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10 我挺想你的

    他低头直直地看着她眼眸里面的戾气十分的重,林惜只觉得心头一颤,想笑,却笑不出来。

    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这样压迫又强势的眼神看她了,如今再一次见到,林惜发现陆言深就是陆言深,他没变,变的人是她。

    她想要更多了,所以越来越放肆了。

    如果是往常,她这个时候已经乖巧地说软话顺他的气了。

    可是今天她的心情本来就很不好,林景的忌日,再加上他莫名其妙晾了她将近一个月。

    哪一件事情拿出来,都能把她勾起来的嘴角压下去。

    她不说话,只有一双杏眸抬头看着他。

    陆言深突然就想起了两个人刚在一起的那时候的林惜,心里面好像突然之间被人放了一把火,一点点地烧了起来。

    他低头就吻了下去,带着自己都不自知的怒火。

    林惜一开始还没有回应的,可是他的吻太强势了,就好像是那突如其来的暴风雨一样,谁都躲不过。

    她捉着他的衣摆,开始一点点地松软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言深张嘴在她的下唇瓣狠狠地咬了一下,是真的咬,破了口子的下唇瓣,鲜血一下子就弥漫开来了。

    她微微吃痛,忍不住皱了一下眉,抬头看着他:“陆总。”

    陆言深冷哼了一下,微微一弯腰,抬手就将她抱了起来,几步走到沙发那儿,将她一扔。

    将自己身上的外套一脱,他直接就压了下去,手扯着她的衣服,撕裂的声音混着两个人的呼吸声。

    林惜怔怔地看着在自己身上暴怒的男人,眼睛一眨,终于还是忍不住抬手抱住了他:“陆言深,今天是我爸爸的忌日。”

    她的外套刚才进门的时候就被他脱掉了,身上的毛衣也被他刚才拉扯掉了,身上就伸了一件打底的内衫,那柔软的曲线贴在他的胸口,声音柔柔软软的。

    她叫他陆言深。

    可怜兮兮的,就好像有什么往他的心口上敲了一下,闷不做声的,却偏偏让人疼。

    陆言深的动作不禁就停了下来,低头看了她一眼,才发现她哭了。

    眼泪直吧啦地从眼角流下来,滴落在他的手臂上。

    烫人的很。

    他闷哼了一声,抱着她坐了起来,低头看着她一双发红的眼睛,不知道怎么的就笑了:“林惜,你就这点儿出息?”

    陆总有点没良心。

    她眼皮微微一撩,抬眼看着他,没应话,只是勾着他的脖子靠在他的胸口上,闭着眼睛,没眼泪了,全不汹涌澎湃都被她忍住了。

    陆言深说得没错,她就是这点出息。

    都这么大个人了,还是轻易就哭出来。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林惜好多天都睡不好,如今抱着陆言深,好像突然之间连困意都来得快很多。

    不知不觉她就睡着了,身上的衣服被陆言深扒得差不多,人睡着了觉得冷,下意识地往林惜的身上靠过去。

    一直闭着眼睛假寐的陆言深见怀里的人一动,睁开眼正想问她待会儿想吃什么,结果一低头,发现林惜睡着了。

    她身上衣服少,人像个怕能的小猫儿一样往他的怀里面缩着,让人心尖儿都泛软了。

    林惜皮肤白,这些天睡不好,眼底的黑眼圈一天比一天严重。

    他低头一眼就看到那黑眼圈了,还有脸上干了的眼泪。

    没化妆的一张脸,白白净净的,那被他咬过的唇瓣渗出来的血丝沾着,越发地显得她一张脸有些苍白。

    他动了动,双手从林惜的身下穿过,将人抱起来往卧室里面走。

    只是到床上的时候,她勾在他脖子上紧得很,陆言深伸手拉了一下,她皱了一下眉,就是不撒手。

    他看着,不禁就笑了:“还是睡着的时候乖点。”

    房间里面的窗帘都拉上了,光线不好,有些阴暗。

    他看了一会儿身下不愿撒手的林惜,低头沿着她眼睛亲了一会儿,抬手拉了一下她的手。

    没拉动,倒是林惜嘴唇动了动,哼唧了一下:“陆总,我困。”

    还知道自己在他怀里呢。

    陆言深勾了一下唇,没再拉她。

    外面下着雨,林惜睡得跟猪一样,他看了几秒钟,最后也翻身上了床。

    “明天约一下丰恒的顾总,我去一趟丰恒。”

    林惜醒来的时候就听到陆言深站在不远处的落地窗前讲话,他背对着她,一只手插在口袋里面,身上穿着灰色的家居服,被昏黄的灯光映着,她有些怔忪,分不清楚是梦里面还是现实里。

    窗帘已经被拉开了,窗外的天色就好像是泼墨一样的黑。

    林惜看了一会儿时间,才发现自己居然睡了三个多小时。

    她下了床进了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陆言深已经挂了电话了,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深不可测:“林惜。”

    她抬头对上他的视线,喉咙有些紧,估计是在墓园那儿冷到了,有点儿感冒。

    她哼着应了一声:“陆总?”

    陆言深将抬腿将手上的手机网床头柜上一放,走到她一侧的床边坐了下去,抬手就将她拉了过去。

    她被他扣着侧坐他的腿上,他一低头,气息全打在她的脸上。

    林惜有些痒,受不了,忍不住转了转头,笑了一下,伸手挡着:“陆总——”

    “算算账。”

    他视线动都没动,伸手将她的手拉了下来,就这么看着她。

    林惜被他看得心头莫名的有些虚,但也不太明白他的意思:“算什么账?”

    他冷嗤了一声:“你的手机是拿来摆设的吗?”

    她还是不明白他的意思,下意识地就开口反驳:“手机不是拿来打电话的吗?”

    还指望她做什么?

    “你倒是知道要来打电话的。”

    他捉着她右手的手突然之间在她的手指上用力掐了一下,林惜吃痛,抽了口气,愣了愣,突然反应过来他意思,不禁挑了一下眉,开口叫着他:“陆总。”

    “嗯?”

    他脸色有些冷,说是要算账,可是抱着她哪里有算账的意思。

    她看着他,心头都是热的,抬头直接吻了上去:“我挺想你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