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86 不三不四的女人

    她撩着眼皮看着他,舔了一下唇,看着他有些哀怨:“陆总你倒是拔啊。”

    陆言深看着她,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第一次见她的时候,瑟瑟缩缩的,一脸灰暗好像天要塌下来一样,一点女人该有的样子都没有。

    在他看来,好女孩,就应该是她现在这样的,会笑、会撒娇、会生气。

    他眼眸动了一下,低头又吻了下来 ,这一次没有咬她,是实实在在的吻。

    吻了好几下,陆言深才松开她,“舍不得。”

    林惜怔了一下,这时候床头柜面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收回视线,脸上染了几分冷意,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靠在床头上漫不经心地按了接听键:“喂。”

    是陆博文的电话,陆言深听着陆博文的话,漫不经心地应着:“嗯。”

    陆博文不满意他的态度:“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嗯什么嗯,我跟你说,你玩归玩,不三不四的女人绝对不能带回陆家!”

    “我有分寸。”

    “分寸?你有什么分寸,你要是有分寸,你——”

    “有事,先挂了。”

    陆言深不想听,直接找个理由就把电话挂了。

    一回头,发现林惜从另一侧下了床。

    他看着她,若有所思:“去哪儿?”

    林惜撩了一下长发,抬手指了指外面:“喝水。”

    “嗯。”

    他应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

    她看了他一眼,见他没什么要说的,抬腿走出去喝水。

    冬天饮水机的温水温度偏低,林惜不得不用热水混着温水喝。

    结果一不小心,热水装多了,有些烫,她只能捂着水杯一点点地吹着。

    她低着头,视线落在水杯上,那蒙蒙的一层水汽不断地打上来,小嘴张着一下一下地吹着。

    远远地看过来,都以为她真的在认真地等着水冷。

    其实不是。

    她的是冷的,尽管捧着这么一杯热水。

    刚才陆言深的电话她听到了,她不知道电话那一端的男人是谁,但是她听到他说什么了。

    “……我跟你说,你玩归玩,不三不四的女人绝对不能带回陆家!”

    能够用这样的口气对陆言深说话的,她多少能够猜到那人是谁,多半是陆言深的父亲,或者是爷爷,再不济,也是他的叔叔伯伯。

    那不三不四的女人,无非是在说她。

    也是,她确实是不三不四的女人。

    水已经凉得差不多了,她低头一口口地抿着,不远处传来脚步声,她一抬头,看到陆言深走了出来。

    刚才的温情收敛了起来,露出他一贯的冷硬,这才是陆言深原有的,之前的,也不过是意乱情迷而已。

    一眨眼,就过去了。

    她眨了眨眼,眼睛被水汽熏得有些烫,抬头看着陆言深,勾着唇笑:“陆总也口渴了吗?”

    陆言深没说话,一双深不可测的黑眸就这么直直地盯着她。

    林惜受不了他这种要将人穿透的注视,微微低下头,用喝水躲开了视线。 还有不到三分之二的水,她很快就喝完了。

    把杯子放好,陆言深还站在门口,手上拿了一根燃着的香烟。

    那烟雾升起来,就生生在他们直接劈开了一层摸不着的距离。

    林惜看着他,只觉得眼睛有些疼,却还是开口叫了他一下:“陆总。”

    他抽了一口烟,吐着烟雾,看着她,一字一句,残忍而又决绝:“林惜,你很聪明。”

    她浑身一僵,脸上的笑容已经维持不住。

    他已经把她看穿,她干脆收了笑容,凉笑了一下:“谢谢陆总夸奖了。”

    说着,她抬腿直接就从他的身边走了出去。

    陆言深看着她从身边经过,视线落在那双杏眸上,那双在最动情处会说话的眼睛,现在红得好像被人倒了红墨水下去一样。

    他眉头皱了皱,觉得好像被人拧了一下一样,说不清楚的沉闷。

    林惜刚回到房间,陆言深就进来了,只是他进来不是睡觉的,而是换衣服。

    看着他的穿衣服的动作,林惜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陆总,这么晚了,你——”

    他没有看她,不知道是不想看还是不忍看,“有事。”

    只有两个字,言简意赅,却也隔绝了一切。

    她抿了抿唇,没有再问,“陆总小心点,我先睡了。”

    “嗯。”

    林惜拉过被子躺在了床上,她习惯侧着睡,从前侧着睡的时候鼻尖全都是陆言深的气息,如今却只有一片空气。

    陆言深临走前回头看了林惜一眼,小小的一个人,缩在被子里面,也是小小的一团。

    他没迟疑,拉开门就往外走。

    外面的风很大,他又拿了一根烟出来,想到陆博文的话,心生烦躁。

    老张大晚上接到陆言深的电话,吓得赶紧从被窝里面起来开车去公寓接陆言深。

    远远就看到陆言深站在公寓下面,风吹着他身上的大衣,这夜晚冷,可是这人更冷。

    老张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陆言深,这个陆少爷向来都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寻常人根本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

    只是今晚,老张明显感觉到陆言深的烦躁。

    他拉开车门,毕恭毕敬地叫了一声:“陆总。”

    陆言深看老张一眼,抬手就将抽了一半的烟掐灭了。

    车厢里面气压低得让人难以呼吸,老张帮陆言深开了十几的车了,多少还是有点情分的。

    看着这些日子陆言深人显然轻松了许多,一想也知道是跟豪庭那个林惜有关关系,现在这么躁,显然也脱不开林惜的。

    前面红灯,老张忍不住开口劝了一句:“陆总,林小姐她虽然是脾性犟了点,但也是个女孩,有时候——”

    “你觉得林惜怎么样?”

    陆言深没听他说完,打断问了个问题。

    老张斟酌了一下:“好女孩。”

    “呵。”陆言深嗤了一下,“你才认识她多久,就知道是个好女孩?”

    老张抖了抖,没敢再说话。

    陆言深又摸了根烟,突然想起某个猫儿似的女人说过,抽烟不好。

    抽烟不好。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上拿着的香烟,开了三分之一的窗,低头点上,一口口地吐着烟雾。

    “停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