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16 童家算个屁

    “陆总?”

    林惜开口叫了他一声,陆言深微微侧过头,看了她一眼,脸上的冷冽倒是淡了几分。

    见他不说话,她也不敢再说些什么了。

    车厢里面一直都在沉默,谁也没有开口,刚才发生了什么,陆言深也没有问。

    不过也没什么好问的,这么一个小孩,她也没有得罪她,思思也不会是故意将她推到游泳池里面去的。

    她也只能够自认倒霉,跟了陆言深不到一年,却已经两次被人推进游泳池里面了,她还能够说些什么呢?

    陆言深和林惜一走,许益也离开了。

    邓家瑞抱着思思到外面,看了看,确认没有人跟上来,才问思思:“思思,你是不是故意推林阿姨进游泳池里面的?”

    思思刚哭完,睁着一双大眼睛十分的无辜:“我是不小心的,舅舅。”

    邓家瑞哪里会相信:“前天妈妈是不是带你见了一个阿姨?”

    思思到底年纪小,听到邓家瑞的话,脸色顿时就变了:“哇,舅舅,思思知道错了。”

    她一哭,邓家瑞就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他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拉下思思的手:“思思,这件事情,是舅舅和你的小秘密,思思谁也不要说,知道吗?”

    “我知道了!”

    邓家瑞看了一眼思思,还是有些不放心:“思思记住了,如果你说出去,你就输了,到时候你房间里面的芭比娃娃就是舅舅的了!当然,如果思思不说出去的话,舅舅每年都给思思带一个芭比娃娃,好吗?”

    小孩子最容易哄了,这也是为什么童嘉琳能够从思思的身上下手。

    邓家瑞不少,思思虽然平时皮了点,但是他姐姐一直教得很严厉,对外人,思思从来都是礼貌乖巧的,更别说推人的事情了。

    将思思还给邓家欣之后,邓家瑞直接拨了童嘉琳的电话。

    童家和邓家不算熟,但是邓家欣和童嘉琳是朋友,这一次童嘉琳来A市,邓家欣就带着思思去见童嘉琳。

    看到邓家瑞的来电,童嘉琳就知道事情成了。

    她勾了勾唇,只是眉眼间没有半分的笑意,那狠意让她整张脸看起来有些狰狞。

    “邓公子。”

    邓家瑞摸出一根烟点上,一边吐着烟雾一边开口:“童小姐,陆家你惹得起,我们邓家可惹不起。”

    陆家没有人从政,可是门下多少从政的是他们家扶持上去的。

    陆家人开一句口,四面八方的人。

    邓家虽然在商在政都有人,但是到底比不上陆家。

    童家和邓家情况差不多,童嘉琳敢惹陆家,无非是仗着他们两家交情好,如果真的撕破脸皮了,陆言深要弄垮童家,不过是花点时间的问题。

    他这话说得讽刺,可惜了,童嘉琳听不出来。

    “邓公子也太妄自菲薄了,你以为就那个女人,陆言深会为了那个女人对付邓家?”

    她倒是说得轻巧,事情都往他们邓家上面推,出了事自己摘得一干二净,就算被查出来,她也有许慧君顶着,可他们邓家不一样。

    邓家瑞掐灭了烟头,冷嗤了一声:“童小姐,你要怎么对付林惜是你的事情,上次帮你一次就足够说明,陆言深你对林惜比你想得还要好。我奉劝童小姐一句,不要引火自焚。”

    “引火自焚?邓家瑞,你也太看不起我们童家了。”

    童嘉琳被邓家瑞气到了,直接叫了他的名字。

    邓家瑞不怒反笑,“言尽于此,再有下一次才话,童小姐,你知道,我惹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他没有再跟童嘉琳扯下去,直接就挂了电话。

    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邓家瑞冷笑了一下。

    童家?

    童家算个屁。

    陆言深的脸色一直都不好,林惜小心翼翼地跟在他的后面,一直回到公寓,他才回头慵慵懒懒地看了她一眼:“吃不吃东西?”

    林惜早就饿了,但是一直被思思缠着,后来又落水了,喝了碗姜汤勉强缓和了一下,但是还是饿。

    现在陆言深这么一问,她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就点了头。

    因为在邓家洗了澡,林惜没有再洗澡,吃了东西之后在屋子里面走了几圈,消了食,她就爬上了床,准备睡觉。

    陆言深在客厅打电话,林惜本来想等他进来再睡的,但是最后实在是太困了,忍不住就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林惜整个人都烫得难受,喉咙好像着了火一样,她想要起身去找水喝,结果不小心压到陆言深。

    陆言深一向都浅眠,她刚坐起来,他就睁开眼了:“怎么了?”

    刚睡醒,声音还是有些喑哑。

    林惜听到他的声音,微微惊了一下,摇了摇头:“我口渴。”

    她声音太哑了,那暗黄的夜灯下,林惜的一张脸红得十分的不对劲。

    陆言深眉头一皱,抬手直接拉住她:“等等。”

    “你发烧了?”

    手心下面的温度能烧人,陆言深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林惜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摸不出来:“我也不知道,有点难受。”

    他脸色微微一沉,“换衣服。”

    很烫,他现在手心都还有她的温度。

    林惜确实是倒霉,喝了姜汤,也还是没有办法阻止发烧风寒的命运。

    大半夜的去医院,她整个人软绵绵的,难得陆言深亲自送她去医院。

    她视线有点晕,一开始只是牵着他的手,后面走着走着,越发的难受,忍不住停了下来。

    前面的陆言深注意到她的停顿,回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她走了两步,过去靠到她身上:“陆总,我难受。”

    她发着烧,喉咙发炎,开口说出来的话和平时的细软不一样,多了几分沙哑。

    陆言深眉头微微一动,低头看了她一眼。

    怀里面的女人微微闭着眼,因为烧得厉害,两边的脸颊红得有些过分。那红润的嘴唇如今也是苍白的,呼吸十分的中,那温度好像要烧起来一样。

    她是真的难受,所以才会撒娇。

    医院就是几步远,但是林惜就不走了。

    她想要陆言深抱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他抱着自己。

    等了几秒,陆言深都没有动作,就在林惜准备开口的时候,他突然动了动,下一秒,他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陆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