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06 陆总要安慰一下我吗?

    她的声音沙沙的,那若有若无的气息一点点地钻进耳朵,陆言深觉得浑身都是痒的,他翻了个身睡在一侧,才哼着应道:“嗯。”

    林惜勾了一下唇,只是人已经没什么力气了,被窝里面正暖和,她眯着眼睛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她天没亮就起来了,看了看手机,才七点多一刻钟,整个村子里面还安静得跟没人一样。

    她把包子往锅里面一蒸,从自己的包包把这次带过来的现金全部都拿出来。她带的钱不多,乡下地方,林惜也没想到哪里有用钱的地方。

    昨天晚上从陆言深那儿坑来的一千三百七十块,林惜把那钱拿出来,数了数,发现有三千多。

    真是口是心非的陆总。

    一共凑了五千块,她推开门走出去。

    这大清早的,太阳没出来,冷得她整个人都是发抖的。

    但就是这么早,那小女孩的奶奶已经起床了,坐在屋里面编织着箩筐。

    门是虚掩着的,林惜微微一推就开了。

    “奶奶。”

    她叫了一声,对方连忙就站起来,用方言问她:“什么事,姑娘?”

    林惜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只好把盒子递给她:“我要走了,告诉妞妞,这是姐姐给她的,让她好好上学。”

    她不是圣母,只是刚好看到了,刚好手上有那么一点钱,所以就去做了。

    她能够做到的,也就是这些了,一个村子里面都是穷人,她帮一家帮不了第二家,只是昨晚妞妞拉着她手问她能不能一起玩的时候,她突然就想起了从前的自己。

    只是她比妞妞幸运多了,起码林景给了她一个好的生活环境。

    老奶奶人淳朴,也不打开,以为只是什么城市里面糖果,一个劲地说谢谢,还问林惜要不要一起吃早餐。

    林惜摇了摇头,说不用了,她锅里面蒸了包子。

    老奶奶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林惜没听清楚,只是见她转身,她多少猜到对方要给她什么。

    家徒四壁的房子,林惜哪里敢收老奶奶什么,叫了一句就走了。

    几步路,回去的时候一身的冷意。

    陆言深已经起来了,看到她从屋外面回来也不惊讶。

    林惜叫了他一声:“陆总,早安。”

    “嗯。”

    他哼了一下,转眼林惜就从厨房里面捧了包子出来。

    两个人吃了包子,林惜把被褥都收拾好,然后敲了隔壁王伯伯家,把被褥给了他们家。

    她会回来的,只是这一年回一次,被褥倒是浪费了。

    “姐姐。”

    林惜刚锁了门,妞妞就冲出来了,身上的衣服纽扣都没扣好,一看就是没刚醒过来。

    大概是昨天晚上接触过,妞妞胆子大了不少,跑过来直接就抱着林惜的大腿,抬头看着她,眼泪打在眼眶里面,看得人心头都是酸的:“姐姐要走了吗?”

    林惜弯下腰抱了她一下:“是啊,妞妞要听爷爷奶奶的话,知道吗?”

    妞妞眼睛一眨,眼泪就掉下来了,风很大,眼泪凝在脸上,小脸被吹得红扑扑的:“姐姐还会来看妞妞吗?”

    “会的,姐姐会回来的。”

    “真的吗?”

    “真的。”

    林惜没再看她,让妞妞回家,但妞妞不愿意回去,一直跟着他们到了村子口的汽车。

    林惜上了车,妞妞就站在车头前一直看着她。

    小小的一个人站在那儿,风吹得她好像随时都会倒,可是她就是不走。

    陆言深侧头看了一眼林惜,她脸上的笑容很淡,视线看着前面的那个小女孩,红唇抿成一条线。

    他眼眸微微一沉,没说话,倒着车上了路。

    “姐姐!你一定要回来看妞妞!”

    车子缓缓地启动,妞妞在身后追着,林惜看着后视镜,笑了一下,眼眶却是热的。

    慢慢的,小女孩的身影终于看不见了,她也没有收回视线。

    每一年,跟至亲告别的留守儿童何其多,她也不过是妞妞生命中一个简单的过客,她已经这么不舍了。

    林惜闭上了眼,想起许多年前,林景告诉她,妈妈不行了。

    她那时候还小,不知道妈妈不行了是什么意思,只是被林景抱着进了病房,手放在妈妈的手上。

    一开始她妈妈握着她的手,那么用力,可是最后,那力气一点点地消失了,她就那样,看着她妈妈一点点地闭上眼睛,留下最后一句话:惜惜,妈妈走了。

    八年前,林景也是这样告诉她:惜惜,爸爸走了。

    从此以后,她孑然一身,再无至亲。

    “哭了?”

    车子上了告诉,八点多,太阳一点点地升起来,车窗外全都是红艳艳的朝阳。

    林惜侧头看着正在开车的男人,笑了一下:“嗯,陆总要安慰一下我吗?”

    坦白得让人哭笑不得。

    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她是勾着唇笑的,只是一双眼睛是红的,脸上没有眼泪,圈在那眼眶里面,没有掉下来。

    他想起刚才那小女孩,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追着他们的车。

    “出息。”

    说得倒是嫌弃,却还不是空了一只手过去将人家的手握着。

    真是口是心非的陆总。

    林惜低头看了一眼握着自己的手,尾指微微一动,勾着他的手心。

    陆言深手紧了紧,摁着她的手背:“小动作少点。”

    “陆总不喜欢吗?”

    她挑着眉,那刚刚朝阳的红光照在她的脸上,莫名的让人心头也跟着欢喜。

    他没回她,抽回了自己的手,搭在方向盘上。

    林惜也不在意,侧过身看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景致:“我妈妈当年离开的时候跟我说,惜惜,妈妈走了;我爸爸当年离开的时候,也是这样跟我说的,惜惜,爸爸走了。以前我总是不明白,为什么她们要告诉我呢,现在我明白了,因为她们在告别,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陆言深没有开口,她也不管,自顾自地说下去:“我以前也像妞妞那样哭着让妈妈别走的,可是她最后还是走了。你看,人总是这样的,你越想留住的,越是留不住。”

    说着,她突然就笑了,转头看着他:“陆总,你好像手机好像已经没电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