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04 我将他带回家了

    陆言深抬腿走过去,伸手将大衣往一旁一放,掀开被子,滑溜溜的一双腿就缠了上来。

    纤细的手腕扣着他的腰,那长发从他的胸口划过,一低头,林惜的脸擦着他的下巴贴着他的耳边:“床板有点硬哦。”

    他怔了一下,抬手扣着她,将人翻到自己的身上,挑着眉看着她:“这样还硬吗?”

    林惜愣了一下,她本来的意思是担心陆言深睡不惯这硬板床,却没想到他以为是她睡不惯,还将她翻到了他的身上。

    其实不算很硬,只是比起那几万块的床垫,自然是差了很多。

    她低头看着他,头顶上的白炽灯并不是很亮,却足够映出男人出色的五官。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在这样一个闭塞的地方,有些情绪,他们可以放得更大一点。

    “陆总。”

    半响,她开口叫了他一下,然后往下挪了挪,脸贴在他的胸膛。

    他的心跳很稳,和她的全然不一样。

    体温也是,在这零下几度,没有暖气空调的情况下,她在他的身上,浑身都是热的。

    陆言深哼了一声:“嗯?”

    她笑了一下,手捉着他的睡衣上的扣子把玩着:“我能跟你说说话吗?”

    “你现在在跟谁说话?”

    林惜没在意他这句话,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八年没有回来这里了,这是我妈妈的家乡。我爸爸走的时候只拜托了我两件事情,其中一件就是让我每年都回来这里陪我妈妈几天,他说我妈妈很害怕一个人。可是我八年了,才回来一次,也不知道我妈妈会不会怪我。”

    “另外一件事情是什么?”

    她没想到陆言深的关注点居然是在这里,只觉得好笑,动了一下,将自己往上挪了挪,低头和他直直对视着:“让我好好照顾我自己。”

    林景撒手前拉着她的手说,惜惜,你和你妈妈是我一生最爱的两个女人。可是爸爸没本事,让你妈妈吃苦了,最后也没有照顾你到最后。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管再怎么艰难,都要好好照顾自己。

    陆言深林惜,她是笑着的,可是眼底里面却带着眼泪。

    虚虚晃晃的,她一眨眼,就落了下来。

    脸上很清晰的感觉,只是奇怪的是,就连心上也是。

    她错开脸,侧在他脸侧,“可是我没有照顾好自己。”

    沉重的叹息,仿佛一块砖头一样,砸到他的心口里面去。

    他抬手捉着她的手,侧着头,吻了她一下:“林惜。”

    “嗯?”

    她没有动,因为哭了。

    “不早了。”

    三个字,将房间里面的一切都打断。

    林惜怔了一下,翻身从他的身上躺在一侧,背对着陆言深微微弯着身体:“晚安,陆总。”

    尽管极力忍耐,可是那喉咙里面的喑哑紧涩还是泄露出来了。

    她苦笑了一下,果然,还是不行啊。

    她以为刚才陆言深叫她,会说些什么,结果只有三个字。

    不早了。

    是啊,不早了,他们之间,好像也走得差不多了。

    第二天林惜醒的有些晚,睁开眼睛发现身侧的男人还在睡。

    他侧着身,手搭在她的身上扣着,两个人的体温交织在一起,被窝里面是热的,外面却冷得让人发发抖。

    林惜咬着牙起床去洗漱做早餐,条件有限,她只能蒸了一碟包子。

    外面的天色阴沉沉的,雪停了,却没有阳光,也不见得有多暖和。

    她蒸好包子发现陆言深还在睡,昨天开了一天的车,他应该是很累的。

    又不是铁打的。

    林惜靠在门边看了一会儿才转身出去,刚好碰上隔壁王伯伯的儿子,林惜问了一下路,又拜托对方等陆言深醒来之后跟他说一声,她出去一趟。

    这个冬天买不到花,林惜什么都没有带,凭着记忆孤身一人进了山。

    幸好积雪不厚,她妈妈的墓碑也不远,小心翼翼地走了一个多小时,林惜总算找到了。

    乡下的墓碑跟城里面的墓园不一样,没有照片,也没有碑文,全靠记忆去认。

    林惜认得,因为林景说了,从这个地方看下去,刚好可以看到她妈妈的家,这一圈刚好是高出来的,只要记得上来的路,不用找,一眼就知道了。

    她对母亲的记忆并不深刻,大多数都是听林景提起来的。

    当年生她的时候,她妈妈吃了很多的苦。

    有时候她在想,她妈妈到底是幸运的还是不幸的。

    她有一个很爱他的男人,可是她却不能陪着他白头偕老。

    山风呼呼地吹过来,林惜冷得嘴唇都有些发紫,她抖了抖腿,走过去把那四周的一些枯草枯枝都捡了。

    又用铲子把里面的骨灰盒挖出来,然后从怀里面掏出一个盒子,将那里面的骨灰倒了进去。

    这是给林景下葬的时候,她留下来的一点骨灰。

    林景总是害怕她妈妈孤单,现在好了,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生难同眠,那就死同穴吧。

    做完这一切,已经是半个多小时后的事情了,林惜站起身,看着那无字的碑牌,勾着唇笑了:“妈妈,我爱上了一个男人,我将他带回家了。”

    但是我不能爱他。

    将手插回口袋里面,林惜转身一步步地离开。

    风打过来,她眨了一下眼睛,眼泪落下来,一下子就被吹冷了。

    陆言深从床上起来,一旁的林惜已经不在了。

    外面的风很大,他眉头一皱,穿了鞋子下床,整个屋子静悄悄的,那个女人不知道去了哪儿。

    “林惜?”

    没有人应他。

    双眉一皱,陆言深换了衣服,洗漱完抬腿就走了出去。

    刚走出门,就碰到隔壁的一个男人。

    “陆先生,找林惜吗?”

    陆言深点了一下头:“她在哪儿?”

    男人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山:“她看她妈妈去了,林惜说厨房有——”

    男人话还没有说完,陆言深转身就顺着他指的方向走过去了。

    一路上都是静悄悄的,突然听到脚步声,林惜一抬头,看到那站在风中的男人,不禁一喜,直接跑了过去:“你怎么过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