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20 林小姐,我送你

    他身上的酒气很重,可是一双黑眸直勾勾地看着她,却没有半分喝醉的样子精锐无比。

    林惜倒是不怕他,挑着眉虚虚笑了一下:“陆总要我怎么听话?”

    她故意曲解了他的意思,陆言深眸色一深,两个人不动声色地对峙着。

    最后他松了手,没说什么,进了浴室。

    林惜自然是知道陆言深松口了,笑了一下,披了衣服去厨房煮醒酒汤。

    陆言深这样的身份,虽然不至于被人灌着喝酒,但是一杯两杯,自然是拒绝不了了。

    林惜早就备好了煮汤的材料,煮开了水,从冰箱把已经腌制好的底料一冲调,很快就行了。

    她还断断续续发着烧,陆言深没有闹她,喝了汤直接就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醒过来的时候,陆言深已经不在床上了。

    林惜习惯了,而且她病了,睡得有些晚,醒过来要是陆言深还在,才会惊讶。

    中旬一过去,三月很快也过去了。

    林惜到了四月份,病才算是好得彻底。

    A市的天气开始暖和了起来,林惜这么怕冷的人,也能够只穿一件毛衣就横行街道了。

    今天不是周末,她没课,只是想出来超市逛逛,把冰箱填了。

    “林惜。”

    刚从超市里面出来,林惜没想到会碰到纪司嘉。

    这半年里面,都很少再见到他了,自然也快将纪司嘉这么一个人给忘了。

    她听到熟悉的声音,一抬头,就看到纪司嘉了,还有穿着高跟短裙露出一双腿的方婷婷。

    大冷天的,倒是一点儿都不怕冷。

    收回思绪,林惜不冷不淡地看着两个人:“纪总,这么巧。”

    她说得漫不经心,撩着眼皮就好像是一只正在晒太阳的小猫一样。明明知道他是故意来找她的,可是她倒好,非要说成偶遇。

    纪司嘉看着她,不知道怎么有几分失神。

    方婷婷自然留意到纪司嘉的走神,脸色不虞地推了一下纪司嘉。

    纪司嘉被她推了一下,想起最近的事情,脸上的失神顿时变成了冷意:“林惜,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林惜最近病了,哪里有时间去关注那些网络上的事情。

    这半年的时间她没有去关注纪司嘉,自然知道上一次的事情,陆言深必定是下了套的。

    如今看着纪司嘉眼底的冷意,她不怒反笑:“我想怎么样?这句话不该是我问纪总吗?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不像纪总你——”

    她说着,顿了一下,看着他一字一句:“谋人家产不说,还逼人入狱。”

    她面无表情地揭露着他从前的罪行,眼角是吊着的,可是却看不出笑意,只有眉宇间的冰冷。

    纪司嘉没想到,半年的时间没有见,这林惜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从前的林惜对他言听计从,就算是刚出狱的时候,她也是隐忍不发声。

    可是如今,她就像是一个刺猬,裹了一层刺,他稍稍靠近,他就遍体鳞伤。

    而那冷冽的神情,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一个人——

    陆言深!

    对!陆言深!

    他原本以为陆言深对林惜不过一时兴趣,只要他熬过去了,就没事了,却没有想到,如今林惜风生水起,他却快要成为丧家之犬了!

    方婷婷听到林惜的话,顿时就不满了,见纪司嘉面色发青,更是义愤填膺,冲上去就对着林惜扬手:“林惜,你胡说——”

    只是手没有落下去,就被人捉住了。

    “这位小姐,随便打人,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男人的声音从身旁传来,林惜愣了一下,侧头看到许益似笑非笑地看了自己一眼,眉头一皱:“许总?”

    “许总——”

    纪司嘉看到许益,脸色也是一僵。

    陆言深给他下了个套,当初他急于保住项目,如今却被陆言深逼得走投无路了。

    再这么下去,不仅仅是万伦保不住,他也要保不住了。

    许益是他不多的出路之一,纪司嘉却没想到,居然也是林惜那边的人,脸色顿时就白了。

    许益看着纪司嘉,勾唇冷笑了一下:“纪总今天倒是有空。”

    本来想来和林惜谈条件的,如今许益在,纪司嘉也深知不合时宜,只好放弃。

    “许总哪里的话,我也不过是百里偷闲。”

    许益勾了一下唇,没有回答他的话,侧头看着林惜:“林小姐,我送你。”

    说是这么说的,可是人已经伸手将她手上拎着的两个袋子全都拿过去了。

    “许总,我——”林惜张了张嘴,想拒绝,但是看到纪司嘉和方婷婷,最后还是作罢了。

    她知道,今天这两个人,铁定是来纠缠自己的。

    可她没那么好心。

    想着,许益已经往前走了好几米了,林惜抬腿跟上去。

    纪司嘉知道万伦等不起,他也等不起,如今林惜的态度也十分明显。

    她显然是不想管万伦,多一句都不想跟他谈。不过没关系,他手里面握着筹码。

    “林惜,你要是想知道林景当年的事情,我建议你劝陆总收手。”

    听到“林景”两个字,林惜僵了一下,但是她没有回头。

    当年的事情疑点重重,可是林景说了,她不能去碰,也不能够去查。

    林景已经离开八年了,他生前的时候她总是任性,如今,她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听他最后的一席话,不去追究当年的事情。

    她想起当年的事情,没注意,不小心绊了一下,许益回头一把就将人扶住,林惜因为惯性整个人摔在了他的怀里面。

    “林小姐,你这眼睛,可不是用来装饰的。”

    调侃的声音传来,林惜有点不好意思:“抱歉,我刚才走神了。”

    “没什么,看路就好了。”

    许益笑了一下,扣着她的手微微压了一下才松开。

    林惜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可是对方若无其事的样子,她不好说些什么。

    但是刚才那一下,确实不像是不小心的。

    “你干什么?”

    林惜没有回头,纪司嘉看着拿着手机的方婷婷,直接将怒气发泄在她的身上。

    方婷婷讨好地笑了一下:“没什么。”

    她说着,将手机收了起来,脑子里面却已经偷偷盘算了一件事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