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98 那这是什么?

    那这是什么?

    他话音刚落,张嘴就在她的脸颊上咬了一口。

    林惜吃痛,忍不住叫了一下:“疼——”

    她算是肯定了,陆言深确实是生气了。

    “陆——”

    林惜话还没说完呢,陆言深的吻就落下来了。

    她想着他的手,难得一次反抗,手捉着他从衣襟里面伸进去的手,死死地守着:“陆总,你的手啊!”

    他又在她唇上咬了一口:“我手怎么了?”

    林惜哭笑不得,这陆总怎么就这么喜欢咬人呢。

    她勾唇笑了一下,微微松了手,勾着他脖子借力抬头亲了他一下:“不疼吗,陆总?”

    陆言深冷嗤了一下:“林惜,几天没动你,你以为我手废了吗?”

    林惜没接他话,伸手过去扒开他的衣领,露出肩膀,看到上面的淤肿确实消了不少,才稍稍松了口气:“陆总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要是手废了,那这是什么?”

    她伸手摁着那覆在自己胸口上的手,勾着唇笑得有些挑衅。

    他看着她那双眼睛,总觉得有什么若有若无地捉着他心口一样。

    他手一翻就将她的手扣在了身下,五指顺着她的指缝扣进去,死死地压着,林惜一只手算是被他压紧了。

    那温热的掌心就这么贴着她的,那心跳传来的跳动顺着脉络传过来,林惜觉得自己的心跳不可抑制地快了起来。

    吻落下来,这一次,她没躲开,没被压着的手勾着陆言深的脖子迎了上去。

    林惜觉得有一团火在烧着自己,她找不到发泄口,只能不断地吻着身上的男人。

    眼睛、鼻子、嘴唇、喉结、锁骨……

    每一寸,她恨不得都往上面印上“林惜”两个字。

    这个是她的男人,起码现在,是她的。

    那唇瓣一直移一直移,最后停在那左胸腔处,好像不知疲倦一样地吻着。

    陆言深被林惜吻得浑身都是火,力气一下比一下大。

    林惜一开始还咬牙哼着,没让自己叫出来,到了最后,干脆就放开来叫,一声一声的,就跟那黄莺一样。

    娇哼哼的,听得人浑身都是痒。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身下的女人浑身都泛着红,就好像是刚被人扔下热水里面的大虾一样,一层层的红色翻上来,最后遍布全身,刺得他的眼睛都跟着红了。

    “轻,轻点儿!”

    林惜单手搂着他,刚才那一下,几乎整个人都要脱身出去,那身体里面翻上来的浪潮让她整个人都是发颤的。

    偏偏陆言深还不够,专门挑着地儿过去辗转她,林惜觉得自己哪里都不受控制,有什么要冲出来了,一点点地累积,到了最后,她意识都是溃散的,张嘴直接就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陆言深哼了一声,浑身力气一松,压着她直接就倒在了床上。

    林惜现在就好像是被人从水里面捞上来的鱼,缺了水,呼吸都是困难的。

    他低头吻着她,学着她刚才的样子一下下,每个地方都扫过去,吻得她忍不住哼了起来。

    细细碎碎的,就跟他的吻一样。

    陆言深动了动,从她的身上起开,却没走,手将她一翻,林惜就脸朝下了。

    意识到他想做什么,林惜忍不住叫了他一下:“陆总——”

    “嗯。”

    他应着她,可是动作一点儿都没有挺,拉着她的双腿让她跪了起来,弯腰从身后抱着她,然后拉着她的手,侧头在她的耳边开口:“撑着。”

    那滚烫的气息钻进耳朵里面,林惜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是被人放了一把火。

    “嗯——”

    这人刚放完火就开始添柴了,冒起来的一点火苗顿时就烧起了熊熊大火。

    烧完这一把柴火之后,陆言深停了没一会儿,将她拉起来抱在自己的怀里面,两人面对面,他低头就吻了下来。

    本来就留了点火星,这吻迅速就燎原了。

    窗外的风吹得呼呼作响,屋内的烧得噼里啪啦的,月上柳梢头,那声音才一点地弱了下去。

    林惜一点力气都没有就这么趴在他的肩膀上残喘着,眼皮都快撩不开了。

    陆言深抱着她也没动,半响,他才动了动,下床将她抱了起来到浴室。

    她实在是不行了,见他抱起自己,有点害怕:“陆总,凡事留一线啊。”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你不想留?”

    大概是因为刚才动情了,他的声线比平时低沉了许多,林惜一听,那声音就好像是小刮子一样刮着她的心尖儿。

    知道自己误会了,她闭上眼睛,没脸见人。

    冲洗完出来之后,人虽然有点累,精神却不错。

    陆言深也没睡过去,靠在床头上捏了一根烟在手指尖玩,睡衣挂在身上,松松垮垮的,要露不露的样子,真是要人命。

    林惜是知道陆言深的八块腹肌的,在浴室做的时候,他绷着肌理,那水流从他那人鱼线流下去……

    不能想了,一想就脸热。

    手搭在他的腰上胡乱地摸着,陆言深也难得没有拦着她,还低头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刚才没发现,现在平静下来了,指腹上的突兀感特别的明显。

    刚摸到,林惜就连忙把衣服掀开了,入目的是一条七八厘米的伤疤,其实不严重,已经结痂了,看得出来是新伤口。

    她抬头看着陆言深:“陆总,这是那天弄的吗?”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打太极:“哪天?”

    林惜好笑,低头看着那伤疤抬手摸了上去:“滑雪那天。”

    她的声音很轻,陆言深低头看着她,可惜了,她低头看着那伤痕,他只能看到她的发旋。

    人家说有两个发旋的人是聪明的,林惜就有两个,可是在他看来,她并不怎么聪明。

    她要真的聪明的话,就不该把这个问题继续问下去了。

    继续问下去,就不可爱了。

    那柔软的指腹摸上去,又软又热的,会烫人的心,偏偏她还乐此不彼,手在上面怎么都不挪开。

    见陆言深不说话,林惜抬头看着他,双眉微微一挑:“陆总?”

    “嗯,你是心疼了?”

    他看着她,似笑非笑的,只是眼眸里面没几分笑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