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08 林惜,你想去国外吗?

    林惜头一偏,躲开了他的吻,侧过头看着那一双黑眸,倒是一点儿都步怯:“我饿了陆总。”

    他松了手,她连忙从他的怀里面出来,跳下床去浴室洗了一把脸。

    已经不早了,这个时候做饭估计要把人饿惨。陆言深一个电话就解决了,不到半个小时,门铃就被按响了。

    林惜是真的饿了,陆言深还在接电话,她就已经将饭菜都摆好了,然后坐在饭桌前等着。

    陆言深听着丁源汇报着两个月前刚开始的项目进展,视线落在不远处的林惜身上,直接走过去,敲了敲桌面:“你先吃。”

    正在低头刷着手机的林惜抬头看着对面的男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

    那边的丁源也是怔了一下,谁都知道陆言深在汇报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断,自己也从来都不会突然之间开口中断。如今突然一句“你先吃”,着实让他有些吃惊。

    陆总你一心两用啊。

    林惜看着拿着手机站在窗前的男人,眉头微微一挑,进厨房把一半的饭菜留了起来。

    白天睡得有点多,晚上到了十一点多了,林惜还睡不着。

    陆言深在书房里面,她翻出打了三分之二的毛衣继续。

    “织毛衣?”

    她一心全放在那毛衣身上了,陆言深什么时候走进来的都没有发现。

    听到头顶传来他的声音,林惜手微微一顿,不动声色地将毛衣放回去袋子里面,“陆总忙完了?”

    “嗯。”

    他看了一眼那装毛衣的袋子,眼眸动了动,转身拿了衣服进了浴室。

    林惜本来是想给陆言深一个惊喜的,所以她也不说那毛衣是织给谁的。

    当着他面织,多少有些心虚,就把袋子塞回去衣柜里面,拿了手机玩游戏。

    明天林惜也要上班,春节放假十天,前五后五,过两天她还有一个班,带完那个班,她的寒假班才算是结束。

    “还不睡?”

    陆言深走过来,身上是和她一模一样的沐浴露香味,林惜指尖微微一偏,游戏直接就输了。

    她也不恼,将手机放到一旁,抬头看着擦着头发的男人:“白天睡得有点多。”

    林惜发誓,她真的是没有别的意思。

    但是看到陆言深眼眸里面的深意时,她就后悔了,笑了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画蛇添足地说了一句:“我在床上躺着,很快就睡着了。”

    说完之后,她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陆言深转身看着她,也不说话。

    林惜没回头,但是身后那个男人的视线太过直接明显了,她被盯得浑身都是烫的。

    拉过被子将自己裹着,闭上眼睛开始假装自己睡着了。

    床垫很软,跟几天前的木板床全然不同。

    身侧陷下去的时候,林惜就知道陆言深上来了。

    她捉着被子的手紧了紧,那炽热的胸膛直接就靠着她的后背贴了上来。

    陆言深开始吻她,带着前几天没有的焦躁,林惜感觉到了。

    忍了几秒,她终于忍不住了,翻了个身,勾着他的脖子开始回吻。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房间里面的气氛一点点地热了起来。

    林惜能够感觉到陆言深今天晚上的焦躁,很明显,她怎么都安抚不了。

    那吻开始往下,林惜下意识地仰着头,方便他吻自己,结果脖子上一疼,她忍不住抽了口气,抬头看着陆言深:“陆总?”

    她睁着眼,有些茫然,又有些埋怨。

    陆言深抬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抬手直接就将她的衣服扒了下来,那吻就好像啃噬一样。

    林惜下意识地想逃,他突然就拉起她的腿,另外一只手将自己身上的睡衣一松,直接就进入。

    “嗯——”

    太快了,林惜被撑得有点不舒服,捉着他的手臂掐着。

    他附身吻她的唇,声音又低又沉:“林惜,你想去国外吗?”

    意乱情迷一下子就被打散了,林惜睁着眼直直地看着他,体内的汹涌澎湃四处乱撞,她整个人却从未有过的清醒。

    他也看着她,身下的动作一下比一下重,仿佛在无声地逼着她开口妥协。

    她咬着唇,看着他突然之间就笑了:“陆总,我是个很恋旧的人。”

    很恋旧,所以不会离开自己熟悉的地方。

    她说着,不容他开口,勾着他的脖子主动吻了上去。

    接下来谁都没有开口说些什么,陆言深的动作一次比一次狠,林惜也没有忍着,掐着他、咬着他,一声比一声要大,跟钩子一样,心都要被她勾走了。

    深夜。

    林惜睁开眼,不用摸都知道陆言深不在床上。

    她看了一会儿天花板,抬腿走到小阶梯旁,陆言深正在沙发上,手里面夹了一根烟,那一点火星在黑暗中十分的明显。

    她没走过去,靠在身旁的隔墙静静地看着他。

    过了几分钟,陆言深才动了动,将手上烧完的香烟按灭,又从烟盒里面抽了一根。

    “叮”

    打火机上冒着紫蓝色的火花,映得他那一张冷硬的脸有些阴戾。

    林惜抿了抿唇,转身回到了床上。

    她不知道陆言深过年离开的那两天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差不多时候结束了。

    挺好,不过一年半的时间,比她想象的要快一点。

    当初不甘不愿,如今终于要结束了,她终于要自由了。

    可是为什么,心口却会疼呢?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陆言深已经离开了,他要去公司的时候向来都走得比较早。

    从前她都已经习惯了,可是今天醒过来,林惜看着一侧空荡荡的床,觉得自己的心也有些空。

    没时间想那么多,她得起床去琴行了。

    年假之后松散了两天,林惜就得进入一周上五天班的紧凑中了。

    那一天之后,林惜半个月的时间没有见过陆言深,也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就连丁源,都没有再联系过她。

    再得到陆言深的消息,是一封匿名的邮件,里面是陆言深和一个女的照片,以及一些陆言深最新的一则新闻:林小姐危机!达思总裁陆言深与妙龄女郎在法国巴黎深夜开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