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25 林惜,记得我说过什么吗?

    网上铺天盖地的消息,无一不是在猜测她什么时候被陆言深踹。

    原因无他,因为在今天早上六点多,有人拍到陆言深和一个女人从机场出来,然后接二连三的有人爆照,说早在两天前,陆言深就已经和那个女的一起在法国被拍到了。

    随后很快,那个女的资料就被网友找出来了。

    是T市童家的千金,童嘉琳。

    A市人对T市多半不太了解,但是童家一百度就能看到资料。

    林惜手机上的这一条条的报道,心情比自己想象的要平静。

    她有预感了,从她莫名其妙收到邮件开始,她就知道了。

    然而这些都没有什么,在众多猜测她和陆言深什么时候闹掰的猜测中,其中一条十分的特立独行。

    是在分析陆言深为什么这么多年身边不见有一个女人,却让林惜趁虚而入。

    通过一组的照片分析之后得出来,童嘉琳有个姐姐,叫童佳颖,和陆言深青梅竹马,从照片上可以看到童佳颖从小学开始就和陆言深形影不离。她八年前在一场事故中死亡,从此陆言深身边再也没有出现过一个女人。而林惜之所以会被陆言深看上,无非是因为和童佳颖长得像。

    看到这一条的时候,她的脸色终于一下子白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的吗?

    网上关于她和陆言深的事情沸沸扬扬,童嘉琳被扒了个透彻,但是关于陆言深,却始终没有人能够扒到他是谁。

    为什么会明明在A市,却和T市的童家有关系。

    有人猜测陆言深是那个陆家的人,但是这一点很快就被推翻了。许慧君当年为了救陆博文子宫被打伤,不孕不育,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陆家就只有陆博文这么一个人,两夫妻这么多年都是两个人自己过的,根本不可能会有孩子。

    而这些猜测,刚冒出来没有多久,就沉下去了。

    对于A市的八卦者而言,更多的人想知道,陆言深对林惜,倒是是当成一个替身,还是真的如同表现出来的那边爱护。

    这些消息很快就被压下去了,但是林惜还是看到了。

    这两天是周末,琴行里面的老师本来就妒忌她,事情一出来,不少人酸言酸语的。

    其中一个叫苏雨彤的大提琴老师最为明显,她当初得知林惜是陆言深的人之后,一直都是愤愤不平。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比林惜好,无论是长相上还是家世上,所以对林惜能够搭上陆言深这么一棵苍天大树,她一度十分的不爽。

    就在林惜刚传出来是陆言深的人的时候,她借着她表哥的光,出席了一场宴会。

    那时候陆言深还没有带着林惜到处露面,他一个人,坐在休息区,夹着烟,周围没有人敢靠近。

    苏雨彤看准时机,借着一个女人绊了一脚要扑向陆言深,结果陆言深抬腿直接就挡在了她的胸口上。

    那是她活这么大受到最大的侮辱,她不能找陆言深算账,就只好把这笔账记在林惜的头上。

    如今林惜的位置岌岌可危,她哪里会怕她。

    刚下课,苏雨桐故意跟着林惜走出去。

    今天下雨,林惜忘了带伞。

    “林老师。”

    听到苏雨桐的声音,林惜不禁皱了一下眉,她知道这个女人一直都针对自己,不过从前因为陆言深,她向来都不敢有什么小动作的。

    现在网上扒出童嘉琳,苏雨桐就坐不住了。

    陆言深在周二已经回国了,今天已经周六了。

    没有电话,没有消息,林惜不得不承认,她应该开始收拾自己的包袱走人了。

    她不想惹苏雨桐,对她没有半分的好处。

    “苏老师。”

    不冷不淡地应了一句。

    苏雨桐冷哼了一声:“啧啧,林老师,听说你现在不不跟陆总了,我爸爸呢,认识几个老板,刚好就喜欢你这一款的,怎么,你有兴趣吗?”

    她的话可以说是恶毒至极,可是偏偏林惜只能忍。

    对,在这样的情况下,她除了忍,什么办法都没有。

    “怎么?不满意吗?你也别太挑了林老师,你也知道你现在这样,有人愿意带你,还不是看在你曾经跟过陆言深的份上。”

    “曾经?”

    男人冷冽的声音传来,苏雨桐整个人一僵,一抬头看到撑着黑伞一步步走过来的陆言深,她脸色顿时就白了。

    林惜看着将近十天没有见的陆言深,站在那儿,抿着唇,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陆言深走到她身边,一如往常牵过她,然后抬头看着已经吓得脸色发白的苏雨桐:“苏小姐有兴趣,我可以给苏小姐介绍一些朋友。”

    他说得不紧不慢,苏雨桐却整个人都被吓得往后退,没注意,整个人直接摔在了雨中。

    由始至终,林惜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陆言深收回视线,牵着她往不远处的轿车走过去。

    四月天气已经不算很冷了,但是下了雨,就另说了。

    林惜的手有些发冷,但是陆言深的手却像是火炉一样。手被他牵过去,很快就被焐热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进了车里面,车子缓缓地开了起来,谁也没有说话。

    一路上,一直都是沉默的。

    这沉默一直持续到林惜洗完澡出来,陆言深站在房间的窗前抽烟,听到她的动静,回头看着她,黑眸里面再也没有从前的半分温和。

    “林惜。”

    他叫她,然后一步步走过来。

    她洗了头发,擦了半干,半腰的长发披在身后,有点冷,也有点重。

    她看着他,没有笑,她笑不出来,而陆言深最讨厌她强颜欢笑。

    他掐灭了手上刚点燃不久的香烟,抬手扣着她的下巴就吻了下来。

    浓烈的尼古丁钻进来,林惜被呛得有点喘不过气。

    陆言深松开了她,大拇指在她的唇瓣上轻轻地摩挲着,额头低着她的额头,就这么看着她。

    黑沉沉的眼眸里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一片情深。

    可是林惜知道,那不是。

    因为他的话,比什么都狠:“林惜,记得我说过什么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