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17 我不想吃

    因为发烧,她的眼睛有些红,眼底浸着水光,这么抬头看着他的时候,可怜兮兮的。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抱着她直接去了急症。

    显然是入寒起烧的,加上扁桃体发炎,林惜这烧来势汹汹,短短几个小时,就已经烧到三十九度了。

    凌晨三点多,医院里面的人少得很,除了医护人员,就只有那么几个急性病人。

    陆言深直接就开了个病房,林惜被他抱着过去,意识有点乱。

    她记得自己八岁的那一年,也是烧得很厉害,林景应酬回来,到她房间里面看她才发现的。

    她那时候一边睡一边哭,林景抱着她到医院打针,她一整晚都是在林景的怀里面的。

    陆言深松手将她放在病床上的时候,她下意识地用力捉着他衣角,睁着眼茫茫地看着他:“爸爸,不要离开我,爸爸——”

    爸爸?

    陆总脸色顿时就黑了,将那捉着自己衣角的手拔了下来,可是林惜明明病了,浑身上下都没什么力气,就那手,好像被钉子钉住了一样,怎么都拨不开。

    他最后没办法,只能侧坐在床上,半抱着她。

    护士进来的时候,看到这奇怪的景象,不禁怔了一下,但是视线落在那个英俊的男人的脸上时,手抖了抖,看都不敢看了。

    男人好看是好看,就是跟一座冰山一样,冷得根本就不敢靠近。

    人虚弱的时候血管不好找,护士第一次没扎稳,针头偏了,林惜哼唧了一声,显然是有些疼。

    陆言深眸色一深,没说话,视线却一直落在护士的身上。

    护士只觉得如芒在背,深深抽了口气,才算是稳定下来。

    幸好,第二次扎进去了,林惜哼了一声,下意识地往自己熟悉的气息凑过去,另外一只手抬起来就抱着男人的腰:“陆总。”

    陆总低头看着在自己腰上拱来拱去的女人,眉角一挑,伸手将人扶正,结果刚一动,林惜就凑过来了。

    真是死犟。

    最后他干脆将林惜抱到怀里面,自己靠在床头,让她枕在自己的胸口上。

    她真的烧得厉害,隔着薄薄的衣服,半张脸贴在他的胸口,几乎要将他烧了。

    缓了半个小时,林惜没那么难受,闭着眼睛的样子显然是睡过去了。

    陆言深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在烧,但是显然没有那么烫人了。

    病房里面设备齐全,陆言深起身倒了一杯水,看了一下药用说明,才将人抱起来:“林惜?”

    林惜在做梦,她梦到小时候,她不肯吃药,林景就抱着她,乖囡囡乖囡囡地哄着。

    可是那时候太小了,她都几乎忘了。

    如今生病了,以前的事情都断断续续地冒出来。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她分不清到底是梦里面,还是现实里面,只知道现在有一双大手紧紧地抱着自己。

    怀里面的人还是没醒,陆言深眉头皱了一下,微凉手从她的衣领摸了进去。

    胸口一凉,林惜惊醒过来,眯着眼睛看着陆言深,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句:“陆总?”

    “嗯。”

    他不轻不重地应了一下,让后将人扶正“吃药。”

    林惜她病得迷迷糊糊的,听到陆言深说吃药,脸顿时就皱了:“我不想吃。”

    她还记着抱着自己的人是陆言深,但是人病了,总是有几分反应不过来。她不喜欢吃药,这是从小就落下来的毛病,当初林景为了哄她吃药,几乎都快把天上的月亮摘下来了。

    陆言深可不是林景,把药倒在手上,递到她的嘴边:“张嘴。”

    林惜习惯了顺服陆言深,如今听到他的话,也是下意识就张开嘴,可是张到一半,她就反应过来,又合上了,抬头看着人:“苦,我不想吃。”

    就病了一场,人还成了小孩了。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会儿,没说话。

    她被他看得头皮有些发麻,可人病了,平时一直克制着的公主病一下子就出来了。

    林惜也算是借病生胆了:“我不吃。”

    “不吃?”

    陆言深眉头一挑,颇有几分危险。

    林惜不敢跟他对视,转开视线,声音是哑的,虽然打了吊瓶,可是喉咙还是热烘烘地发着炎。

    还是紧紧闭着嘴。

    陆言深看着,倒是没生气,拿着药的手一收,另外一只手把人提了一下,让然后掐着她的嘴,直接就把药放了进去。

    苦涩的味道瞬间在口腔中蔓延开来,林惜整张脸都是皱的。

    他水递到一半,林惜自己就伸手过去把水扣到嘴边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还有几颗,要我扔进去,还是自己吃?”

    她刚把药吞下去,就听到陆言深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传过来。

    林惜抬头看了他一眼,这回也不敢再说不吃了,摊开自己白皙的掌心:“我自己吃。”

    他把药放到她的手心上,又给她倒了一杯水。

    药里面有点安眠的成分,林惜吃了药没一会儿又睡过去了。

    折腾了这么久,天早就亮了。

    陆言深看了一眼在床上睡得正好的林惜,人倒是没有再拉着他不放了,只是皱着眉,也不知道想到些什么。

    就不能开心点?

    有个早会,现在已经六点多了,陆言深直接就发了短信给丁源,早会他不过去。

    丁源刚起来就看到陆言深的短信,不禁愣了一下,看到短信内容的第一反应就是:林惜又出了什么事情?

    林惜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被饿醒的。

    陆言深已经不在病房里面了,床边有一个穿着黑白色工作套装的女人,年龄看着也就是二十三四左右。

    她皱了一下眉,对方已经开口了:“林小姐你好,我是丁秘书的助手赵宣。”说完,她顿了一下,把粥拿出来:“是丁秘书让我过来照顾你的,林小姐你饿了吧,这是我买过来的粥。”

    赵宣自然知道这个林惜什么来头,所以态度一直恭恭敬敬的。

    林惜看了赵宣一眼,明白是陆言深派过来的人,没说什么:“谢谢,我确实饿了。”

    这烧来得快,退得也快,林惜不喜欢医院,所以提出要出院。

    赵宣看着她有些为难:“林小姐,陆总他走之前交代我,你明天才能够出院。”

    见着她为难的样子,林惜抿了一下唇:“我明白了,你等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