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09 这林惜是要翻天了

    林惜看着电脑上的照片,勾唇冷笑了一下,直接就把邮件给删了。

    发邮件的人看来是没搞懂她和陆言深的关系,她至今都还记得自己上一次没控制自己的情绪,跟陆言深闹了一场,结果他当场就警告她了。

    虽然他没有做些什么,可是光是冷下来的脸色,也足够让她明白,有些事情,你可以去拿乔,有些事情,你没有资格。

    她很清楚自己和陆言深的关系,所以一直很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她很清醒,只是控制不了自己。

    已经两点多了,林惜还是睡不着。

    不得不说,发邮件的那个人不管是什么目的,对方已经成功地影响到她了。

    起码她现在的心情,就好像是有几千只蚂蚁在心口上爬着,不得安宁。

    三月三。

    并不是一个什么好日子,就是今天,她失去了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一个至亲。

    琴行的寒假班已经结束了,她恢复了从前的教学量,有点闲。

    陆言深没有露面的第二十三天,林惜在想,再有一个星期,她是不是应该识趣一点,自己收拾东西离开了?

    三月初的A市还冷得很,她穿了一件深蓝色的毛呢大衣,手上捧了一束百合,走进了清冷寂静的墓园。

    她当初问过林景,要不要把他和她妈妈葬在一起,林景说不用了,他想在这里,看着她。

    这是一个父亲,用最后的能力给她心安和归属了。

    陆言深问她想不想去国外?

    她的父亲为了守着她一个人在这里孤零零的,她怎么可能远走他乡。

    他从来都没有给过她任何的承诺,却想她抛下一切去国外?

    别天真了,这个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傻的人。

    她不傻,所以她拒绝了。

    墓碑上的男人风华正茂,三十岁时留下的照片,林惜看着林景,突然就笑了,弯下腰坐了下去,抬手摸了摸那照片,“爸爸,我会一直在这里,好好活着的。”

    达思二十六层会议室。

    一干高层看着那默不作声的陆言深,谁都不敢开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陆言深冷厉的声音:“散会。”

    没有人敢留下来,这几天陆言深周身的冷能将人冻死,除非必要,根本没有人找陆言深。

    丁源看着不到两分钟就只剩下陆言深和自己的会议室,觉得有些头疼,想到陆言深的行程,他还是上前叫了他一声:“陆总,待会儿丰恒的顾总……”

    陆言深抬头看着丁源,直接开口打断了他的话:“丁源,我多久没去公寓了?”

    话题转得有点快,丁源愣了一下,才开口:“二十三天,陆总。”

    丁源话音刚落,陆言深的脸色直接就沉了下来:“林惜联系过你?”

    “没有。”

    丁源作为陆言深的秘书,自然知道这些天陆言深情绪变化的原因,但是他也不敢说些什么,只能默默地承受着。

    倒是出息,二十三天,一个电话都没有。

    陆言深勾了一下唇,却没有半分的笑意:“上次的新闻处理好了?”

    “第二天已经让各大媒体撤回去了,现在搜索关键词已经屏蔽了。”

    陆言深没说话,伸手拿了盒香烟出来,抖了抖,取了一根放在嘴里面。

    丁源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二十分钟,丰恒的顾总就要过来了。

    他有些急,陆言深这态度到底是见人呢,还是不见人呢?

    但是陆言深不说话,他也不敢说些什么。

    一根烟的时间,不多不少,刚好七分钟。

    陆言深将烟掐灭,抬头直接看向丁源:“林惜今天要上课吗?”

    丁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很快就摇头:“不用,但是——”

    听到他的话,陆言深眉头折了一下:“可是什么?”

    “今天是林小姐父亲的忌日。”

    丁源其实今天早上想提醒陆言深了,可是这段时间陆言深都没有提过去公寓,也没有问过林惜。更何况前段时间,才出了陆言深跟其他女人在法国深夜进酒店的事情。

    开不开房他不知道,也不敢问,但是有这么一个女人是真的。

    所以他对林惜的存在,也是疑惑,就一直没说。

    陆言深眉头一皱,拿过椅子后面搭着的外套直接起身:“安排赵经理接待顾总,下午的会议你把会议内容整理给我,我出去一趟,今天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给我打电话。”

    二十三天,这林惜是要翻天了。

    林惜坐了许久,才发现突然之间飘雨了。

    这么低的温度下雨,这是要人命的。

    她动了动,发现自己的脚有些僵硬,刚想站起来,差点儿就摔倒了。

    这个时候墓园里面没什么人,她要是摔倒了,估计冷死在这儿都没有人看到。

    想了想,她只好坐在那儿等僵硬的双腿恢复血液的流通。

    雨下得不大,但是那雨丝夹着风飘过来,跟刀子一样,林惜把围巾又卷了一圈,一边抖着双腿一边把手插进衣兜里面去。

    “坐在那儿干什么?”

    听到陆言深的声音时,林惜还以为是自己被冷得出现错觉了,一抬头就看到撑着伞一步步走过来的陆言深。

    她愣了一下,有些惊喜地笑了起来:“陆总,你怎么过来了?”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刚哭过,脸上的泪痕十分的明显,眼睛有些肿,没化妆,人看起来有些憔悴,可是她仿佛不知道一样,若无其事地笑着。

    笑得他有些烦躁。

    他停在她身前的两米处,低头直直地看着她:“还不快起来。”

    林惜笑容僵了僵,连忙站了起来,抬腿走到他的跟前,抬头看着他:“陆总。”

    陆言深嗤了一下,脸色比这时候的天气还要冷,转身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往外走。

    林惜愣了一下,看着他黑色的背影,半响才反应过来抬腿追上去。

    一路上,陆言深都没有说一句话。

    他很久没有这样了,默不作声,只有一脸的冷色。

    林惜有些忐忑,一路上也不敢说话。

    开了门,林惜转身刚想问陆言深要不要喝姜汤,他抬手就将她压在墙上:“林惜,你是不是要翻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