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89 陆言深,我好难受啊

    林惜烧得糊涂,分不清楚梦里现实,只知道自己整个人突然之间悬空了。

    她心口一晃,视线有几分清晰,看着那熟悉的五官,眉头紧皱着,“陆言深,你怎么连做梦都不放过我?”

    抱着她的陆言深听到她的话,手紧了紧,笑了一下,却冷得跟冰一样:“你是烧傻了吧?”

    回应他的,只有林惜那细碎的低唤:“陆言深,我好难受啊。”

    就好像是突然的一锤,砸在人的心口,人怪难受的。

    陆言深抿着唇,跟刀片一样,车开得飞快。

    幸好大晚上的,路况好,没几辆车的。

    到医院的时候,他一身利剑出鞘般的冷吓得赶上前的护士都有些小心翼翼:“这位小姐怎么了?”

    “高烧。”

    他冷着脸,就吐了两个字。

    护士嘴角抽了抽,只好让他把人先抱到急诊室。

    医生倒是见怪不怪了,看到用被子裹着抱着人进来的陆言深,直接就问:“你太太怎么了?”

    “发烧。”

    “还有呢?”

    陆言深眉头动了一下,显然是在忍耐:“不知道。”

    一直低头写着的医生才抬头看了他一眼:“体温量了没有?”

    “没。”

    “吃过药了?”

    “不知道。”

    又是不知道。

    医生直接就怼陆总了:“你怎么当人丈夫的,问你什么都不知道啊?”

    陆总第一次被人怼,脸色直接就阴了下来,被他抱着的林惜突然抬手拉了他一下。

    他低头一看,这时候才发现林惜在哭。

    闭着眼睛哭。

    陆言深拧了一下眉头:“她一直叫着难受。”

    医生伸手摸了一下林惜的额头,“这都快能点火了,不难受就是桩木头了!帮你太太先量体温。”

    说着,他递了根体温计过去。

    陆言深眼眸动了动,最后还是接过了。

    深夜来急诊的人不多,病房里面静悄悄的,林惜时不时在梦呓。

    偶尔在叫他的名字,偶尔在叫爸爸。

    陆言深听着,觉得跟刀刮了心一样,他突然想抽烟。

    但这儿是医院。

    “啧,这都快四十一度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太太要自焚呢!”

    医生态度不好,一直在怼着陆言深,换了平时,他早就把人收拾了。

    可是现在……

    他低头看了一眼林惜,那张脸烧得开始发红了,嘴唇的颜色也暗沉得难看。

    要不是怕这个女人烧死了,他哪里还会给医生开口的机会。

    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林惜的体温才稍稍降了下去。

    陆言深抽了根烟回来,一眼就看到病床上的林惜睡得正熟。

    他抬腿走过去,这时候才看到她脸上斑驳的泪痕,大大小小的,一整脸都是。 “不是挺能犟的吗?”

    嗤笑了一下,却是忍不住低头吻在了那紧闭的眼眸上。

    林惜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大梦,梦到陆言深回来公寓把她送医院去了,梦到陆言深低头吻在了她的眼睛上,前所未有的温柔……

    “陆言深——”

    睁开眼,大梦一场,床上就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她刚醒过来,人如同抽丝一样,没什么力气,头还沉。

    半响,林惜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医院里面,而她的身下躺着的不是那公寓里面的大床,而是病床。

    她不禁皱了皱眉,这时候,突然响起敲门声。

    她愣了愣,听了几秒,才反应迟钝地开口:“进——来!”

    喉咙痛得难受,声音也是嘶哑的。

    “林小姐,你醒了,还难受吗?”

    是丁源。

    林惜皱着的眉又深了几分:“你送我来医院的?”

    丁源把手上的早餐放下:“是陆总,昨天晚上林小姐半夜高烧,陆总将你送到医院来的。”

    她没想到是这个答案,低头看着自己右手背上扎完针后的胶布,不太确定地喃喃着:“陆言深?”

    “是陆总,陆总早上有个早会,半个小时前回去换衣服了。”

    丁源一边说着,一边把粥拿出来:“林小姐,昨晚陆总守了你一个晚上。”

    他跟在丁源身边,很少会多管闲事乱说话的。

    但是实在是看着陆言深跟林惜两个人,他还是忍不住多嘴说了一句。

    林惜低头看着那鸡肉粥,呐呐地应了一下:“哦。”

    丁源以为林惜就算不激动得跳起来,也起码问多几句,结果没成想,就只有这么一个冷淡的“哦”字。

    不得不说,这两个人还真的是挺般配的。

    丁源在心底叹了口气,把粥递过去:“林小姐,你刚退烧,不适合吃太油腻的。”

    林惜接过:“谢谢。”

    丁源本来还想说什么的,但是见她这么平静的反应,最后还是把话给忍住了。毕竟他也不是个嘴碎的人,有些事,还是让林惜自己去感受吧。

    她确实是饿了,吃得有些急。

    她的打完点滴之后就退了,但是这会儿却又有点发烧了。

    丁源找了个看护陪她,林惜吃了药又睡过去了。

    她实在是,太累了。

    一整天,陆言深一个电话都没有,她每次睡醒,迷迷糊糊间,都是忍不住拿过手机看看,有没有陆言深的电话。

    下午四点多她饿了,又喝了点粥,起来站了一会儿,六点不到又睡过去了。

    病一场,就好像没了半条命一样。

    晚上七八点,林惜睡得不太稳,整个人酸酸软软的,而且睡了一整天了,她起身头有些沉。

    “陆总?”

    迷迷糊糊间,好像听到有人叫陆言深。

    林惜眉头动了动,一睁开眼,真的就看到男人站在她的病床边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他从外面进来的,身上带着几分冷意,低头看着她的眼神也是冷的。

    两个人这两天莫名地闹了一场,林惜憋着气,可是一想到丁源说他昨晚把自己送过来医院守了自己一个晚上,她的气一下子就没了。

    明明他眼神还是那么冷,也不说话,显然是等着她却妥协。

    可是她还是忍不住伸出手,一双杏眸沁着一层水光,要哭不哭的样子,可怜兮兮地叫着他:“陆总。”

    跟平日不一样的声音,病中的喑哑,丝丝的沙哑,偏偏像个钩子一样,勾得人心痒难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