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03 告诉你一个秘密

    坐在车上,林惜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其实她也是临时起意,看到陆言深突然之间怒火升起,她心里面一闪而过的念头,不知不觉地说了出来。

    却没想到,陆言深居然会随着她胡闹。

    从A市到J市三百七十多公里,没有飞机直达,高铁也没有。

    已经开了两个小时的车了,因为下着雪,路况很不好,车子开的慢。

    陆言深一张脸一直都是绷着的,林惜也不敢搭话。

    她已经好多年没有去J市了,林景没有出事的时候,每年都会带她回去住几天。

    林惜之所有没有因为林璐的存在而很林景,也是因为林景这么多年来一直坚持带着她回J市。

    她现在都记得八岁的那一年,她问林景,为什么每一年都要去J市。

    十七年前的A市尚不算很发达,J市就更不用说了,她每次回去都要住土房子,睡木板床,房间里面的墙是是泥灰泥灰的,她其实很不喜欢。

    林景是怎么说的?

    他说,惜惜,那是你妈妈出生的地方,别人可以嫌弃,唯独她不可以,因为那里,有了惜惜的妈妈,才有了惜惜。

    因为那里,有了她的妈妈,才有了她。

    后来林景出事了,她已经八年的时间没有再回来这里了。

    她害怕回来,因为一回来,就会想到林景。

    时隔八年,她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想法,她就是想让陆言深陪自己回来看看。

    从前是林景陪她回来的,如今是陆言深。

    好像这样,她就能改变些什么一样。

    “你记得路吗?”

    下了高速,导航带着开了半个小时,路越来越偏了,车子已经慢慢地开到山里面去了。

    林惜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我不太记得了。”

    每次和林景回去,她都是在车上半睡半醒的,哪里记得路。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那就看运气了。”

    他没骂她。

    林惜松了口气。

    不过幸好,山路里面岔口不多,都是一条路,有些林惜还是记得。

    她们是午饭之后出发的,现在天已经慢慢地黑下来了,车里面有暖气,外面的风吹着那干枯的树木飒飒的响。

    “陆总,这边!”

    远远的,林惜就看到那牌坊了。

    这今年兰溪村显然是整修过,起码路没有从前那么破烂了。

    越野车开进去,一路上不少人看过来。

    这样的穷乡僻壤,难得有一辆这样的车,自然是不少人看着的。

    因为春节,外出打工的人都回来了,村子里面比林惜印象中热闹了许多,到处都是小孩子拿着仙女棒玩耍。

    鞭炮声、麻将声交织在一起,跟A市的春节全然不一样。

    好像这里才是活的。

    进了村子之后,林惜就认得路了。

    房子是还是黄泥混砖头的平房,经年没人住的房子,连门都是有些不灵活了。

    林惜下了车,去隔壁帮忙看房子的奶奶那儿拿了钥匙。去年老奶奶去世了,钥匙是奶奶的儿子给她的。

    八年的时间,好像好多事情都变了。

    车子开不到家门口,只能停在那巷子口。

    陆言深穿着黑色的大衣站在门前,眉目看不出喜怒。

    林惜拿着钥匙开了门,一阵的尘土扑过来,她看了一眼陆言深,走过去:“陆总,屋子好久没人住了,我先打扫一下,外面冷,你先到——”

    陆言深看了那屋子里面,白炽灯下的黑木家具,很简单,上面铺着蓝色碎花的台布,上面有一束干花,只是时间太久了,干花也已经被尘土蒙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林惜,“有清洁工具?”

    林惜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吃惊不已:“陆总,我来就好了,你——”

    让他来已经让她心里面忐忑不已了,还让陆言深动手打扫清洁,林惜想都没想过。

    陆言深嗤了一下:“出息。”

    说着,他自己转身就进了刚才拿钥匙的人家:“你好,我想借用一下你们家的清洁工具。”

    那暗沉的灯光下,男人长身玉立,一身黑色的西装,格格不入。

    一桌子的人都在看着陆言深,但他站在那里,面目如水,不冷不热,倒是让盯着他看的人觉得不好意思。

    “好的,好的,你等一下!”

    很快,男主人就拿着工具出来给他们了。

    林惜连忙跑过去接过:“谢谢王伯伯了!”

    “哪里这么客气,你们吃了饭没,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王伯伯热情,林惜知道陆言深洁癖,所以拒绝了。

    屋子不大,陆言深说他负责客厅和房间,厨房和浴室让她弄。

    所谓的厨房,其实也就只有一个灶台,用的还是柴火。

    林惜烧了一锅热水,又去村口买了手套和一些清洁用品回来。

    她很快就把厨房和浴室弄好了,转身出去发现陆言深在拖地。

    他脱了外套,微微弯着腰在拖地。

    她第一次见这个男人做家务,还是在这样逼厄的房子里面,一身的金贵明明和这破旧一点都不合,可是林惜却觉得他比任何时候都鲜活。

    “陆总。”

    林惜抬腿走过去,站在他跟前抬头笑融融地看着他。

    他停了下来,站直身体低头看着她,眉头微微一挑:“嗯?”

    她伸手扣着他的脖子飞快地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吻:“刚才忘了买鸡蛋,我出去买鸡蛋。”

    她说完,转身就拉开门出去了,脸上勾着笑,像一只偷腥的猫一样。

    陆言深看着她的背影,半响才重新拿着地拖把地拖了一边。

    晚上林惜煮了鸡蛋面,两个人都饥肠辘辘,捧着面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吃了。

    天气冷,房子里面没有热水器,林惜只能烧了水擦了一下身体,将一大半留给了陆言深。

    忙完已经十点多了,外面早就一片宁静了。

    被子是她新买的,红红的毛毯垫在木板上,已经垫了两层了,还是能感觉到木板的硬。

    林惜烦躁地捉了一把头发,陆言深已经冲好澡出来了。

    没有暖气,他在睡衣外面披了一件大衣。

    “陆总,过来,告诉你一个秘密。”

    她勾着笑,带着几分神秘的得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