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15 陆总,给个面子行不行

    陆言深的脸色阴戾恐怖,那说话的人被他吓得脸色当场就白了,在开口的时候话都说不利索了:“掉,掉泳池里面了,但,但是已经有人……”

    那人还没有说完,陆知行人已经转身走出去了。

    邓瑞生脸色也是一紧,连忙跟着出去了。

    林惜被人拉住的时候,她根本就顾不上是谁,直接就伸手就紧紧地捉着对方,捉住最后一根的救命稻草。

    许益被她缠着,叫了好几次,林惜都没有松手,他只能咬着牙将人弄上岸。 他刚游到岸边,陆言深已经站在岸边,附身伸手,一双黑眸直直地看着他:“把林惜给我。”

    连称呼都没有了,可想而知陆总现在多气。

    许益挑了一下眉,倒是没有和他争,托着林惜就递给了他。

    陆言深直接就将林惜抱着放在地上让她躺平,那个向来连眼神都不会轻易给人的男人,现在正跪在地面上,不断地给林惜做心脏复苏。

    邓瑞生冲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情景,已经过去几秒了,林惜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他看着陆言深那张脸,最后还是抿着唇没有上前。

    许益站在一旁,视线也是直直地落在那躺在地上的林惜身上。

    “呕——”

    就在大家都紧紧揪着的时候,林惜终于醒了,吐了一大口的水。

    林惜一睁开眼就看到陆言深,刚才几乎丧命的恐惧人让她现在前所未有的脆弱,抬手直接就抱着陆言深:“陆言深。”

    猫哼一样的,挠着人的心。

    周围的人都抽了一口气,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女人敢这样对着陆言深撒娇说话的。

    可是那个一向冷得一个眼神就让人退缩的男人,没有想象中的怒气,只是弯腰将人抱了起来。

    林惜下意识地往陆言深的怀里面蹭了一下,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走到许益跟前,似笑非笑地挑了一下眉:“林惜不懂事,今晚谢谢许总了。”

    刚才可不是这样说话的。

    许益勾着唇笑了一下:“无妨,我很荣幸救林小姐的人是我。”诛

    他话音刚落,陆言深的脸色顿时就阴了下来了。

    许益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大:“天气冷,陆总还是带林小姐去换衣服吧。”

    林惜听到陆言深的话,知道救人的是许益,但她没说话,只是抱着陆言深的手紧了紧。

    感觉到怀里面的人小动作,陆言深扯了一下嘴角,“多谢许总费心了。”

    两个男人之间不动声色的较量,在场的人都能感觉得一清二楚,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说些什么的。

    毕竟不管是陆言深还是许益,都不是个好惹的主。

    听说林惜落水了,邓奇峰早就已经备好房间和衣服了。

    陆言深抱着她跟着人往房间去,这天气确实是冷,大晚上的落水。

    衣服送过来的同时还有两碗姜汤,林惜拿着衣服进去换了,出来的时候陆言深也换了一身衣服。

    她知道他向来都喜欢整洁的,刚才抱着她的时候,她身上的水在他的身上蹭了不少。

    林惜走过去端起姜汤喝了,见陆言深坐在那儿,丝毫没有要喝姜汤的意思。

    她挑了一下眉,端着另外一碗姜汤走过去:“陆总,不喝吗?”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就吐了两个字:“不喝。”

    她笑了一下,也不在意他的冷淡,张开腿岔开坐在他的身上,张嘴喝了一大口姜汤,然后将碗放好,抬手勾着他的脖子直接就吻了上去。

    陆言深猜到她的意图,低头看着她,牙关不开,禁欲得完全不像前些天不管她怎么求饶都不放的男人。

    林惜有些挫败地把嘴里面的姜汤咽了下去,看着他有些哀怨:“陆总,给个面子行不行?”

    他抬头看着她,眉头动了一下,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

    陆言深一直在室内,外套脱了,刚才抱着她的时候穿着的是薄衬衫,她一身的水,他自然也被连带湿了不少。

    虽然说陆总的身体向来都是棒棒哒,但是谁知道呢,林惜觉得还是以防万一好。

    但是这个陆总显然有点傲娇,怎么哄都不愿意喝。

    她看了他一会儿,咬了咬牙,又含了一口姜汤,颇有几分跟他斗气的意思,勾着他的脖子又一次吻了上去。

    这一次陆言深没有再紧闭着牙关了,手一扣,抬手将她摁到怀里面,反守为攻,低头就吻了下去。

    长舌一扫,林惜嘴里面的姜汤悉数落到他的嘴里面。

    被松开的时候,她气都有点喘不过来。

    记挂着桌面上的那一碗姜汤,林惜缓了一会儿,抬头看着他:“陆总,就剩那么几口了,喝了呗?”

    她说着,弯腰将身后的那一碗姜汤端了过来。

    陆言深看了一眼,嘴角动了一下,显然嫌弃的。

    林惜当没看到,把那碗移到他的唇边:“陆总?”

    陆言深最后还是把那碗姜汤给喝了,两个人收拾了一下就出去了。

    “陆总,林小姐。”

    刚出门,邓奇峰就站在楼梯口。

    林惜看了一眼陆言深,没说话。

    陆言深牵着她走过去:“邓老。”

    邓奇峰摸不准陆言深现在的想法,只好采取保守的策略,先认错:“林小姐,实在是对不起,思思她实在是太调皮了,我们也知道,是她把你推下去的。”

    倒是没有推卸责任,但是要怎么办,也不是林惜说了算的。

    她看了一眼陆言深,见他没说话,她才开口:“没什么的邓老,我没什么大碍。”

    话是这么说,但是如果刚才不是许益的话,她现在估计就不能够站在这儿了。

    陆言深看了侧头看了她一眼,终于开口:“她没什么大碍,邓老不必自责。”

    没有半分感情的话却让邓家的人都松了一口气,邓家瑞抱着思思出来,站在林惜的跟前:“快跟林阿姨道歉。”

    思思一抽一搭地哭着:“对不去,林阿姨。”

    林惜笑了一下:“没关系,但是思思下次不可以乱推人了,知道吗?”

    对于熊孩子,她也只能够自认倒霉了。

    她这么大一个人,总不能跟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计较。

    “我知道了,林阿姨。”

    对方道歉态度良好,也不是有心的,也没什么好追究的,林惜跟着陆言深离开邓家。

    只是一上车,陆言深脸色就沉了下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