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95 林惜,你现在别撩拨我

    他捏着她的食指的指腹,不轻不重地哼了一下:“嗯?”

    林惜看不透他的表情,只是脸上的喜悦淡了许多,“你是不是有急事?”

    从前林景也是这样的,说了答应带她去玩的,结果最后因为一个电话,就什么都没有了。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一直被扔下的人都是他。

    他看了她一眼:“把你的发散思维收回去。”

    “……”

    她想什么,全都在脸上了,还以为人家看不出来。

    陆言深微微低了低头,唇勾了一下。

    电梯门应声而开,林惜刚才闹了个乌龙,耳朵都是烫着的,被陆言深牵着出去,现在安静得就好像一只兔子一样。

    “林小姐。”

    “丁秘书。”

    林惜对丁源的印象挺好的,笑着打了个招呼。

    陆言深似笑非笑地看了丁源一眼,丁源觉得浑身一紧,连忙低下头。

    林惜进了车,没发现这一幕。

    车里面有暖气,她穿得多,将身上的围巾和外套解了下来,手刚松,一旁的陆言深就开口了:“帮我把大衣脱了。”

    林惜侧头看向他,人靠在那背椅上,微微侧着头等着她动手,跟个大爷一样。

    她心情好,笑着就上去帮他把大衣脱了下来。

    车子平稳地行使起来,今天显然比昨天还要冷。

    A市有个人工的滑雪场,前两年才建起来的,林惜还在监狱里面,自然是不知道。

    两个个小时后,车子在滑雪场入口停了下来。

    “言深。”

    刚下车,林惜就看到两个男人站在一辆越野车边上,看着她和陆言深。

    陆言深牵着她就走过去,看着林浩跟许少霖,表情很淡:“这么闲?”

    林浩喜欢耍嘴皮子,视线往林惜身上兜了一圈,揶揄味十足:“比不上你啊,陆总。”

    “呵。”陆言深嗤笑了一下,然后低头看了她一眼:“林惜。”

    “林小姐,久仰,林浩,本家姓。”

    林惜看着林浩伸出来的手,笑了一下,刚想我上去,却被陆言深伸手拍掉了。 她抬头看着陆言深,有些不解。

    陆言深低头睨着她,表情凉薄:“他手脏。”

    林浩:“……”

    许少霖叫林浩吃瘪,学乖了,端端正正地:“林小姐,久仰大名,我叫许少霖,言深大学同学。”

    林惜听着那“久仰大名”四个字听得脸上有点臊,笑了一下,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因为已经是午饭时间了,一行人碰了头直接就去吃午饭了。

    林惜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之前陆言深在电梯里面接的电话是林浩他们打过来的。

    怪不得他会看她。

    林惜第一次见陆言深的朋友,全程都是坐在陆言深的身边给他夹菜加茶水。

    她实在是觉得有些尴尬,她和陆言深的关系,其实很不适合见双方的朋友。

    终究不是光明正大的身份。

    来之前的喜悦冲淡了几分,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淡了。

    “陆总,你这是手伤了吗?怎么光让林惜给你夹菜了,整个大爷一样坐着?”

    陆言深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林浩,“你管得着吗?”

    “……”

    见林浩吃瘪的样子,林惜倒是笑了一下。

    看得出来,陆言深跟许少霖他们两个人关系挺好的,不然林浩也不敢这么打趣陆言深。

    吃饱喝足休息一会儿,最适合就是运动了。

    因为不是周末,滑雪场的人不多。

    林惜是完全没碰过的,也没有教练,她穿好装备之后,蹲在那儿根本就不敢动。

    “起来。”

    一抬头,陆言深已经到她身后了,伸着手要拉她。

    他身上没穿装备,林惜有些惊讶:“陆总,你不滑吗?”

    他接过她的手握在手心,扶着她的手臂让她站起来:“我不教你,你打算在这儿蹲一下午?”

    林惜脸红了一下,有些不甘,看着他反击回去:“我蹲这儿看着你滑一下午。”

    情话而已,谁不会说。

    陆言深眼神一深,一用力就将她拽到怀里面。

    她脚下穿着雪橇,他这么一拽,她双腿微微一岔开,全身的重量都全部落在陆言深的身上了。

    陆言深今天难得也穿了短款的羽绒,身上的凌厉少了几分,倒是多了几分朝气。

    其实陆总也就是三十多一,只是平日里面总是黑西装黑裤的,大冬天也是一身黑色的长外套披着,气势气场都有了,就是人无端看着就觉得严肃不苟。

    不像今天,多了几分公子哥的倜傥。

    “林惜,你现在别撩拨我。”

    他贴在她的耳侧,低低沉沉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

    林惜仰头看着他,觉得自己的心跳从来都没有这么快,脸都要烧起来了。

    她连忙收回视线:“我没有。”

    倒是会害羞了。

    陆言深没再追究这个问题,微微拉开两个人的距离:“站好,腿别抖,别往外开。”

    林惜借着他的力气勉强站着,只是第一次玩这个,总是有点怕的。

    陆总着实不是一位好老师,他不会骂你,但是做得不对,一个眼神过来,就足够林惜腿抖了。

    不过不得不说,陆言深还挺会教人的,林惜学了一个多小时,前前后后摔了十几次,总算是能松开手自己滑了。

    她以前不知道滑雪这么好玩,微微一用力,自己好像会飞一样,人直接就出去了。

    这一次她没摔,回头看着那个站在不远处的男人,止不住的兴奋:“陆总,我学会了!”

    陆言深站在那儿,女人的声音不小,但是滑雪场大,他熟悉,一下子就入了他的耳。

    两个人隔了十几米,他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光那声音,他就能想到林惜现在估计笑得跟得了糖的小孩一样。

    林惜小心翼翼地调了头,微微一用力,就往陆言深划过去了。

    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她也没动杆子停下来。

    陆言深眉头动了动,手一张,那人就往他的怀里面撞进来了。

    “想摔是吧?”

    他低头看着她,说着训斥的话,脸上的表情却是松动的。

    “陆总会让我摔吗?”

    林惜仰头看着他,一双眼睛亮莹莹的。

    “你再试一次看看我让不让你摔?”

    真是会撩拨人,他偏偏不接她的话。

    林惜看了看周围,见没人看着,迅速抱着陆言深的脖子仰头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陆总接我一次,我亲你一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