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18 这里没有你的味道

    林惜说完,拿出手机,拨了陆言深的电话。

    她跟在陆言深身边快一年了,没几次打过他的电话。

    但是她实在是不喜欢在医院里面待着,反正在医院里面也是睡,回去也是睡,她宁愿回去睡。

    陆言深难得没几秒就把电话给接了:“什么事?”

    一开口就问她了,显然知道打电话过去的人是她。

    “陆总,我想出院。”

    她也开门见山,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到底还是病了一场,虽然烧退了,可是整个人还是浑身没劲,说话也是软软绵绵的,带着几分嘶哑,倒是跟撒娇一样。

    林惜虽然平时也会讨好他,但是她向来都是随心所欲,自己开心了,态度就好得很,不开心了,话都不多说,真的就跟一只猫儿一样。

    陆言深听着她的声音,食指微微敲了一下桌子:“烧退干净了?”

    “嗯。”

    喉咙不舒服,她话也不多。

    “不难受?”

    这一次,她倒是没有立刻认下来。

    陆言深什么人啊,她要是说不难受,他指不定就让她难受了。

    “陆总,医院里面的味道好难闻。”

    “你吃了药就睡,睡着了没必要介意味道。”

    林惜眉头动了动,她有点说不过陆言深,但又不甘心,半响,不知道想到什么,眼眸动了动,声音低了点:“我睡不着。”

    “嗯?”

    陆言深抬头看了一眼拿着文件进来的丁源,抬手做了个手势,一边接着林惜的电话一边让丁源汇报。

    “陆总,立建那边——”

    林惜听到丁源的声音,但是她没有停住:“这里没有你的味道,我睡不着。”

    陆言深手一顿,脸上的神色突然之间沉了下来。

    丁源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站在那儿,一颗心不上不下的。

    没了丁源的声音,周围都是静悄悄的,耳边只有陆言深不轻不重的呼吸声。

    林惜拿着手机,手心烫得很,耳朵也是烫的,脸是烫的,总之,浑身都是烫的。

    半响,林惜才听到手机那边传来陆言深的声音:“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丁源听到陆言深的声音,点了点头,连忙就把文件合上出去了。

    陆言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落地窗前,觉得心口有点痒,伸手扯了一下领带:“我让丁源给你送一件我的衣服过去?”

    听到他的话,林惜觉得自己可能又发烧了。

    她长这么大了,也就是第一次说这么没羞没臊的情话,却没想到陆言深会开口反击,还反击得这么漂亮。

    小猫儿不说话了,陆言深也不急,手插在口袋里面,抬眼俯瞰着二十多层楼下的渺小,没有人看到他平日那冷冽的脸上如今是笑意融融的。

    怪不得要让丁源出去了。

    林惜抿着唇,不甘心,她都已经这么豁出去了,说了这么一句让人面红耳赤的话,结果没让陆言深松口不说,自己还被他调侃了一番。

    她抽了口气,把压在心口的话轻轻地说了出来:“我想在公寓里等你回来。”

    男人脸上的笑意微微一收,电话里面的沉默蔓延开来。

    林惜的心跳一下比一下快,是紧张和忐忑,也是害怕和畏惧。

    半响,陆言深的声音才从话筒传来:“嗯。”

    林惜知道,他算是松口了。

    挂了电话,她抬手贴着自己的脸,烫得跟昨天晚上发烧时一样。

    赵宣的手机很快就响了起来了,是丁源打过来的,意思是让她将林惜送回去公寓。

    “林小姐,我帮你办理出院手续”

    听到赵宣的声音,林惜才想起来,自己刚才说的一番话,全都被赵宣听去了。

    她抬头看着赵宣,尴尬不已:“好的,谢谢。”

    一路上,林惜都很不到找个什么地方把自己塞进去。

    她刚才为什么就不进去洗手间再打电话呢?

    她刚才说了什么来着?

    这里没有你的味道,我睡不着。

    我想在公寓等你回来。

    天呐,真是丢死人了。

    不过幸好,赵宣一路上也没怎么开口。

    直到把她送到公寓,她才说话:“林小姐,这是药,午饭稍后会有人送过来,你记得吃药。”

    林惜假装镇定地接过,“谢谢你了,赵宣。”

    赵宣笑了一下:“我应该的,林小姐。林小姐你刚退烧,我不打扰你了,你回屋休息吧!”

    “好的,再见。”

    “再见。”

    关了门,林惜抬手抹了一把脸。

    唉,二十七岁了,第一次这么哄一个男人,倒是全被赵宣听了。

    赵宣以前听过林惜的事情,无非就是陆言深的第一个带在身边的女人,虽然没名没分的,但是陆言深宠她,好几次都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这些也只是道听途说,其实她不怎么信的。

    公司里面女人多,特别是刚毕业的小女生,总是看些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小说,陆言深跟林惜的事情被传得越来越悬乎。

    今天见识了一回,赵宣一路上都是小心翼翼的。

    她现在真的想捉个公司的人说那些传说真的不是传说啊,都是真的!

    天知道她们老板那么一个禁欲又暴戾的男人,林惜居然也能够这么面不改色地撒娇说情话。

    以前公司有女的倒追过陆言深,借着公司年会的机会表白,结果第二天直接就大包袱走人了。

    达思不禁止办公室恋情,但是却禁止员工妄想陆总。

    她在达思三年,跟在丁源身边,算是经常见到陆言深的人,一开始小女生的心也砰砰砰地跳过,但是还没来得及发芽,就被陆言深一个眼神扼杀了。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她就是看多了陆言深一眼,一抬头就对上他那冷戾的眼神的情景。

    陆言深这个男人,能让他看多一眼的女人,以前没发现,现在,估计就只有林惜了。

    赵宣笑了一下,也好,这样的陆总起码喜怒哀乐明显一点。

    从公寓出来,赵宣连忙给丁源回了电话。

    “陆总,林小姐已经回到豪庭了。”

    陆言深头也不抬,哼了一声:“嗯。”

    丁源试探地问了一下:“方经理已经过来了,是否让他进来?”

    陆言深这时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让他进来吧。”

    丁源松了口气,只觉得今天的陆言深有点好说话。

    林惜一回去就睡着了,人睡得有些死,要不是门铃声不断地响着,她估计能睡到晚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