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23 陆言深没有回来

    他眼眸微微一暗,动作倒是缓了下来。

    林惜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陆言深今天身上的怨气有点重。

    结束之后他倒是温和了许多,林惜却憋了一股火,被他抱着从浴室里面出来,她用了最后的一点力气,抬头张嘴就在他的胸口狠狠地咬了一下。

    陆言深经常锻炼,她是用尽力气了,却啃得有些牙疼。

    这会儿陆总倒是笑了,低头看着怀里面眯着眼睛有点愤愤不平的林惜,“你牙不疼?”

    听到他幸灾乐祸的话,林惜张开眼睛瞪了他一下。只是这没气没力的,语气说是瞪了他一眼,倒不如说是勾了他一下。

    陆言深嘴角的笑容深了一点,没再说什么,把人抱到床上拉过被子盖上:“睡吧。”

    不睡也不行了,她实在是又困又累。

    陆言深没有上去,拿了手机走了出去。

    林惜微微抬了抬头,看着他的背影,最后还是没有下床跟过去。

    她实在是没有力气去哄陆总了。

    陆言深也没走多远,就在那小厅的窗边站着,抬手拨了丁源的电话。

    时间还不算晚,丁秘书还在兢兢业业地加着班。

    接到陆总的电话他可是一点儿都不敢含糊,连忙就安排人去查了。

    林惜还没有完全睡着,原本以为陆言深去抽烟了,结果没几分钟,人就从另一侧的床上上来。身上是和她身上一模一样的沐浴香味,没有半分的烟味。

    她微微动了动,主动转身正对着他,闭着眼睛叫了一下:“陆总。”

    他没说话,掐了一下她的脸,显然是听到了。

    由始至终,林惜都不知道这天晚上的陆言深到底是怎么了。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阳光很好,昨天下午被许益缠着,晚上回来顾着陆言深,她一直都没有时间去查万伦的事情。

    昨天纪司嘉的样子显然是逼急了,半年多她都快忘了这么一个人了,他却主动找上门,明明知道是来找辱的,还是来了,可想而知,纪司嘉被逼到什么地步。

    林惜用手机搜索了关键字“万伦”,好几十条的词条就出来了。

    她点了前面三条,终于知道纪司嘉急什么了。

    那个项目出了问题,纪司嘉把那个项目的款项挪到私人项目去了,如今被查出来,他填不上拿笔款项,自己也面临着被指控。

    怪不得。

    这手笔,不用想,林惜也猜到是谁了。

    纪司嘉不是傻的,自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是项目经理逃了,现在一切的责任都落到负责人纪司嘉的身上,他算是有理也说不清楚了。

    当年她别纪司嘉骗进监狱,如今风水轮流转,林惜没有半分的同情。

    达思总裁办。

    陆言深刚开完会,身后还跟着几个经理,一进办公室,私人手机就响了起来。

    黑眸看着那来电显示上的三个字,脸色顿时就拉了下来。

    身后跟着的四个部门经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敢说话,都低着头默不作声地跟着走进去。

    “什么事?”

    陆言深站在落地窗前,办公室里面明明还有其他人,可是他周身的冷冽,愣是压得其他人就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你和那个女人还没有断?”

    陆博文的声音从手机传来,他眼眸里面的冷意越发的明显。

    他没有开口,僵持了十几秒,最后陆博文气败的声音再次传来:“嘉琳过两天毕业典礼,你记得过去一趟。”

    “我知道了。”

    短短的四个字,说完,他直接就把电话给掐了。

    一回头,看到四个部门经理,陆言深黑眸一扫,面无表情地扔下一句话:“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个月内如果还拿不下来的话,你们自己看着办。”

    说着,他顿了一下:“出去。”

    四个经理哪里还敢说话,转身连忙就走了。

    看着四个人仓皇的背影,陆言深半响才收回视线。从口袋里面摸出香烟点上,站在那儿一口一口地抽着。

    今天的阳光很好,可是他站在那落地窗前,却平生让人看出了几分阴晦。

    丁源推开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景象,抱着调查出来的资料,他迟疑着要不要开口。

    “什么事?”

    他没迟疑完,陆言深已经回头看着他了。

    食指和中指夹着香烟放在薄唇上,微微一抽,厌恶吐出来,他越发地觉得自己跟了陆言深这么多年,到现在都还是没看懂他十分之一。

    丁源不敢怠慢,把调查的结果言简意赅地说了一边:“号码显示是一个叫‘叶青’的女人的,但是拍照的人却是方婷婷,纪司嘉现在的女朋友。”

    他顿了一下,补充了一句:“方婷婷是林小姐的大学同学。”

    陆言深微微抖了抖烟,“方婷婷什么背景?”

    “小康家庭,母亲是做老师的,父亲是一个上市公司的经理。”

    他眉头动了一下:“你看着处理。”

    丁源不敢再多问,他听得出来,陆言深在压抑着怒气。

    可是丁源不知道陆言深被谁惹了,这个时候,只好尽量保持沉默,然后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我知道了,陆总。”

    他说完,下意识地退出去,却被陆言深叫住了:“帮我订一张明天飞法国的机票。”

    丁源愣了一下,虽然疑惑,但也点了点头:“好的。”

    陆言深没有再说话,丁源默默地退了出去。

    办公室里面剩下陆言深一个人,手上的香烟已经燃尽了,他却浑然不觉。

    林惜做了一桌子菜,全都是按着陆言深的口味准备的。

    昨天陆言深一身的怒火,到了最后才算是笑了一下。今天知道万伦的事情之后,她自然要有所表示,不然就陆言深锱铢必较的性格,指不定又闹些什么事情。

    这一年的时间,林惜算是摸懂了些许陆言深,他脾气虽然喜怒难测,但是一般而言,你只要记着他说过的话就行了。

    陆言深做事情不喜欢白付出,他从前就问过她,凭什么帮忙。

    如今这么大的手笔,她要是一点儿表示都没有,陆言深铁定会生气的。

    陆总这脾气,比熊孩子还要难搞。

    只是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陆言深没有回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