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87 不好意思,打扰了

    “吱——”

    尖锐刺耳的刹车声在深夜中十分的突兀,老张有过两次经验,回头看了一眼陆言深:“陆总,是不是要倒回去?”

    陆言深支着手拨着烟上的灰,听到老张的话不怒反笑:“你什么时候这么自作聪明了?”

    不低不重的话,偏偏让人生出几丝薄汗。

    老张扣着方向盘一句话都不敢说了,端端正正地坐着,等着陆言深的下一句命令。

    一根烟抽完。

    陆言深松了手,看着那落在地上的烟蒂,唇角勾了一下,却没几分笑意:“去别墅。”

    抽烟不好?

    与她何干?

    老张微微惊了一下,反应过来连忙发动车子。

    原本以为陆言深冷静下来了,要往公寓回,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这半年多他看着陆言深和林惜两个人的,虽然当初有点瞧不上林惜,一个坐过牢的女人,但慢慢看着陆言深在她跟前平和了许多,也渐渐欣赏起林惜来了。

    原本以为陆言深对林惜不一样的,可是今天晚上这举动,却让老张不敢妄下言论了。

    豪庭公寓里。

    已经一个小时了。

    林惜还是睡不着,陆言深走了之后,整个房间就只有她一个人,每一下呼吸都听得一清二楚。

    她从前不觉得有什么的,今天晚上不知道怎么的就矫情了。

    陆言深其实挺给她面子了,起码没有那么直接地给她所说:林惜,你别异想天开了。

    他说,林惜,你很聪明。

    她倒宁愿自己没那么聪明,什么都是懵懵懂懂的,倒是活得快乐一些,哪像现在这样。

    就连哭,她都找不到理由。

    所以说,男人翻起脸来比翻书还要快。前一秒还在床上跟她说舍不得,下一面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林惜晚上做了个梦,梦到林景了。

    她已经一年多没梦到林景了,梦里面的林景好像没什么变化,他问她过得怎么样。

    她怎么回答的?

    不好,没有爸爸,一点都不好。

    梦里面,就跟个十几岁的小女孩一样,抱着林景哭得一塌糊涂。

    第二天起来,林惜发现自己的枕头都是湿的。

    她枕了一晚上的湿枕头,起来的时候头沉沉的。

    冰箱里面没什么吃的了,林惜不得不换了衣服出去买食材回来填补。

    十二月底的A市,刚出门林惜就被一股风吹得直抖。

    从超市回来头疼就越来越严重,她没注意,喝了杯热水去背书,结果当天晚上就发高烧了。

    她烧得迷迷糊糊的,浑身软踏踏的,晚上吃了中午的剩饭就睡了。

    半夜醒过来,林惜拿着手机,忍不住给陆言深打了个电话。

    除了上一次为了小杰手术的事情,她之后的半年,都没有主动打过陆言深的电话。

    她知道昨天晚上陆言深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其实她不应该打这个电话的,可是她难受。

    对,难受。

    林惜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嘟,嘟,嘟——”

    响了三声,电话被接通,她拿着手机,手心发着汗,浑身难受,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陆言深——”

    “你好,陆言深——”

    是一把女声。

    “不好意思,打扰了。”

    林惜从没觉得自己这么冷,明明整个人烧得跟火炉一样,可是她却从脚底冷到头,拿着手机站在那儿,眼泪直淌淌地流了下来。

    陆言深从陆云浅手上拿回手机,一双黑眸冷得跟冰渣子一样:“谁让你随便接我电话的?”

    陆云浅还想问问那备注“小野猫”的人是谁,碰上陆言深的眼神,她脸色白了一下,抿着唇退了几步:“我,我不小心接的。”

    “滚!”

    陆言深扯了扯领带,“以后没什么事,别过来!”

    陆云浅脸色完全白下来了,看了一眼陆言深,哭着跑出去了。

    陆言深看都没有看陆云浅一眼,低头看了一眼那不过三秒的通话记录,抬手拨了回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

    双眉一拧,陆言深按了挂键,把手机往桌面上一放,不打算再管。

    十分钟后。

    换了衣服出来的陆总,又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手机,屏幕上空空的,完全没有预想中的未接来电。

    倒是耍起脾气来了。

    陆言深不怒反笑,只是笑容刚拉到一半,脸色突然就冷了下来了,想到上次唇印的事情,刚才陆云浅接的电话,指不定林惜怎么想。

    他抬手敲了敲桌面,最后还是拨了个电话给丁源。

    丁源刚洗完澡,接到陆言深的电话有些意外,但不敢怠慢,连忙按了接听:“陆总?”

    “林惜打了个电话给我,我拨回去她关机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拉进黑名单了。

    丁源立刻就会意过来了:“我马上去一趟公寓。”

    “嗯。”

    他不轻不重地应了一下,只是林惜那电话就给猫爪子一样,在他的心头上抓了一下,结果收回去了,害得他不安生。

    丁源挂了电话连忙就换衣服过去公寓了,昨天晚上陆言深从公寓大半夜回去别墅的事情他听老张说了。

    只是陆言深的事情他哪里敢过问,本来还想旁敲侧击一下林惜的,还没来得及,陆言深就先打电话过来了。

    他拨了几个林惜的电话,发现都关机了。

    不敢耽搁,丁源车开的快。

    他有公寓的钥匙,但是林惜一个女的,所以还是站在门口按门铃:“林小姐?” 林惜挂了电话之后直接就关机了,睡到一半,门铃就响起来了。

    陆言深昨晚是不是没带钥匙?

    不可能的,丁源手上有备用钥匙。

    再说了,人家陆总现在春宵一刻呢。

    呵。

    她浑浑噩噩地想着是谁,人却躺在床上没有去开门的想法。

    门铃一直响着,林惜有些烦,最后还是败下来了,起身去开门。

    “林小姐,你——”

    “丁源?”

    林惜没想到来人是丁源,皱着眉看着他半响,才往后退:“有什么事吗?”

    “林小姐,是陆总让我过来的,他说你给他打了个电话?”

    林惜忍着难受,从厨房里面装了一杯水出来给丁源,听到他的话,脸上没什么表情:“哦,不小心拨通的,没什么事,麻烦你跑一趟了。”

    丁源人精,一听就听出不对劲了,抬头一看,才发现林惜脸色不对:“林小姐,你脸色——”

    “我没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