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02 陪我去个地方

    “你——”

    童嘉琳气得直接就把电话挂了,抬腿踢了一脚跟前的车子,抬手就拨了另外一个号码:“安超,帮我查个人?”

    “查谁?”

    “陆言深最近身边的女人。”

    “行,老规矩,三天后给你。”

    挂了电话,童嘉琳越想越不得劲,上了车,车子开得飞快,不一会儿就到了酒吧门口。

    看到她,不关注微信公众号每晚七点阅读,更多精彩免费小说少人都惊了一下:“童大小姐,今儿个什么风,把您给刮过来了?”

    童嘉琳抬手直接就把人推了:“滚,少惹我!”

    “怎么,没见着未婚夫欲求不满?”

    被人戳中,童嘉琳脸色直接就拉了下来:“赵子杰,你会不会说话?”

    赵子杰嗤笑了一声:“你现在脾气倒是越来越大了。”

    童嘉琳没再看他,开了酒就喝。

    另一边。

    刚挂了点话,林惜就对上陆言深似笑非笑的眼眸了,她把手机放好,想从他身上下来,结果却被他紧紧地摁着。

    “我在你身下?”

    他看着她,眼底带着几分笑。

    心情显然好多了。

    林惜也跟着笑了起来,“难道不是吗,陆总?”

    陆言深双手将她往上一抬,然后扣着她的后脑勺直接就压着她吻了上去。 又凶又狠,林惜招架不住,手无意识地拽着什么:“陆,唔,陆总!”

    听到她声音,他才松口,摁着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黑眸直直地看着天花板:“林惜,你真是越来越讨人喜欢了。”

    他都有点,放不开了。

    她没说话,只是伸手摸到他的手,顺着他的指缝将自己的手指靠了进去:“多喜欢?”

    估计这么多人,能这么明目张胆地问这么一个问题的,也就是林惜了。

    陆言深紧了一下她扣着自己的手,轻笑了一下,没说话。

    多喜欢?

    他自己都不清楚。

    没得到答案,林惜也没觉得失落。

    虽然不知道陆言深经历了什么,会突然之间回来,但是他刚回来就是来公寓,这已经算是他其中的一个选择了。

    人有时候还是要适当地装一下糊涂,凡事不要追根究底,这样才能够活得开心一点。

    她想活得开心一点儿。

    两个人直接就这么睡过去了,第二天是林惜先醒来的。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陆言深的怀里面,一向只有一个正面朝上的睡姿的陆言深,这个时候居然是侧着身体抱着她的。

    那么久了,第一次。

    林惜眨了眨眼睛,动都不敢动。

    她只想这个状态能够保持得就一点,一分一秒也算是时间。

    不知不觉又睡过去了,再醒过来的时候,陆言深在吻她。

    林惜下意识地抬手推着他,手很快就被对方捉住了,一睁眼,就对上陆言深的双眸。

    他一边吻着她一边问:“醒了?”

    她应了一声:“陆总?”

    “嗯。”

    他应着她,手直接从她的衣摆顺了进去。

    八个多月的时间,他几乎知道她身上的每一处是什么样子的。

    林惜很快就受不住了,抬手抱着他,开始吻他。

    窗外的雪还在下,北风呼啸,只是这屋里面,却一片的火热。

    “陆总,嗯——我,我不行了!”

    她撑在床上,真的要撑不住了。

    这个姿势本来就深,陆言深时间又久,她被他不断地撞着,手根本就撑不住。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只是动作越来越快。

    林惜咬着牙,只觉得有什么要从身体里面冲出来。

    “嗯——”

    溺水一样的空白,缓过来之后她喘着气,脸埋在被子上,一点儿力气都用不上了。

    陆言深伸手抬手将她的脸从被子抬了出来,一点点地吻着她的眉眼:“明天开始跟我起床跑步。”

    他每天都要晨起跑步一个小时,下雨天就去健身房,没下雨就绕着小区跑。

    林惜从小都害怕跑步,听到陆言深的话,整个人一颤:“不行,我初中体育考试都没及格。”

    陆言深没再说这个问题,抱着她侧着身,又重新进去:“你要是能不开口求饶,我就让你不去跑步。”

    他说着,开始缓缓地动了起来。

    她刚缓过来,那一阵子的感觉还没有完全过去,他轻轻一动,她就被带起来了。

    林惜咬了咬牙:“陆总说话算数呢?”

    他低头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你觉得呢?”

    自然是算数的,只是林惜自己没出息,撑不过去。

    陆言深显然是故意的,刚开始一点点地摸着她,吊着不上不下的,林惜好几次觉得自己要到了,他突然之间就停了下来。

    这么好几次之后,她觉得自己的气都没有了,就在林惜觉得陆言深不弄了,他突然之间就狠了起来。

    她刚才就没几口气了,他突然之间狠起来,林惜哪里受得了。

    之前说什么受得住就不跑步的打赌都忘了,抱着他手臂几乎是哭着求饶的:“慢——嗯,慢,慢——啊——”

    所以说,在床上跟男人打赌这个,简直是自讨苦吃。

    结束的时候,林惜被陆言深抱进浴室都没能动一下。

    再被抱出来的时候,她才拉了一下被子,看着正在打电话让人送餐过来的陆言深,有点哀怨:“陆总,我能不能跑半个小时?”

    陆言深挂了电话,回头挑着眉看着她:“你说呢?”

    她讪讪地笑了一下,抬手勾着他脖子,在他唇上蜻蜓点水地应了一下:“能。”

    陆言深看着身下的女人,她刚被自己疼爱过,脸上一片红润,眼眸里面都是带水的,笑着的时候嘴角挑起来,眼睛里面就好像是装了一片星辰一样。

    他也跟着笑了,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起来,比起她刚才那蜻蜓点水的那一下,显然要深层次许多。

    末了,他轻轻咬了一下她的上唇瓣,抬手掐了一下她的脸颊,“不能。”

    “……”

    白瞎了她的美人计。

    陆言深刚说完话,手机就响了起来。

    听到铃声,他脸色顿时就变了,视线落在那手机屏幕的来电显示上,眼眸都是沉的。

    这变化不过是一秒钟,林惜很明显地感觉到了。

    她抿着唇,没说话,听着他接电话。

    “什么事?”

    陆博文被陆言深这一句话气得直发抖,但想到妻子的话,到底还是忍下来了:“嘉琳回国了,你给我滚回来!”

    陆言深冷嗤了一声:“我滚远了。”

    说着,他直接就把手机扔了。

    那手机被扔在地上,屏幕直接就裂了。

    林惜看了一眼,撑着床爬了起来,站在床上从身后搂着他的脖子,开始亲他的耳朵:“陆总。”

    他回头看她一眼,脸色淡了下来:“嗯?”

    “陪我去个地方,好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