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12 我从来都不赌女人

    李志铭这话一出,除了陆言深,在场的其他男人的脸上都显然是一副看戏的兴趣。

    “李总,你这是要把人家换掉吗?”

    李志铭身边的女伴赵嫣然故作生气地打了李志铭一下,视线却是不时飘到陆言深的身上。

    别人的心思赵嫣然不知道,要真的到时候换女伴了,不管是换到邓瑞生身边,或者是陆言深身边,都是她挣了。

    特别是陆言深,谁不知道陆言深身边从来都没有一个女人,一年多前突然冒出来了一个林惜,虽然私底下的人都在编排林惜,可是事实上,哪一个不是想去巴结林惜的。

    只是林惜的生活极其单调,也没什么朋友,圈子里面的人没有一个人敢下手的。

    许益没说话,视线往陆言深的身上一打,眼尾扫过林惜。

    邓瑞生似笑非笑的,表面上不在意,可是视线却一直落在林惜的身上:“这个主意不错。”

    好看的女人多了去了,在场带出来的那个女的不是身材爆好、模样顶好的?只是男人都有点劣根性,你说陆言深这么多年孤家寡人的,身边突然有了一个林惜。

    好奇、猎艳。

    不说今天最后女伴会不会真的换,其实也就是想试试这个林惜在陆言深的心里面的地位。

    林惜听到这话,脸色有些僵。

    她下意识地看向陆言深,他坐在那儿,不动声色的,捏着她的手连节奏都没有变,只是在桌面上敲着的动作停了下来。

    邓瑞生表态了,其他的两个男的也表态了。

    整个包厢就等着陆言深和许益表态,许益坐在那儿,神情慵懒。

    有将近两秒钟的沉默,陆言深才开口:“李总,我从来都不赌女人。”

    他说得不紧不慢,可是一张脸凉薄冷冽,短短的一句话,却已经将他的立场表达出来了。

    枪打出头鸟。

    李志铭被看得脸色有点僵,讪讪地笑了一下:“陆总说得是,我也就是提一下建议。”

    偏偏陆言深没说完,李志铭的话音刚落,他那没说完的半句话凉淡地被他吐了出来:“不过李总的建议也有可取之处的,比如赌人。”

    “赌人”这么两个字,被他说得没有半分的波澜起伏,却又让人有泰山压顶的气势。

    谁都能察觉出来,陆言深怒了,这个时候更没有人敢上前触霉头。

    但是许益不一样,他挑了个笑,飘飘忽忽地看着陆言深:“我倒觉得陆总这个提议不错,就是不知道怎么赌。”

    林惜看了一眼许益,却不想对上对方的眼眸,对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她抿了抿唇,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

    许益挑了一下眉角,只觉得这个林惜有点意思。

    陆言深侧头看了许益一眼,薄唇微动,一字一句地说道:“一局一根手指。”

    邓瑞生脸色变了变,娱乐这个东西,乐了就好了,见血了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再说了,他身份敏感,要真的闹出什么事情,他爸也不好过。

    本来今天邓瑞生就是借着达思一个项目让陆言深来的,他虽然是小小地威胁了一下,但也没想过真的得罪陆言深。

    陆言深这话一出,他就知道玩得有点过了,连忙开口:“陆总开玩笑的,你们也能当真?”

    李志铭能跟着邓瑞生,自然是他能跟得上邓瑞生的想法,现在听到邓瑞生这么一说,他自然是要应和的:“陆总真是幽默,我们玩牌吧,玩牌吧,小赌怡情小赌怡情。”

    风头变了,其他人自然也改口:“对对对,我们就喝酒好了,输了的人喝酒就好了。”

    赌钱自然是不会的,A市最财大气粗的两个男人都在这包厢里面了,要真的玩钱,多少有点儿俗气。

    林惜看着这包厢气氛在几分钟内变了又变,不禁低头勾了一下唇角。

    这时候手心却被陆言深微微一勾,她愣了一下,抬头看向陆言深,对方却依旧面无表情地坐在那儿。

    陆言深牌技好,玩了几局,一杯酒都没喝到。

    他坐了半个小时,就起身要离开了。

    刚才那么一件事情,哪里有人敢开口说些什么,就连组局的邓瑞生也是起身送人。

    “陆总。”

    两个人刚走出包厢没多久,身后传来了许益的声音。

    许益的女伴站在他身边,脸上带着几分小心翼翼,仿佛供着一尊大佛一样。

    他的视线打过来的时候,林惜的步伐微微往后退了一步。

    “许总。”

    男人的声音不冷不淡,身体微微向前,挡开了许益的视线。

    许益也不在意,笑了一下:“之前跟陆总说的事情,不知道陆总考虑得怎么样?”

    许益的话刚落,林惜感觉到身侧男人的气息骤冷下来。

    她眉头微微皱了皱,下意识地看向许益,许益脸上的表情不变,仿佛没注意到陆言深的变化一般。

    僵持了两秒钟,陆言深勾了一下唇,黑眸里面却没有半分的笑意:“许总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

    许益眼底的笑容渐深:“我明白了,不妨碍陆总了。”

    陆言深没再说话,牵着她转身就往前面走。

    林惜抬头看了一眼陆言深,他抿着唇,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林惜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隐忍的怒气。

    她抿了一下唇,没有开口,只是紧了紧被对方牵着的手。

    “许总?”

    许益身边的女伴叫了他一下,他似笑非笑地勾了一下唇,也抬腿离开。

    陆言深和许益一走,邓瑞生的局也散了。

    邓瑞生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伴,抽回手,起身出门打了个电话。

    童嘉琳看到邓瑞生的来电,眉头皱了一下,“邓公子?”

    邓瑞生邪笑了一下:“童小姐好像并不怎么想接我的电话。”

    “邓公子误会了,我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怎么会不想接你的电话。”

    邓瑞生点了一根烟,抽了两口吐出来,才开口:“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做了。”

    “他什么反应?”

    “什么反应?”邓瑞生嗤笑了一下:“童小姐确定不考虑一下我?”

    童嘉琳的脸色顿时就沉下来了:“不早了,我要睡了,有什么事改天再说。”

    说着,直接就将电话挂了。

    邓瑞生看着通话结束的手机,扯了一把衣领,“童嘉琳,早晚有一天你要求着我上你!”

    一路上,陆言深都没说话,刚回答公寓里面,林惜就被他的吻吻得几乎窒息。

    她一边喘着气,一边试探性地叫了一下他:“陆总?”

    “林惜,你倒是挺招人的。”陆言深抬头看着她,黑眸里面的凛冽让她心头一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