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24 问出口了,就回不去了

    林惜等到八点,想打电话给陆言深,想了想,还是先打过去试探了一下丁源。

    丁源的意思是,陆言深晚上没有饭局,六点多的时候他就已经离开公司了。

    听到丁源的话,林惜眉头一皱。

    昨天晚上陆言深明明已经消气了,为什么今天不过来。

    她拿着手机,看着桌面上的五菜一汤,最后还是拨了陆言深的号码。

    林惜不怎么喜欢打电话找陆言深,或者说她不喜欢找他。很多时候就算是有事情,她也是找丁源去传达的。

    这是她第三次主动拨打他的号码,他接得不算快,也不算慢,十几秒之后才接的:“林惜。”

    他知道是她。

    低沉的声音从手机传来,林惜想开口问他,却怎么都问不出来。

    两个人好像商量好一样,谁都不开口。

    过了十几秒,她终于憋不住,“陆总,你今晚是不过来了吗?”

    “嗯。”

    他应得简单,多一个字都没有。

    林惜却觉得那一个字有千斤重,她一眨眼,发现眼角有眼泪:“好的,陆总早点休息,我去洗澡准备睡了。”

    “嗯。”

    还是一个字。

    林惜知道,陆言深不愿意搭理人的时候就是这样。

    她没有再说些什么,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桌面上的菜还热的,她坐在那儿看了好一会儿,不想吃,也不想收拾,起身真的就去浴室收拾衣服去洗澡。

    别墅里。

    男人陷在沙发里面,手上拿着通话刚结束的手机,另外一只手夹了一根烟,一旁桌面上的烟灰缸上,一紧堆满了烟头。

    林惜的电话就像是一个钩子一样,伸进他的身体里面,勾了一下他的心尖,就这么吊着,也没有别的什么动作。

    让人无端的难受。

    半响,他终于动了一下,手按着抽到一半的香烟往烟灰缸里面一摁,拎起一旁的外套直接就起身往外走。

    管家看到陆言深下楼往外走,不禁怔了一下:“陆总,要不要我叫老张来——”

    “不用。”

    他头也不回,坐上车直接就启动车子往外开去。

    别墅在郊外,到市中心要半个小时,到豪庭要四十分钟。

    陆言深在楼梯上看了一下时间,九点二十分,林惜电话之后的一个小时。

    八点多一点就洗澡睡觉?

    陆言深只觉得好笑。

    但是推开门进去,屋子里面真的就是一片黑暗。

    他习惯了每次推开门里面都是亮着灯的,如今看到一片黑暗,倒是有点不习惯。

    抬手把玄关的灯开了,往里面走,上楼梯的时候能看到餐厅那儿的一桌子饭菜。

    他脚步一顿,转身下去,抬手碰了碰装汤的瓷碗,还有点儿温度。

    房间里面的灯倒还亮着,可是林惜没在床上。

    浴室传来水声,陆言深眼眸一动,看着那浴室的门停了脚步。半响,他抬将手上的外套一扔,伸手一边扯着领带一边往里面走。

    门没有反锁,他一推门就进去了。

    林惜眯着眼睛,仰着头,站在花洒下面。

    温热的水不断落在她的身上,水雾打得她有些模糊。

    比起刚开始见到她的时候,林惜现在胖了不少,身上的线条也越发的好。

    她的骨架小,身上的肉不少,可全都是在该长的地方,衣服一脱,全都是真真实实的。

    陆博文今天的一通电话就像是一把火,陆言深完全就被烧了起来。

    “陆总?”

    在她惊讶声中,他抬腿直接就走过去。

    她丝毫不着,他从身后抱着她,低头直接就吻了下去。

    林惜没反应过来,陆言深怎么就出现了,怎么就突然还之间就吻了起来。

    他的吻密密麻麻的,混着头顶上不断打下来的温水,林惜慢慢地开始仰头开始承受他的吻。

    林惜浑身白得很,只是身上有不少当初在监狱里面留下来的疤痕,很是明显。

    陆言深的吻从脖子一直往下,最后停在她挺翘的胸脯上,张嘴微微一咬。她浑身一颤,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就被他推着压在了墙上。

    拉链的声音传来,混着那“哗啦啦”的水声,林惜被压在那冰冷的墙壁上,身后很快就贴上一具火热的胸膛。

    “嗯——”

    他直接就进来了,一只手揉着她的左边,一只手扣着她的腰,吻在她那修长的颈项中啃噬着。

    真真正正的水深火热。

    陆言深进攻得很,和昨晚不一样的是,这狠中带了几分温柔,林惜很快就到了,咬着牙双手死死地捉着他的手臂。

    陆言深几乎是和她同时的,扣着她的手好像要将人嵌进身体里面去一样。 慢慢地缓了下来,他退了出来,林惜被水打得睁不开眼,只能够微微眯着眼:“陆言深?”

    她很少叫他的全名,尽管他不介意。

    陆言深抬手就将她翻了个身,双手抱着她颠了一下。林惜习惯性地勾着他,双手也是搂着他的脖子。

    他将她压在墙壁上,这一会儿,热的是胸口,冷的是后背。

    “林惜。”

    他扣着她的肩膀,开口叫着她,声音有些沉,带着几分情动的喑哑,重新一点点地进入。

    他就叫了一句,之后再也没有说些什么。

    林惜却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心尖一点点地凉了下来。

    她微微一抬头,发狠地吻着他。

    将将一个小时,林惜实在是没力气了,不得不拉了一下陆言深:“陆总,我不行了。”

    他伸手抽过一旁的浴巾,将她一裹,然后将人抱到床上。

    林惜没吃饭,整个人又累又饿,楼下倒是还有一桌子菜,她忍着浑身的酸软坐了起来,拉了一下陆言深:“陆总,你吃饭了吗?”

    “没有。”

    “……”

    她把饭菜简单地热了一下,十点多,两个人坐在餐桌前一口口地吃着饭,对于刚才的事情,谁也不提。

    她也没有问,他为什么不过来,最后却还是过来了。

    林惜知道,有些事情,问出口了,就回不去了。

    陆言深在这一天晚上之后,林惜连续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他,就连相关的消息都没有听到。

    再次听到陆言深的消息的时候,主角却成了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