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93 陆总,来啊

    他的额头抵着她的,说着话的时候,那气息有一下没一下地往她的脸上撒过来。

    林惜呼吸有点快,心跳也是,抬手推在他的胸膛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我可没陆总这么脏。”

    他用力拉了她一下,低头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再嫌弃我就先把你办了。”

    她轻笑,主动靠过去贴着他的耳侧:“好啊。”

    说完,她一用力,将陆言深推开,自己倒在床上,先是笑了起来。

    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也笑,只是笑容里面多了几分危险:“你等着,林惜。”

    陆言深昨晚下午四点多就从纽约回来了,凌晨三点多到的北京,六点不到到A市,刚出机场就让司机开过来这边。

    他也不知道林惜有什么魔力,就是觉得今天没见,怪想的。

    将近十七个小时的飞机,再怎么强大的人都有些撑不住。他从机场一上车就睡着了,一直到进屋,整个人都是疲惫的。

    看到床上小小的一团,明明还早,外面天还黑着呢,他就是忍不住想把人吵醒。

    他风尘仆仆地赶回来,她怎么能睡得这么好。

    陆言深进了浴室她披了件大衣就去厨房下面了,她也没做多复杂的,打了个鸡蛋洗了一个生菜,做好直接端上去。

    她刚回房间,陆言深就擦着头发出来了,睡衣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倒是跟一身黑色西装时的肃杀不同,多了几分公子哥儿的慵懒。

    看到她手上的面,陆言深难得愣了一下:“你饿了?”

    “陆总,你觉得你比较饿还是我比较饿?”

    她直接放在桌上,然后像他招手:“快过来,陆总,待会儿久了面就糊了!”

    陆言深脸上的笑意浅了几分,抬腿走过去,在她身侧坐下。

    “好吃吗?”

    一碗面而已,能好吃到哪儿去?

    可是她看着他,一双眼睛里面亮晶晶的,跟幼儿园里面举手答了问题等着小红花奖励的小朋友一样。

    “嗯。”

    林惜突然就笑了起来:“陆总,一碗面而已,能好吃到哪儿去。”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低头吃面。

    林惜看着他,估计是真的饿了,平时就算是喝杯红酒都优雅的男人,现在吃得前所未有的快,只是动作不显粗鲁,怎么吃都比她好多了。

    不到五分钟,陆言深就把林惜的面给吃完了。

    “还饿吗?”

    她问得直白,眼底带着几分笑意。

    陆言深将手上的筷子放下,伸手抽了一张纸巾,不紧不慢地擦着嘴角。

    将手上的纸巾一扔,直直地看着她:“饿。”

    说着,伸手就将她拉到了怀里面。

    他的力气大,林惜也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个动作,被他用力一拉,整个人直接就跌在了他的怀里面。

    她仰着头看着他,脸上的笑意还是没有变:“干嘛呢,陆总?”

    陆言深眼眸微微一沉,单手直接就将她抱了起来往床上走去。

    林惜抬手抱着他的脖子,胸前是他还沾着水的短发,又刺又冷。

    到了床边,他直接抬手一放,她整个人就往下跌。但是林惜的双手勾着他的脖子,虽然是往下跌了,可是人还没有完全倒在床上。

    陆言深看着她,低头要亲她,却被林惜侧着脸直接就躲开了。

    眼前视线一黑,林惜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一条毛巾。

    陆言深干脆整个人一松,压着她摔在了床上。

    “陆总,你这头发能滴水。”

    他下巴卡在她的肩膀上,呼吸一下一下的,不轻不重地应了一下:“嗯。”

    头发短,很快就干了一大半了。

    林惜将手上的毛巾一抛,陆言深开始吻她,她抬手抱紧他,没有反抗,也没有主动,只是贴着他的耳侧,一字一句地开口:“陆总,困觉吗?”

    明明在撩拨人,可是刚说完下一秒,她就侧头躲开了他的吻。完了,又扭过头直直地看着他。

    陆言深看着她,也笑了:“困。”

    他确实是困了,在飞机上没办法睡好,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也就是在刚才回来的时候眯了不到一个小时。

    他说完,起身抱起她,用力一抛,就将她整个人扔到了床上。

    林惜拉开被子将自己裹了进去,然后将另外一侧掀开,看着陆言深:“陆总,来啊。”

    好好的一句话,非要说得这么火热。

    他顺了她的意,躺了过去。

    林惜倒是没有半分的动作,自觉地到他的身边,手微微拉着他的衣角,看着他,也不知道真假:“我睡了,陆总。”

    说着,她真的就闭上了眼睛。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眼睫毛一颤一颤的,说睡,其实根本就没有睡。

    伸手捉着她的手,放在手心上习惯性地把玩着。

    林惜看着瘦,可是身上却不少肉,抱起来软绵绵的,手感十分的好。

    他经常捏她的手,她的手纤细修长,却不是骨骼分明。带着女性的柔软,手掌心和指腹就好像一团棉花一样。

    他想起很小的时候,母亲的手也是这样的。

    林惜感觉到陆言深的动作停了下来,半响,她才睁开眼睛看向他。

    陆言深已经睡着了,眼底的黑眼圈有些重,方才她一睁开眼睛看到他的时候,入目就是一整眼的疲倦。

    从纽约飞北京要十三个小时左右的航程,北京飞A市要两个半小时。他在早上六点多七点不到的时间推门进来,她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想多一点。

    想一想,他是不是特意赶回来的。

    明知道不该去想,却还是忍不住想。

    想着想着,本来没几分睡意的,也跟着睡着了。

    冬天本来就容易赖床,林惜是被陆言深的吻弄醒的。

    他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又湿又热的,触感分明。

    林惜睁开眼,就对上那一双黑沉沉的眼眸,就好像是黑夜中看着猎物的夜鹰一样。

    她不禁一颤,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了,而陆言深的手,现在正从她的大腿一直探过去……

    他的吻移开,落在她的鼻翼上,呼吸和她交缠在一起。

    见她睁开眼,陆言深轻轻咬了她一下:“饿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