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92 不洗个澡吗?

    十二月很快就过去了,元旦的时候陆言深出了国,林惜刚好没有课,就去了赵红家。

    都已经半年了,小杰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比起两个月前,人又长高了不少,林惜远远就看到拎了了一大袋东西东西的小杰了。

    邓杰之前生病,学习落下来了,之前放假都是在学校里面跟学霸一起学习。

    他已经好几个月没见着林惜了,现在看到林惜,一米七五的小子拎着东西就往她的跟前奔过去:“林惜姐!”

    林惜笑了笑,“从超市回来?”

    “嗯,我妈在家里面准备打火锅,林惜姐一起吃饭吗?”

    她本来就打算过来蹭饭的,自然没有拒绝:“那我来得真是巧了。”

    听她这么说,邓杰更高兴了:“那我们赶紧上去吧,我让我妈洗多点菜。”说着,注意到林惜手上拎着的水果,“林惜姐,我妈不是说了让你别带东西过来吗?” 她不在意:“就几个水果。”

    邓杰不再说什么:“我帮你拎着吧。”

    “不重,就几步路,不用了。”

    邓杰却坚持:“你这袋子勒手,给我吧,林惜姐!”

    林惜见他手都伸过来了,只好松了手:“行吧,你力气大,你来吧。”

    邓杰喜滋滋地接过,林惜问了一下他学习的情况。

    邓杰说刚跟上去,下周期末考了,不知道能不能进班级前十。

    林惜笑了笑:“别太大压力,才高一,后面还能追呢。”

    “我知道的,林惜姐。”

    大概是因为单亲家庭,邓杰显然比一般这个年纪的孩子都要成熟一点。

    两个人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邓杰一边开了门就对赵红喊到:“妈,林惜姐过来了!”

    赵红刚把鸡汤关了火,看到林惜,愣了一下:“你来巧了,我刚好炖了老母鸡汤,打算给小杰补补的。”

    林惜笑了一下:“我也觉得我来巧了。”

    冬天打火锅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三个人年龄层都不一样,但是难得餐桌气氛十分的和谐。

    吃完饭之后邓杰主动去洗碗,赵红坐在沙发上一边打着毛衣一边跟林惜搭话:“快寒假了,琴行那边应该挺忙的吧?”

    林惜切着水果:“是的,本来一周三天的课的,现在我多了一个寒假班,半个月的。”

    排课表已经出来了,她一周从前只上二十节课的,现在要上四十节课,也就是说一个星期里面,有四天的时间是满课的。

    不过唯一好的是,她周末终于不用再排课了。

    “赵姐,你这是给小杰织的毛衣?”

    赵红在一家家政做临时清洁工,一天八个小时班,一个小时四十块,公司拿百分之三十,她一个小时挣二十多,一天下来也差不多两百块,一个月五千多,倒也不算少。

    晚上的时候没空,冬天到了,就捉摸着给小杰织毛衣。

    见林惜感兴趣,她停了动作:“是啊,反正我没事干,就买了些羊毛回来,给小杰织一件毛衣。”

    林惜看着,忍不住想起陆言深,抿了抿唇,凑了过去:“难吗,赵姐?”

    “刚开始有点难,特别有些钩花,怎么,你想学?”

    林惜笑了一下:“我一个星期有三天是有空的,想学来打发一下时间。”

    平时学习累了,织一下毛衣,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赵红见她这个样子,不禁打趣:“是不是织给男朋友啊?”

    林惜微微低着眼眸,摸着那织了一半的毛衣:“不是,我哪里来的男朋友。”

    “林惜,你别嫌赵姐多管闲事,你长得这么好看,虽然说在那里呆了几年,但你又不是真犯了什么事!趁着现在还年轻,赶紧找个疼自己的!”

    林惜知道赵红好意,也没有说什么,借着织毛衣转移了话题。

    赵红见她是认真想学的,也教得认真。

    晚上吃了晚饭,林惜就打车回去公寓了。

    冷冰冰的公寓,跟赵红那儿形成鲜明的对比。

    陆言深两天没联系她了,不过她已经习惯了。

    林惜当天晚上就网购了一堆毛线回来,接下来两天都在织毛衣。

    只是可惜了,看着赵红一边聊天一边织也没啥事情,到了她手上,没几针就乱线了。

    林惜拆了十几遍,最后烦了,一股脑收了起来,不织了!

    元旦就放了三天假,不过还没放寒假,新的课程表还没开始实施,林惜也没事情干。

    三号晚上陆言深打了个电话给她,说四号回来。

    林惜以为陆言深四号晚上回来的,毕竟在国外,飞机转机也得时间,没想到第二天一早上,她还在睡梦中,突然就被一股寒气给抱住了。

    打了个冷颤,林惜惊醒过来,一睁开眼,就看到陆言深放大的脸。

    睡意顿时就没有了,手拉着他双臂直勾勾地看着他。

    他从外面回来,一身风雪的寒气,跟暖洋洋的林惜形成鲜明的对比。

    可是被他抱着,她忍不住就抬手抱紧他,蹭着他的脸:“陆总,冰块儿呢。”

    陆言深的手从她的睡衣下摆探了进去:“冰块你还抱着。”

    往日火热的掌心如今却是冷的,林惜哧溜了一下,扬着笑:“清醒一下。”

    黑眸动了一下,陆言深微微一侧,直接带着她一起摔在了床上了,闭着眼睛拉着她的手摁在自己的领带上:“帮我脱。”

    林惜被他扣着腰,人趴在他身上,有些好笑,手却顺从地帮他把身上的领带、外套都一一脱了下来。

    陆言深应该是刚下飞机,脸上难得冒了胡茬没剃。

    她伸手过去摸着他的下巴,指腹被刺得痒痒的,心也痒痒的,忍不住张嘴就轻咬了上去。

    陆言深动了一下,睁开眼眸就对上了林惜那双黑白分明的杏眼。

    估计是给他身上的冷意给刺醒了,完全看不出半分刚睡醒的惺忪。

    那牙齿力道不轻不重,偏偏就落在了人的心上。

    见他看过来,她眼珠子一转:“陆总,风尘仆仆的,不洗个澡吗?”

    他坐了起来,扣在她腰上的手却微微一用力,将人拉到跟前,低头看着她,似笑非笑的:“一起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