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13 几天是几天啊

    这话没头没尾,林惜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刚才许益的话。

    但是现在的陆言深,她显然是不能问些什么的。

    林惜还没有反应过来,裤头已经被他扯了下来,褪到小腿,陆言深直接将她翻了个身,压着她的小腹让她对着自己,稍稍一提,直接就进去了。

    “嗯——”

    还是有点不适应,林惜被挤得有些疼,忍不住哼了一声。

    陆言深从背后贴着她开始吻她,身下的动作缓缓地动了起来。

    林惜抽了口气,表情有些痛苦:“陆总——”

    他低头看着她,视线是林惜紧皱的眉头,身下的动作停了一下,张嘴咬住了她的耳垂,一点点地勾着她。

    缓了一下,林惜没那么难受了,她仰着头,承受着他的吻,呼吸慢慢地急了起来。

    觉察到她的变化,陆言深刚缓下来的动作开始快了起来。

    缓过来之后,是灭顶的汹涌压过来。

    林惜张着嘴,细细碎碎的声音叫出来,男人哼了一声,动作越发的重。

    一次过来,林惜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后的男人还压着她,前面是一堵墙,后面是男人滚烫的胸膛,还有里面一下下地呼吸声。

    她一点点地恢复过来,眯着眼睛叫了一下陆言深:“陆总。”

    动情之后的声音,喑哑得会勾人。

    陆言深发作之后,现在的心情平复了下来,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嗯?”

    他一边说着一边退了出来。

    骤然的空虚,林惜眉头皱了一下,陆言深将她翻了个身。

    她习惯性地抬手过去勾着他的脖子,贴着他的唇角不轻不重地吻着:“你这是把气往我的身上撒了?”

    他从前说过的话,她如今还给他。

    真是记仇。

    陆言深勾了一下唇,他拉起她的右腿,林惜得意,紧紧地勾着他的腰身。

    他微微往外拉开了一点,找准位置,又一次进去。

    林惜颤了一下,扣在他肩膀上的手不禁紧了一下。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上来。”

    她愣了愣,反应过来,双手抱紧他,借着他的力气,整个人挂在了他的身上。

    陆言深托着她,往屋里面走,林惜被他这样一步步的动作磨得几乎疯了。

    偏偏他的目标还不是那沙发,而是二楼的主卧。

    上楼梯的时候,林惜忍不住哼了一声:“陆总——”

    他低头看着她,声音有些沉:“想要?”

    她抬着头,一双眼睛好像浸了水一样,润泽光亮。

    这么长时间了,林惜在陆言深的面前的脸皮显然已经不像从前那边了。

    他这样在她里面,抬腿上楼梯的时候,一下一下的,林惜觉得自己真的疯的。

    现在还被他这么一问,她就知道是故意的。

    “想要。”

    捉着他的肩膀,说完,直接一口咬在了肩头。

    那上面还有她前些天的牙齿印,林惜向来都不会顾忌什么的,奔溃的时候最喜欢就是咬陆言深的肩头。

    陆言深也不觉得有什么,久而久之,那肩头上的牙齿印,但凡两个人一周能见两次面的,就不会消掉。

    他不给她痛快,林惜也不给他痛快,忍了两下之后,干脆抬头顺着他的颈线吻了上去。

    一点点的,最后停在那凸起的喉结,一下下的,流连不已。

    还有两部阶梯,陆言深却突然停了下来,脸色紧紧的绷着,一双黑眸直直地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林惜,你这是想死。”

    林惜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他一眼,下一秒,就被陆言深大步抱着压在了床上。 他刚压下来,就是大举的进攻,林惜气都没法喘。

    林惜没想死,可是陆言深倒是把她折腾得几乎想死。

    “陆总,我不要了,陆总——”

    细细软软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出来,男人厚重的声音紧接而来:“不是说想要吗?”

    压根就不给她拒绝的余地。

    林惜是晕过去的。

    床头上的手机不断地响着铃声,陆言深睁开眼,一旁的林惜闭着眼睛,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一样。

    昨天晚上做了整整五次,林惜最后直接晕过去了,事后都是他收拾的。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伸手摸了手机,下床走了出去:“什么事?”

    已经十点了,早上的天亮得很。

    陆言深中午约了茂业的方总吃饭,早上却没有来公司,丁源才打这通电话的。

    听到陆言深的声音,他琢磨了一下才开口,“陆总,您十一点半和茂业方总有个饭局。”

    陆言深抬头揉了一下太阳穴:“我知道了。”

    话落,他直接把电话挂了,他也是第一次睡到都快把正事给忘了。

    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还没醒,陆言深低头笑了一下。

    林惜是被饿醒的,睁开眼睛陆言深已经不在房间里面了,她摸到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十一点半。

    昨晚真的是疯了,她后面一直求饶,陆言深都不松手。

    林惜刚想叫外面,门铃就响了,是送吃的过来的。

    也算陆总有点良心,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折腾过分了。

    晚上林惜正在做饭的时候,陆言深打了一个电话进来。

    接到陆言深的电话的时候,林惜还以为自己眼花,直到真的听到男人的声音,她才关了火,走出厨房:“陆总?”

    “嗯,吃饭了?”

    她站在落地窗前,应了一声:“嗯。”

    “C市有个项目,我过去几天。”

    陆言深的话让她一怔,林惜看着跟前的落地窗,外面还下着雨,她呵着气,窗上一下子就打了雾气,抬手忍不住一边胡乱地画着一边应着:“几天是几天啊,陆总?”

    她勾着唇笑,就连声音都是上扬的。

    “四天。”

    挂了电话,林惜才意识到什么。

    陆总居然给她打电话了,这倒是件神奇的事情。

    陆言深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放晴了,但是三月中旬的A市还是冷的,大半夜他从外面回来,身上的外套脱了,直接将她从床上捞起来,一身的冷气,林惜一下子就醒了。

    揉了一下眼睛:“陆总?”

    他低头咬了一下她的唇瓣:“帮我煮碗面。”

    说着,他松了手,人就往浴室里面走了。

    林惜坐在床上,半响才接受,陆言深大半夜把她弄醒,就是让她给他做碗面的事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