刚刚好,他一低头,什么都收入眼底。

    林惜虽然也放肆,但那里试过被人这么直直地盯着。

    她下意识地想要把腿并拢起来,但是对方的动作更快,陆言深直接就站了过来,她腿一收,直接就贴在了他两侧大腿上。

    滚烫的体温混在一起,林惜心口颤了一下:“陆总,我——”

    “林惜,你该看看你自己的样子。”

    他说着,突然抱着她将她翻了个身放在地上。

    只是她前面是洗手台,后面是陆言深,也是无处可逃。

    他们之间的净身高差了二十公分,有点差距,但这难不倒男人,他微微一用力,就将她提了起来。

    林惜猝不及防,双腿悬空了起来,重心往前一倾,她不得不趴在洗手台的边上。

    冰冷的大理石凑在皮肤上,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后背传来细细碎碎的吻,陆言深整个人像密不透风的大网将她紧紧地裹着,那吻一点点地走上来,男人滚烫的呼吸打在脸上,她的呼吸一下比一下重。

    “林惜。”

    他叫着她的名字,沉沉的、沙沙的,跟小刮子一样从她的心尖上走过。

    “陆言深。”

    她也叫他,软软的、飘飘的,他忍不住想要更多……

    林惜觉得自己要死了,但她没能死掉,被陆言深从浴室里面抱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没什么力气了,眯着眼跟只慵懒的小猫似的。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忍不住就笑了:“不是说忍不住想吻我吗?”

    他还记着这个梗,被折腾得话都不想出来的林惜撑着最后一口气张嘴在他胸口上咬了一口。

    用了力地咬。

    她也就在这个时候才这么肆无忌惮。

    陆言深将她放在床上,没松手,低头在她唇上咬了一口:“信不信把你牙给拔光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