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90 陆总,给我的吗?

    陆言深眼眸动了一下,弯腰将她抱住:“还难受?”

    他的声音有些沉,说不清楚在克制什么。

    “嗯。”

    她应了一声,抱住他的手紧了又紧。

    谁都没说前天的事情,也没有提昨天晚上的事情。

    门外的丁源看着,原本还担心林惜这么淡的反应,指不定两个人还要闹几天。可是现在看来,林惜是真人不露相啊,也难怪陆总能把人看入眼的。

    林惜是真的还有些难受,但医院里面的味道实在是不好闻,第二天她跟陆言深提了要出院。

    她偶尔还有低烧,陆言深面无表情地拒绝了。

    她没放弃,拉着他的手,仰头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我想回去,医院太闷了。”

    陆言深嗤笑:“你回去还不是闷?”

    “不一样的。”

    她低着头,勾着唇,笑得有些苦涩。

    不一样,起码她知道,守在那儿,他就会来。

    陆言深刚好侧头看她,将她嘴角的苦涩全部收入眼底,手指微微一卷,“我让丁源办出院手续。”

    林惜有些惊讶,抬头看着他,眼底的惊喜还没来得及收回去。

    他看着她,捏着她的手微微紧了一下。

    林惜回过神来,抬头往他的唇上印了一下:“陆总,你这时候挺帅的。”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比床上帅?”

    林惜脸烫了一下,不过这些日子她也习惯陆言深这样时不时的调戏,抱着他的手臂微微一用力,将自己拉了上去,提着他的耳侧缓缓地开口:“我忘了,要不陆总你让我再看看?”

    女人的气息不断地扫过来,那话就好像是羽毛一样,被她捏着不轻不重地往他的心尖上扫着。

    不心动的男人,估计都是有点问题的吧。

    陆言深脸上的笑意收了回去,看着她目光有些沉:“林惜,你到时候别哭。”

    仗着生病,就想反天了?

    林惜被他看得心下一抖,讪讪地笑了一下:“陆总今天不用去公司吗?”

    “嗯。”

    他勾着唇笑了一下,终于收回视线,低头看着她落在自己手心上的手,不轻不重地应了一下。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这话一点儿都没错。

    林惜出院还吃了两天药,人才恢复了那么一点精神。

    一转眼,就到了周五了。

    她周六要去上课,嗓子还有点不舒服,坚持了一天,结果嗓子更加严重,她只好请假。

    下一周就该是放暑假了,到时候她的课程时间就要调了。

    陆言深周五下午去了T市,得下周周二才回来。

    林惜这几天天天炖冰糖雪梨给自己喝,嗓子总算好了一点。

    周日晚上的时候,陆言深难得给她打了个电话,问她还有没有发烧。

    林惜受宠若惊,要知道陆总除了有事找她,从来都不会特意打一个电话过来问她吃了饭没的。

    更受宠若惊的是周一晚上,她这几天都睡得比较早,所以不到十点她就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

    听到房门声音的时候她快睡着了,门被打开,林惜被吵醒,睁开眼看到那个男人一身黑衣走过来。

    吵醒她了,也没有丝毫的愧疚:“要睡觉了?”

    林惜坐起来,看着陆言深有些懵,连称呼都忘了:“你不是明天才回A市吗?”

    陆言深把衣服脱下来,拿了睡衣,然后才看向她,随意地应了一句:“提前谈好了。”

    其实没有提前谈好,只是六点多的饭局,合作的方总突然接到女儿的电话,她女儿磨着他回去喂她捡回来的流浪猫。

    流浪猫。

    他突然就想到他公寓里面也有一只自己捡回来的小野猫,然后两个人言简意赅,签了合同,他直接就让丁源订机票回来了。

    说完,他转身就进了浴室。

    林惜听着浴室里面的水声,半响才反应过来,陆言深是真的回来了。

    她看着地上被他随意扔着的衣服,还是掀开被子把他的衣服捡了起来挂好。

    衣服有股淡淡的酒味,林惜愣了一下。

    她把大衣抖了抖,却没想到一个红色的小锦盒从口袋滚了出来,掉在地上。

    因为扑了地毯,那锦盒落在地上的声音不大,只是沉沉的一下。

    林惜怔了怔,弯腰捡起来,看着手上正正方方的锦盒,千思百绪。

    “不打开看看?”

    陆言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僵了一下,有种被捉包的尴尬,更多的是一种形容窥探的难堪。

    他从身后抱着她,刚洗完澡出来,身上一阵阵的热气,还有和她身上一模一样的沐浴露香。

    陆言深贴着她的脸,从身后抱着她伸手拿过锦盒,直接就打开了。

    是一枚胸针。

    精致得让人有些挪不开眼,灯光打在上面,那水钻耀眼得很。

    “喜欢吗?”

    他贴着她的耳侧问,像是在说话,更像是在吻她。

    林惜伸手拿过,胸针不大,大概也就是她掌心的三分之二的大小,形状是一直镂空的猫。

    她扭头看着陆言深:“陆总,给我的吗?”

    陆言深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嗯。”

    她心颤了一下,将胸针放回盒子,然后又往一旁的柜面放好,又将陆言深的大衣挂好。

    有条不紊地做完这一切,她才回头抱着身后的男人,微微一跳,直接挂在了他的身上:“陆总,想让我知道你床上的样子帅不帅吗?”

    陆言深伸手托着她,隔着不到一拳地距离看着她笑:“你觉得呢?”

    她松开自己勾着陆言深的一只手,描着他的眉眼,“我觉得——”

    白嫩的指腹停在眉端,然后大拇指抚上那会看得人发颤的眼眸,最后停在那凉薄的双唇,轻轻地摩挲着,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大:“陆总舟车劳顿,更想休息。’

    她说着,从他身上下来。

    陆言深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回身拉着她,直接就压在了床上,重重地拍了她一下:“玩我?”

    他跟一座山一样,紧密得全都是他的气息。

    林惜回头看着他,笑得像只小狐狸一样:“我哪敢啊,陆总,我也就只有——”

    她说着,微微挣了一下,陆言深也没有压紧她。

    她抱着他的脖子,吻着他的侧脸,一直到他的耳侧,才一字一句地说着:“被—你—玩—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