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00 没玩够

    “你别担心,小杰学费的事情我早就想好了,而且这不是还有两年的时间吗?我能攒的,你有钱是你的事情,但是我欠你钱,是我的事情。”

    林惜皱了皱眉,赵红家的情况她是知道的,就赵红一个人撑着,平时她给她带点好的,赵红都不愿意,更别说是金钱上的帮助了。

    “赵姐,我也不是说不让你还啊。可是你想想,小杰这才半年的时间,还得好好养着,我又不缺钱。你也知道我现在在琴行里工作,一个月轻轻松松两万块,我自己平时又不怎么花钱,你真的不用急着还我。”

    她一句句地劝着,赵红最后看了一眼外面的儿子,最后还是妥协了,但也坚持:“林惜,虽然我知道你不缺钱,但是欠着你三十万,我心里面慌,段时间内我是没办法还清了,这卡里钱也不多,也就两万块。但是你不愿意这时候收,那我就存着,过两年,我先还你十万块。”

    “赵姐——”

    “你别说了,就这么说定了!”

    林惜知道赵红算是退让了,也不好再说什么,而且两年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

    晚上十点多,林惜拒绝了赵红极力的挽留,还是回公寓去睡。

    第二天年初一,她一个人在家里面缩了一天,打了一天的毛衣,第二天赵红拉着她过去三个人打纸牌。

    林惜一个人在公寓里面也没什么事情干,而且大过年的,小区里面的人大多数都已经去旅游了,整个小区冷冷清清的,还比不上赵红她家的那边平楼区。

    林惜虽然没结婚,还是给小姐包了个红包,赵红一个人挣钱不容易,她平时过去也就只能带点水果过去,但凡值钱的东西,赵红一定会生气。小杰一个男生,在学校里面平时也要花不少钱,她也不能平时塞钱,就只有这个时候才能给得理直气壮。

    她给得也不多,也就是两千块。

    结果走的时候,赵红给她塞红包,她哪里猜不到赵红的意思,她怎么都不拿,直接跑开了。

    大过年的,计程车都不好走,林惜只好去坐公交车。

    今天的雪下得比昨天大,她没让小杰送,自己撑了一把伞,大过年的,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

    整条路就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在走,林惜这时候才真正的明白“孑然一身”的这个词的真正感受。

    天地这么大,她这么渺小,偏偏就她自己一个人。

    大年初一,就连超市都没有开门,只有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还在营业,林惜想着明天,进去拿了几桶泡面,才往小区里面走。

    T市。

    陆言深刚落座,陆博文的视线就打过来:“你跟那个女人还没断?”

    “没玩够。”

    他看都没看陆博文一眼,视线往手机上一瞥,林惜倒是厉害,大过年的,一条短信都不发过来。

    “你打算玩到什么时候?嘉琳今年八月就毕业回国了,童家的意思是让你们先订婚,明年结婚。”

    陆言深抬头看向陆博文,一双黑眸全是冷意:“您不是已经决定好了吗?何必多此一举跟我说?”

    陆博文抬手直接一双筷子就扔过去了:“陆言深,你这是什么态度?!”

    一旁的许慧君连忙伸手拦着:“老陆,大过年了,动手动脚干什么?”说着,又看向陆言深:“言深,还不快跟你爸道歉?”

    陆言深勾着唇,脸色比刚才还冷,“我说错了什么,要道歉?”

    “嘭!”

    这一次,陆博文直接就扔了一个碗过去。

    陆言深偏头躲过,将手上的筷子一放:“您既然不想我回来过年,早说。”

    说着,他起身直接就离开。

    “陆言深你给我滚回来!你去哪里,你再走试试!”

    然而男人的脚步半分都没有停,一直往外走,上了车,直接就往别墅外面开。

    “你看看你,这大过年的,非要找不痛快!”

    许慧君一边顺着陆博文的气一边埋怨着。

    陆博文侧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这么多年了,他始终没一天是拿你当母亲的。”

    许慧君没接话:“要不我让人把言深叫回来吧?”

    陆博文闭了闭眼:“算了,他迟早要回来的,就让他嚣张这两年吧!”

    许慧君低了低头,掩盖了双眸里面的阴狠。

    丁源正跟朋友在酒吧聚会,突然接到陆言深电话,还以为是林惜出了什么事情,连忙把酒杯放下,直接就出去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接电话:“陆总?”

    “两个小时后,安排人到机场接我。”

    丁源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好的,我明白了。”

    跟着陆言深这么多年了,丁源一听陆言深开口就知道他现在心情不好,所以什么都没有问,直接就应了。

    林惜今天在赵红家玩得挺尽兴的,只是一回到公寓,空虚感就来了。

    平日她没有这个感觉,如今这万家团聚的日子里面,这种孤独感和失落来的十分的强烈。

    她想看书,看不下去,看电影,也看不下去。

    什么都做不下去。

    不到九点钟,她直接就去洗澡睡觉了。

    可是太早了,也睡不着。

    拿着手机,过年,就连微博上都没什么事情好刷的。

    她手机通讯录总共就只有两个人,一个赵红的,一个陆言深的。

    想起陆言深,大过年的,她一条祝福短信都没有发过去。

    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懂事?

    林惜想了想,最好还是编辑了一条短信,很久没过年了,她连祝福语都不会写了。

    陆总,祝你来年心想事成,平安顺遂。

    陆言深刚开机,林惜的短信在一扎的短信中脱颖而出。

    他看了一眼,将手机放回口袋里面,抬腿往外走。

    “陆总。”

    陆言深点了点头,直接就上车:“去豪庭。”

    老张听到陆言深的话,愣了一下,有些迟疑。

    见他不开车,陆言深眉头一折:“什么事?”

    陆总今天的脾气有些大啊,外面那么大的风雪都没把这脾气冷却下来,老张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往枪口上撞。

    “说。”

    陆言深不冷不热地扔了一个字,眼眸里面却比外面的飘雪还要冷。

    老张只好实话实说:“陆总,这大过年的,林小姐不知道在不在公寓里面。”

    他没回别墅,过去豪庭,可想而知是找林惜的。

    然而陆言深根本就不管这个问题:“开车。”

    老张不敢再说话了,将车子启动往豪庭公寓开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