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99 什么都不知道

    林惜明白陆言深话里面的意思,她弯着眼睛笑着应他:“没有。”说着,她顿了一下,“就是觉得,挺破坏美感的。”

    陆言深的皮肤其实偏白,要不是林惜实在是白,不然站在陆言深的跟前,只会被显黑。

    他皮肤白得十分好看,肌肉结实,一整个身子被金贵地养着,没几道疤痕,突然这么一道七八厘米的疤痕印着,确实是有点破坏美感。

    “呵。”陆言深笑了一下:“肤浅。”

    说着不欣赏的话,可是眼底的笑意却是真的。

    林惜随意哼了一声:“嗯。”低头一个吻就落在了那疤痕上。

    陆言深眸色一深,低头看着林惜,她的手指落在他的腰侧,白皙的手指跟雪一样,映得他的皮肤是黄的。

    那吻跟烫人的烙铁一样,明明该推开的,可是他却觉得自己好像四肢被人固定了一样,挣不开来。

    或者说是,不想挣开来。

    停了两秒,林惜才收回自己的唇,翻了身,若无其事地躺在床上,仰面对上了那一双莫测的黑眸:“陆总,还不困吗?”

    他手一动,把玩着的香烟就被他折了。

    抬手往垃圾篓里一扔,他拉起被子转了进去:“睡觉。”

    声音不轻不重,咋一听,没几分情绪。

    昏暗中,林惜忍不住抬手碰了碰自己的唇,上面仿佛还留着男人那疤痕的触感。

    干干的、突突的。

    她闭了眼,睡觉。

    第二天林惜得上班,起来得早。

    陆言深从健身房回来,额头上有薄汗,林惜刚收拾好自己,准备下楼做早餐,结果他抬手就将人拉到了怀里面,低头就吻了下来。

    林惜怔了一下,手原本是下意识拉着他衣摆的,反应过来抱着他回吻着。

    将近三分钟,陆言深才松开她:“晚上要上课?”

    她刚被他亲完,双唇红润得跟春天沾了水的话一样。

    林惜摇着头:“白天。”

    脸也是红的。

    陆言深抬手掐了一下她脸颊:“早点回来。”

    明明两个人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可是听到陆言深说这四句话,她脸忍不住就烫了起来,从他怀里面挣出来,没敢看他:“我知道了。”

    陆言深有一双会勾人的眼睛,林惜不敢在这个时候去直视,所以她只能够背对着他离开。

    漩涡一样的,她看一下就会陷下去。

    陆言深看着她的背影,脸上掠过半分的笑意,看着林惜转身进了厨房,他抬腿去浴室洗漱。

    今晚又聚餐,但是想到陆言深的话,林惜直接就拒绝了。

    早点回来。

    回来干什么?

    大家都心照不宣。

    饿了几天的男人有点恐怖,特别是陆言深这个年纪的,身强力壮还年轻气盛的,白天面无表情闷骚多了,回头就全往她身上施压过去了。

    寒假放了之后,林惜就开始忙起来了。

    陆言深显然也忙起来了,达思年会的时候丁源来接她去打扮。

    林惜有些紧张,这不是普通的晚会,这是达思的年会。

    其实她不想去的,但是这是陆言深开口的,她只能跟着过去。

    如她所想,没有介绍,没有身份,但也没有人敢随意地惹她。

    今年的春节有点早,在一月的下旬。

    林惜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亲人了,过年对她来说,其实跟平时没什么区别。

    陆言深是在除夕前两天来公寓的,那天晚上陆言深难得的沉默,她也没怎么说话,就是抱着他一下下地承受着。

    完了之后他靠在床上,手下意识地拿烟拿打火机。

    林惜下意识就伸手过去:“陆总。”

    她仰头看着他,情动之后,一双眼睛好像在水里面浸过一样。

    他抬手把打火机跟手上的烟往一旁一扔,抬手捉着她的手心捏着:“过年打算去哪儿?”

    林惜摇了摇头:“没想去哪里。”

    她虽然想出门玩,可是没什么朋友,一个人出去,也没有什么意思。

    陆言深没事说话,房间里面有些安静,林惜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陆总呢?”

    他哼了一声,脸色有点冷:“你觉得我能去哪儿?”

    林惜想回他一句“我怎么知道你去哪儿”,最后还是忍住了。

    她连他的家乡是不是A市的都不知道,但是她也不敢问,陆言深这个男人,虽然相处起来发现没想象中难。

    但是那也只是表面上的,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林惜对他的了解,仅仅限于达思的总裁陆言深。

    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她也不想知道,有些事情,或许不知道了,还能逼着自己往回走。

    想到这些,她抿着唇,没应话。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陆言深就走了,琴行已经停课过春节了,林惜不用上课,却还是七点就行了。

    但这么早,还是没赶上陆言深走的时候。

    他走了,除了人不在,什么都没变。

    中午的时候丁源就打电话过来了,说是陆言深吩咐的,直到年初七为止,陆言深都不会在A市,如果她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去联系丁源。

    连这么一些话都不愿意自己说。

    挂了电话,林惜看着桌面上才起了两行的毛衣,顿时没什么织下去的欲望了。

    除夕的时候,赵红打电话过来问林惜春节怎么过。

    林惜本来想说自己去外地旅游的,但是赵红几句话就把她问得骗不下去了,只能说自己一个人过。

    赵红哪里会让她自己一个人过啊,直接让她过去吃饭。

    林惜看了一眼冷冰冰的公寓,想了想,还是决定过去蹭一顿饭。

    也不知道是不是年纪长起来了,她居然越来越害怕孤单了。

    “林惜姐!”

    下着雪,小杰到街口等着她。

    林惜笑了笑,拎紧手上的东西加快了步伐走过去。

    虽然只有三个人,但是赵红跟小杰的新年的期盼多少都渲染了她。

    吃了饭,赵红突然塞了她一张卡,林惜一看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她连忙推了回去:“赵姐,我有钱,你知道我爸挺有钱的,他人虽然不在了,但钱给我留了不少。小杰正长身体,要补补,很快就上大学了,学费也要吧?我的钱又不急,放那儿也是放着,你不用急着还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