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19 你越来越不听话了

    林惜睁开眼坐了一会儿才起身去开门,是赵宣安排过来送中午饭的。

    她烧刚退,扁桃体发炎还没有完全好,赵宣给她订的是简单的生菜牛肉粥。

    吃完之后看到桌面上放着的药,林惜怔了怔,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其实她昨晚没有完全失去意识,自己做了什么,她自然是记得一清二楚的。

    只不过她真的很讨厌吃药,所以仗着自己身边,就咬着牙不愿意吃药。

    本来以为陆言深会哄一下她的,结果倒好,直接扣着她的下巴就让她把药给吃下去了。

    也亏得这人是陆言深,不然她估计一脚就把人给踹了。

    赵宣让她记得吃药,可是她真心是不想吃药。

    以前也是这样,她很害怕生病,因为不想吃药。

    不过想到陆言深,林惜到底还是看了用药说明,配了药,闭着眼睛吃了。

    她扁桃体发炎,医院出来的时候烧是退了,可是这睡了一觉,又有点低烧了。

    要是陆言深回来发现她烧又起来了,指不定马上就拎着她把人塞回去医院,好不容易才让陆言深松口从医院出来的,林惜可不想再回去了。

    她不喜欢医院,小时候是在医院里面看着她妈妈离开的,长大了,也是在医院里面跟林景说再见的。

    在医院,都是这些冰冷的记忆,除非必要,她连门口都不想经过。

    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林惜拿着杯子喝了一杯又一杯的水,结果跑了一趟又一趟的洗手间。

    早上睡了三个多小时,林惜现在精神还好。

    她想起那件毛衣,这三月份都快过去了,还没织完,于是翻出来坐在沙发上不紧不慢地织了起来。

    但是药效发作,她又有点困了,只好爬上床睡了一会儿,五点多又爬了起来。

    傍晚有人送吃的过来,还是粥,只是换了,香菇滑鸡粥。

    白天睡得多,平日里面她晚上是睡不着的。

    可是吃了药,人就有点昏昏沉沉。

    她今天白天说想在公寓里面等陆言深回来,也不仅仅是为了哄陆言深。

    她是说真的。

    公寓那么大,她每次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都觉得孤独清冷。

    陆言深有时候来一天,有时候是两天,然后就消失几天,不联系,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他们之间,在这一点上,真的就像是单纯的交易。

    这公寓对陆言深而言,更多是心情好的时候停留的一个旅馆,随时能走,随时能来,而她还没有拒绝和挽留的能力。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奢想,但人生病的时候,总是容易走进死胡同,就跟她现在。

    明明困得要死,还是不甘心地窝在沙发里面候着。

    他没有打电话过来,也没有说来不来,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就好像跟自己怄气一样,来不来,她都要等。

    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陆言深今天晚上应付地监局那边的人,喝了两杯白的,酒气上来,头有点沉。

    丁源很久没见陆言深这个样子了,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陆总,要不要让人准备醒酒汤?”

    听到丁源的话,陆言深眼皮微微一动,倒是想起了今天林惜那个女人的话。

    “几点了?”

    “十点十分。”

    “去豪庭。”

    丁源已经习惯了,现在陆言深,除了出差,基本上都是过去林惜那边的。

    他对林惜没什么想法,只是觉得这一年的陆言深身上的人情味浓郁了许多,虽然还是那个一眼神就让人发颤的陆总,但是显然,现在的陆总,喜怒明显了些许,起码他作为秘书,能偶尔区分出陆言深心情的好坏,也能避免撞上枪口。

    到豪庭已经十点四十分了,别说林惜病了,就算是平时,她也早就睡了。

    陆言深站在门口,眉头微微挑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鬼迷心窍什么,被她三言两语就哄住了,答应让她出院还不说,还顶着上头的酒气过来这边。

    推开门,和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陆言深难得怔了一下,屋里面还亮着灯光,不是黑漆漆的一片。

    他抬头走进去,那沙发上缩着一个人,屋里面没有开暖气,只是这三月多的晚上也是寒的。

    陆言深眉头皱了一下,抬腿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在沙发上的人。

    她整个人都缩在藏青色的毛毯下,露出半截脸和紧闭的眼眸。

    估计是冷了,林惜又缩了一下。

    陆言深就这么看着,那两杯白酒不至于让他醉,就是后劲上来,头有点沉,不舒服。

    他应该回去别墅喝醒酒汤的,而不是回来这里看已经睡着了的林惜。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沙发上的人,忍不住就笑了,弯腰直接连带着毛毯将人抱了起来。

    她吃了药,睡得沉,陆言深将人抱起来,都没有半分的动静。

    “陆总?”

    放到床上的时候,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只是眼眸里面还有些茫然,显然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陆言深不动声色地看着她,“想再病一次?”

    林惜睡得其实很沉,可是她想着自己要等陆言深回来,所以刚才上楼梯的时候,她就迷迷糊糊的醒了。

    睁开眼睛就看到悬在自己上方的陆言深,她鼻塞,却还是轻易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

    林惜清醒了许多,撑着床坐了起来,抬头看着他:“陆总,你喝酒了?”

    眼睛多了几分清亮,直直地看着他,倒是一点儿都不闪躲。

    陆言深松了手,解着领带,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声:“嗯。”

    “白酒?”

    她闻到了,有点刺,想来酒的度数不低。

    “嗯。”陆言深哼了一声,将领带往一旁一扔,回头将她摁了回去:“少折腾,睡觉。”

    林惜拉开他的手又坐了起来:“我去给你煮碗醒酒汤,白酒后劲大,你明天醒来头一定疼。”

    她话音刚落,一抬头就对双那双幽黑的眼眸,漩涡一样,要把人吸进去。

    她一怔,手被他扣到身边,那大手的手心好像烧了一把火一样,林惜觉得自己又烧起来了。

    陆言深附身靠近她,最后停在她咫尺间:“林惜,你越来越不听话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