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94 陆总,我困

    他是问她,可是事实上却没有给她做出选择的机会,轻易就攻城略地了,林惜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已经是正午的时间了,窗外的阳光正好。

    林惜微微眯着眼,听着陆言深打电话让人送吃的过来,她有点不想从床上起来了,实在是太累了。

    陆总的人速度就是快,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就有人把东西送上来了。

    早上没吃早餐,还被陆言深拉着闹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林惜饿得前胸贴后背。

    陆言深难得“体贴”地出去把吃的拿进来了,她闻到香味,也躺不下去了,手往床上一撑,就起身了。

    只是早上陆言深闹得有些很,她躺着的时候没什么感觉,现在脚一碰地面,才发现自己双腿是发颤的。

    林惜没站稳,眼看着就往地上摔下去了。

    不过她没摔成,陆言深刚放把东西放下回头走过来,见她要倒,伸手就搂了一下。

    “腿软?”

    听听这语气。

    林惜站稳,推了陆言深一下:“陆总,你这样幸灾乐祸不行啊。”

    他看着她笑,心情挺不错。

    她不跟他说了,走进浴室去洗漱,是真的饿了。

    “会滑雪吗?”

    正吃着东西,陆言深突然问了一句。

    林惜咬着肉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连忙把肉咬碎吞了下去,才开口应陆言深:“不会。”

    林景说要带她去学滑雪的,可惜了,他一直忙,一直忙,忙到最后,机会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她脸色暗了一点。

    陆言深看着她:“想学吗?”

    她收了思绪,抬头笑意盈盈地看着她:“想啊。”

    “嗯。”

    他挑了一下眉,应得轻。

    林惜跟他这么久了,知道他只要开口应了,这事情就算是定下来了。

    第二天一早上,她一大早就被陆言深给闹醒了。

    这几天天冷,她一个人在家没什么事情做,总是睡到八九点,这会儿被陆言深七点多就拽起来了,林惜眼睛都还没有睁开,手搂着陆言深的手,声音哑哑地叫着:“陆总,我困。”

    陆言深刚从外面跑完步回来,身上一身的冷气,跟她刚从被窝里面带出来的暖形成鲜明的对比。

    偏偏她还像个树懒一样,双手扒着他的手臂,微微眯着眼,要醒不醒的样,就这么看着她。

    突然就变成一只小奶猫了。

    他洗了手,凉沁沁的,见她顺着自己的手往上爬,下巴搁在他肩膀上,显然就是一副不想醒过来的样子,陆言深抬手直接就贴了过去。

    “嘶——”

    这么一冷,林惜的睡意一下子就没有了,睁开眼睛看着陆言深,蒙蒙的眼眸里面带着几分娇怨:“陆总!”

    他难得心情好,伸手抽了一旁的大衣往她身上一裹,弯腰直接就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走到浴室里面将人放了下来:“洗漱,丁源一个小时后就过来了。”

    那琉璃台冷得跟冰块一样,林惜刚被放下去就扶着陆言深跳了下去:“丁秘书他过来干嘛?”

    陆言深斜着她:“你说呢?”

    林惜这时候才想起来昨天中午陆言深说滑雪的事情,她没想到昨天刚说,这个男人立刻就派人去安排了。

    一个小时。

    林惜有点手忙脚乱,一边护着肤向斯斯然出来的陆言深抱怨:“陆总,你这么晚才叫我起来,安什么心呐?”不知道女人出门特别麻烦吗?

    别说化妆,这冬天外面冷,她皮肤偏干,要是没护理好就出去,回来指不定脸就干燥起皮了。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别化妆。”

    “女人可以不化妆,但不能不护肤啊。”

    他低头看着她那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抬手拿了一瓶起来,“保湿乳?”说着,又拿了另外一瓶:“保湿水?”

    看着林惜:“这两个有什么不一样?”

    “先用水再用乳啊。”

    林惜刚抹完玻尿酸跟水光针,捂着脸等吸收,就这么抬头看着他,就剩了一双眼睛。

    “作用。”

    “保湿啊。”

    陆言深将东西放下,显然是有些嫌弃,抬腿转身走出去:“你还有十分钟,不然不用吃早餐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下了楼,林惜低头看着那两瓶被他放下的水乳,不禁笑了一下。

    直男。

    紧赶慢赶,林惜才在那十分钟内把衣服穿好,知道今天是去滑雪,她特意穿了短款的羽绒,粉色的羽绒衬得她皮肤白里透红,年龄无端就少了好几岁。

    陆言深一抬头就看到已经穿戴好的林惜,她之前穿衣都是偏简单大方,难得一次穿得这么少女,脖子上红色的围巾衬得她肤如白雪。

    要吃早餐,林惜把外套跟围巾脱了,里面是一件短款的羊绒毛纱,长发披肩而下,捏着调羹柔柔弱弱的,跟那个会咬着他媚眼如丝的妖精完全不一样。

    林惜知道丁源安排好了,自然不敢耽搁,早餐吃得也快,跟陆言深同时结束的。

    她放了筷子,抽过纸巾把嘴一抹,笑吟吟地看着陆言深:“陆总。”

    陆言深看着她的唇瓣,应该是抹了口红,但是眼神很浅,亮晶晶的,沾了水之后润得让人想咬一口。

    转开视线,他抬头看进她眼眸,不紧不慢地说着:“晚上在那边呆一晚。”

    林惜愣了一下:“啊,那我再去收拾一下衣物。”

    他点头:“嗯,帮我也收拾了。”

    “我知道了,陆总。”

    她好久没出去玩过了,在监狱里面呆了五年,如今陆言深说要带她去滑雪。

    不知道怎么的,就有种小时候林景说带她去迪士尼一样的兴奋。

    陆言深看着她跑上楼的背影,搁在桌面上的手微微曲起食指和中指敲了敲,一双黑眸若有所思,谁也看不透里面的情绪是什么意思。

    林惜的动作快,又是冬天,要收拾的也就是贴身的衣服。

    她从刚从楼上下去,陆言深说丁源就到了。

    时间刚刚好。

    拎着袋子主动走到陆言深身边,手一下子就被牵过去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忍不住微微握紧。

    陆言深挺喜欢牵她的手的。

    两个人进了点头,陆言深接了个电话,说到一般,视线落在她的深深,黑眸深邃如海,林惜心中一紧。

    陆言深刚挂电话,她就抬头看着他叫了一下:“陆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