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05 你倒是越来越大胆了

    陆言深伸手将她接住,她浑身都是冷的,他捉了一下她的手,指尖冷得跟冰一样。

    “完了?”

    林惜笑了一下:“完了,你怎么找过来了吗?吃早餐了吗?”

    “林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话这么多。”

    他挑了一下眉,虽然是说着嫌弃的话,可是眼底却是带着笑的。

    她弯了弯食指,在他牵着自己的手的掌心上划了一下:“陆总,我以前也没发现你居然还能居家。”

    他没接她的话,林惜也没有再说什么。

    林惜准备做午饭的时候才发现陆言深没吃包子,她笑了笑,却觉得眼睛是热的。

    大过年的,天刚黑,小孩子就拿着仙女棒在玩。

    乡下地方,烧不起几十块上百块的烟花,就只能玩几毛钱一根的仙女棒了。

    林惜家门前有个简陋的篮球场,这时候有人在打篮球,她跟陆言深站在边上看着两队人你争我抢的。

    手被人拉了一下,林惜怔了一下,低头发现有个小女孩,穿着红色的大棉袄,脸被风吹得红彤彤的,抬头看着她的一双眼睛又大又圆:“姐姐。”

    林惜弯着眼睛笑了一下:“小妹妹,怎么了?”

    “你玩吗?”

    她手上拿了五根仙女棒,抽了一根递到她的跟前。

    林惜愣了一下,伸手接过,抬手揉了揉小女孩的头:“谢谢。”

    小女孩视线一转,看着陆言深,但她没敢拉陆言深,只是开口叫着:“叔叔。”

    “叔叔!噗哈哈”

    林惜一下子就笑了出来了,小女孩见她笑,也跟着笑了。

    陆言深脸色一沉,看着林惜似笑非笑。

    林惜连忙收了笑,牵着小女孩走到一堆人中间,陪着她一起玩仙女棒。

    就十几厘米的仙女棒,噼里啪啦的没几下就放完了。

    小女孩伸手又抽了一根给林惜,林惜看着她那样子,脸上的笑容浅了点:“你等等姐姐。”

    说着,她转身小跑到不远处的小卖部,买了一堆的仙女棒回来,“来,给你。”

    “给我的吗?”

    小女孩显然是不敢相信,抬头看着她手却不敢伸。

    林惜笑着将仙女棒往她小手里面塞,“给你的。”

    “姐姐陪我玩吗?”

    小心翼翼的样子,林惜连说不都说不出口:“陪。”

    这小女孩就住在林惜家的对面,就一个泥砌的小房子,听说她爸爸前年在工地干活摔伤了腿,妈妈去年嫌她家太穷,跟人跑了。现在全家人就靠她爷爷奶奶,家里面捉襟见肘,就连过年的衣服也不是全新的。

    刚才她站在篮球场就看到这小女孩了,没人跟她玩,大家都说她是被妈妈抛弃的。

    都是小孩子,未必有多毒的心,只是童言无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也不知道刚才是多大的勇气,刚才才敢拉她的手。

    陆言深抬眼看过去,风很大,一群小孩子中,林惜这么一个大人站在那儿十分的突兀。

    她拿着烧着的仙女棒正围着小女孩转着,周围的小孩子都喜欢漂亮姐姐,顿时就围着她了。

    似乎注意到他的视线,林惜抬头看向他,无声地用口型说了两个字:叔叔。

    完了,没等对方有什么反应,她就挥着仙女棒自己笑了起来。

    林惜长得白,在一群红彤彤的小朋友中,跟个小仙女一样。

    嗯,装嫩的小仙女。

    陆言深看着她,目光微微一沉。

    夜色约浓,天越冷,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

    林惜把小女孩送回家之后,跑到陆言深的跟前,一边呵着气一边问:“陆总,不冷吗?”

    她系着红色的围巾,一张脸几乎全都被围巾包裹着,露出一双眼睛和半个鼻子。

    他抬手就将她的手拉下来,明明大家都是站在风中,可是陆言深的手就像是暖炉一样,会发暖的。

    她微微收紧了手,有些贪恋。

    “我们回去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回去,这会儿村里面已经没多少人在外面晃荡了。

    林惜转身关了门,回头直接从陆言深的身后抱了过去,手却直接伸进了他的口袋,然后歪着头看着他:“陆总,我能拿点钱吗?”她没带多少现金。

    都把人钱包拿出来了,还问人能不能拿点钱。

    陆言深走到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去,抬手对她招了一下。

    林惜连忙走过去,按着他的指示坐在他的大腿上。

    屋子里面是冷的,可是陆言深却是暖的。

    “一秒钟十块。”

    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一秒钟一——”

    说到一半,她就懂了。

    她把手上的钱包往自己口袋里面一塞,然后拿出手机找到计时表,抬手勾着陆言深:“行啊,来吧,陆总。”

    说着,按下计时,抬头就吻了上去。

    两分十七秒。

    一千三百七十块。

    林惜觉得自己是用命在要钱啊。

    时间还早,林惜烧了水,简单地洗了个澡。

    太冷了,她刚从洗澡房冲出来就将自己塞到被子里面,人还是抖擞的。

    水冷得太快了,就穿衣服那么几十秒都让人几乎发僵。

    陆言深洗得也快,回来的时候却没有她刚才那么狼狈。

    林惜看着他,掀开一角的被子拍着床:“陆总,快上来啊。”

    气温低,开口说话都是雾气。

    陆言深一进来,林惜就忍不住抱过去了,对着他的眼眸也还是不撒手:“陆总,你好暖。”

    说着,手直接就从他的衣摆顺了进去,一路往上。

    “林惜。”

    在她的手停在胸口时,陆言深终于忍不住,裹着被子翻身就将她压在了身下,一双黑眸看着她好像会发光的一样。

    林惜故作不知,挑着眉:“陆总?”

    他突然就笑了,“你倒是越来越大胆了。”

    她被他看得心头一烫,下意识想把手撤回来,他低头就吻了下来。

    窗外的风呼呼地作响,窗被吹得“噼里啪啦”的,木板床上的两个人热火朝天,林惜一手捉着被子一手勾着陆言深的脖子,被他颠得几乎快要疯了。

    “陆总——嗯——”

    陆言深哼了一声:“叔叔?”

    林惜听到他的话,这时候才明白过来这个男人居然在计较刚才在篮球场的事情。

    她不过是刚走了一下神,陆言深猛的一下,本来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林惜这会儿好了,完全奔溃了,死死地扣着他的肩膀,张嘴咬在他的肩头。

    好一会儿,陆言深才停了下来,她下巴低着他的肩膀,贴着他的耳侧有气无力地问着:“陆总,这个年过得特别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