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97 全都是他的心跳声

    她只觉得自己的双腿都是发抖的,可是怎么都停不下来,那风在耳边刷刷刷地刮过,林惜觉得自己这次不死也得把脑袋磕破了。

    速度不紧紧没有减下来,还越来越快,她真的是绝望了。

    “延伸——”

    林浩愣了一下,发现陆言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冲了上去。

    直直的,就是冲着林惜去的。

    上坡本来就不好滑,偏偏林惜不会控制,能稳住身体已经不错了,根本就不能指望她能够慢下来。

    “陆——唔——!”

    陆言深扑过来,林惜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叫他,视线一黑,他已经扔了撑杆扑过来。

    林惜觉得天地都是反的,扣在她腰上的手很紧,她脑袋被陆言深捂着摁在怀里面,只感觉自己在不断地滚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言深闷哼了一声,两个人滚着直接撞在一棵树上才停了下来。

    刚停下来,林惜连忙动了一下,却被陆言深摁住了:“别动。”

    陆言深的声音又低又沉,含着隐忍,林惜整个人都是发抖的:“你哪里伤了?”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脸色倒不算很好:“手脱臼了。”

    林惜不知道这算严重还是不严重,只是陆言深不让她乱动,想来也不是轻易的伤。

    她也不敢乱动,直到林浩和许少霖两个人过来将她拉起来,陆言深才从雪地里面站了起来。

    他刚才左手垫在下面,撞在树上的时候为了护着林惜用后背抵了过去,刚好就撞到了肩膀的位置,手一下子就脱臼了。

    坐在去医院的车上,林惜看了好几次陆言深,他闭着眼睛靠在椅背,默不作声,她想开口问他难不难受,但是想到是因为自己才弄成这样的,话到了嘴边就不敢说了。

    车子里面沉默得有点压抑,林浩回头看了两个人一眼,最后视线落在陆言深的身上:“没事吧?”

    陆言深没看他,侧头看了一眼脸色现在都还白着的林惜,眉头动了动:“你这表情是哭丧?”

    林惜怔了一下,没心情跟他开玩笑:“陆总,你的手……”

    “脱臼而已。”

    他说得轻巧,她却觉得心都拧在了一团。

    最近的医院得一个多小时,不过幸好他们两个人都没有伤筋骨。

    林惜被陆言深扣在怀里面护得紧紧的,身上穿的衣服又多,除了撞在树上的那一下她的手不小心被撞到了手腕,并没有什么伤。

    陆言深也就是手没运气,脱了臼,接回去就好了。

    接的时候林惜就站在诊疗室的外面看着,男人坐在凳子上,一直不动的眉目在那一下还是折了一下。

    林惜看着,觉得自己的心也被折了一下。

    虽然脱臼算不上什么大问题,但是这几天都得注意着修养。

    谁都没想到,滑一场雪,也能出这么一个意外。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林惜被陆言深牵着,力气跟从前没两变,但她总是担心他的手有没有大碍,盯着看了好一会儿。

    她视线太直接了,陆言深上了车,抬手摁了一下太阳穴:“林惜,我手没断。”

    你不用一直都盯着。

    林惜眉头皱了一下,突然想到什么:“陆总,我是被人推下去的。”

    虽然那人是无心之失,可如果不是他纠缠,也不会发生这么一场意外。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应得不动声色:“嗯。”

    她拿不准他怎么处理,也没有多问。

    本来打算在滑雪场那边的度假村过一晚上的,出了这样的意外,从医院出来两个人直接就回去市区了。

    深夜。

    林惜睡不着,但是身旁的男人已经熟睡了。

    头顶上的灯光很暗,只能隐隐地看到陆言深的轮廓。

    平日里面陆言深一张脸冷如冰霜,眉眼间好像藏了一把刀一样,看过去能将人生生劈开两半。

    如今人睡着了,眉宇间的肃杀没了,眼底里面的冰霜也被盖住了,一张俊脸五官立体,轮廓分明。

    林惜看着他,手动了动,隔空一点点地描着他的轮廓。

    下午的时候,她看着他抿着唇冲过来,就好像是从天而降的英雄一样。

    明明是很害怕的,可是被他扣到怀里面,如今想起来,却全都是他的心跳声。

    她许多时候总是在想,这个世界上怎么能够有这么过分的人了。

    他让她不要爱上他,可是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在勾引她爱上他。

    闭了闭眼,白天里忍着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有时候,她到宁愿他能够狠心一点,看着她就这么撞过去算了。

    可是如果他真的那样做了,自己会怎么样?

    林惜觉得自己一个是个矫情的女人,有着她们所有的通病,也有着她们所有的缺口。

    她知道他们之间没有未来,可是还是忍不住动心。

    真是让人无能为力的绝望。

    陆言深这几天,闲得让林惜有点不习惯。

    他不去公司,也不回别墅,每天在公寓里面,偶尔看一下文件,更多的时候是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种状态持续了三天,陆言深第四天终于去公司了,而且还走得特别早,她早上八点醒了,一睁开眼,突然发现人就不在公寓里面了。

    林惜从床上坐起来,这三天,每天醒过来都发现陆言深在自己身边,现在一睁开眼,身边是空的。

    还真的是,不太习惯。

    幸好今天是周五,她晚上有课,明天要去琴行,下周开始她就要带寒假班了。

    陆言深以往从公寓离开之后都是隔几天才过来的,更别说前三天他都是在公寓里面待着的。

    所以林惜习惯性地以为他晚上不会过来了,刚好琴行有个老师离职,她就出去聚餐了。

    回来得有些晚了。

    林惜喝了两杯啤酒,脸有些红,人也有些累,只想洗了澡就睡。

    “去哪儿了?”

    听到陆言深的声音时,她人愣了一下,抬头看着穿着睡衣站在自己跟前的陆言深,眉头一抖:“你怎么过来了?”

    陆总听到这话有些不乐意了,眉头一皱,走近她,发现更不乐意的事情:“喝酒了?”

    林惜乖巧地点了点头:“有个老师离职,今晚送别餐。”

    他看了她一会儿,没再问下去:“去洗澡。”

    说着,转身就走进房间里面去了。

    林惜也没有多想,这几天陆言深虽然留在公寓里面的,但是他的手刚脱臼,医生让他注意一点儿,所以两个人这几天晚上睡觉就真的是单纯的睡觉。

    洗了澡出来,林惜人清醒了不少,酒气也去了一大半,看着坐在床上翻财经报纸的陆言深,连忙爬上床到他身边:“陆总,还不睡吗?”

    她今天回来得有些晚了,摸不透陆言深刚才是不是生气了。

    听了她的话,陆言深把手上的杂志往一旁的柜面上一放,拉过她撑在床上的手直接翻身就压在了床上:“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