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26 陆总,谢谢你这段日子照顾我

    林惜,记得我说过什么吗?

    他说过什么呢?

    她记得一清二楚,早就在她跟着他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就已经警告过她了:林惜,不要爱上我。

    林惜看着他,突然就笑,是真的笑,“我记得,陆总。”

    他看着她,没有再说话,只是低头重新开始吻她。

    她抱着他,开始一点点地回应。

    他动手拉她身上的睡衣,她也伸手去扯他的睡衣,发了狠一样,直接把衣服扯下来就往一旁扔了,然后低头从他的胸口一直吻上去,最后停在了凉薄的唇瓣上面,直直地看着他:“陆总。”

    陆言深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唇瓣,可是这唇说出来的话却一点儿都不好看。唇瓣是薄的,说出来的话就好像是刀片一样,割着人的骨肉。

    她的眼睛是红的,声音沙哑发沉。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八个字,短短的一句话,她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林惜闭上了眼睛,开始发了狠地吻他。

    他没有说什么,尽管唇瓣被她三番两次地咬着。

    这一个晚上,林惜就好像不知疲倦一样,一次又一次缠着他,直到最后,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才松开他,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身下的手却紧紧地拽着床单。

    可是她太累了,没有坚持多久,很快就睡过去了。

    陆言深知道她睡着了,微微侧着的脸,只露出了一半的轮廓。

    他突然想起就在之前,她红着眼睛叫着他的时候,有些烦躁,还有些控制不住的情绪在翻滚。

    压不住。

    陆言深下了床,点了烟一根一根地抽。

    他前段时间已经很少抽烟了,大概是因为林惜她不喜欢他抽烟。

    她还挺讨人喜欢的,在合适的范围内,他也愿意哄哄她。

    但是这段时间,他从前没有烟瘾的,却开始烟不离手了。

    陆博文昨天已经打过电话来了,如果他不处理,他就亲自出面处理林惜。

    呵,陆博文可从来都不会客气。

    林惜醒得很早,外面的天还是暗的。

    从前和陆言深做了这么久,她最不济也要睡到第二天的八点多。

    可是今天,她六点多就醒了。

    摸到身边的人不在的时候,她有些懵了。

    从前醒得晚,所以陆言深离开了,她已经习惯了。

    但如今,她醒得这么久,人还是走了。

    昨晚走的吧?

    也是,这个公寓对于陆言深而言,也不过是一个驿站,而她是被他养在驿站里面的金丝雀,高兴了来看一下,不高兴了来逗一下。

    什么时候离开,什么时候放飞,全凭他。

    他昨晚说得很清楚了,他们两个人之间,从一开始他就说得明明白白。

    林惜,不要爱上我。

    他说得倒是轻巧,一次又一次地提醒她让她不要爱上他,却又一次次地引诱她去爱上她。

    最后将她推进万劫不复的境地,还要怪她的自作多情。

    她坐了起来,抬手抱着自己卷缩在一起,半响,才抬腿下了床。

    她口渴,昨晚就口渴了,只不过太累了,闭着眼睛没熬多久就睡着了。

    林惜下了床,还没有走多少步,就看到沙发上的男人了。

    他睡着了,手上还夹着一根烟头。

    林惜愣了一下,开了一条缝的落地窗风不断地吹进来,窗帘“呼呼呼”地响着,他只是披了一件睡袍就那样坐在那儿。

    她看着他,只觉得心口好像被什么泡着一样,又酸又涨。

    深深抽了口气,她才走过去。

    “陆总?”

    他睡得有些沉,难得她碰他,他都没有醒过来。

    衣服已经发凉了,林惜微微碰了碰他的脸,果然,都是冷的。

    皱了一下眉,她转身去床上抱了一床被子出来,等到沙发边上的时候,发现陆言深已经醒了。

    一双黑眸直直地看着她,林惜怔了一下:“陆总。”

    他点了点头,她将被子放到他身边:“我起来喝水,看到你在这儿坐着,窗户没关紧,有点冷。”

    他点了点头:“给我倒一杯水。”

    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也没有喝水。

    林惜连忙出去倒了两杯水,一杯自己拿着,一杯放在陆言深的跟前:“陆总。”

    他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弯腰将水杯拿起来一饮而尽。

    两个人之间只有沉默,林惜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手端着已经空了的杯子,低头看着。

    天已经开始亮了,林惜侧头看了一眼,终于还是自己开口打破了沉默:“我还困,我去睡了。”

    “嗯。”

    他应了一声,手指微微动了一下,敲着手上杯子没有抬头。

    陆言深走进来的时候,她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坐起身看向他:“陆总,我什么时候可以搬走?”

    她问他什么时候可以搬走。

    陆言深从衣柜里面拉了一套衣服出来,回头对着她平静的眼眸,不知道怎么的觉得心口的火越烧越厉害。

    “公寓我过户到你的名下,你不用搬走。”

    林惜张了张嘴,想说不用了。

    但最后还是没有开口,陆言深送出去的东西,向来都轮不到她不要。

    他穿好衣服,手拿着领带准备往脖子上绕。

    林惜心口一动,跳下了床,伸手拉过他手上的领带:“我帮你吧,陆总。”她说着,低头勾着唇笑了一下:“反正是最后一次了,陆总就让我再练练手吧。”

    她说得那么坦然,他低头看着她头顶上的发旋,没有开口。

    林惜已经不是第一次帮他系领带了,这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以来,她从手忙脚乱到现在轻易就打出了一个温莎结。

    “好了。”

    打好结,她还特意帮他拉了拉衣领,就好像妻子帮出门工作的丈夫整理衣着一样。

    但是他们不是夫妻,他们之间,就连男女朋友都不是。

    她站直身,抬头看着他,眼底带着笑,“陆总,谢谢你这段日子照顾我。”

    如果不是陆言深,她早就被林璐和纪司嘉啃得骨头都不剩了。

    虽然说在一起的时候是被逼的,可是陆言深对她也不算差,没有好聚,那就好散吧。

    她说完,转身准备回到床上去,她还困。

    可是他却伸手拉住了她:“林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