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29 打掉

    一贯冷静沉着的陆言深听到她的话之后也有几分怔忪,但是很快,他就恢复过来了,抬头看着她,却没有立刻开口说些什么。

    林惜也没有说话,只是提着包包的手背上已经被她绷得青筋四起。

    整个办公室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人开口的沉默就好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压抑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言深才伸手将那桌面上的验孕报告拿到手上。

    他低着头看,面目冷硬。

    林惜站在那办公桌前,明明是居高临下的优势,可是心却从未这般的低贱。

    “打掉。”

    安静沉默的气氛中,男人的两个就好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对着她的心直直地刺进去,因为带了勾子,拔出来的时候,连带她的一颗心,都是被带着出来的。

    血肉模糊。

    “我明白了。”

    她走上前,伸手从他的手中抽回那一份验孕报告单,脸上的表情如他一般,冷的。

    她何止是脸色冷,她现在整个人都是冷的。

    虽然来之前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可是真的听到那两个字从陆言深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就好像是被人在大冬天兜头泼了一盆凉水,从头冷到脚,心也是冷的。

    手落在那门把上,说不清楚是为了什么,林惜突然停了下来。

    她没有回头,就站在那儿,声音不大不小,却果断决绝:“陆总,我一直都记得你的话。”

    我一直都记得,不要爱上你。

    所以,就算我爱上你了,我也会逼着自己把你从心口里面连根拔起。

    说完,她微微一用力,拉开门,抬腿一步步地离开。

    她走得不是很快,一步步的,脚下单鞋的铁后跟敲着地面,“咯咯咯”一下下地响着,仿佛整个28层都是她走路的声音。

    “林小姐——”

    丁源刚想打个招呼,却没想到,看到的是林惜一脸的苍白,那一双眼眸里面是勾了血丝的红。

    他的话就这么堵在了唇边,怔怔地看着林惜直接进了电梯。

    半响,他才收回视线,抬腿过去敲了敲办公室的门:“陆总?”

    “滚。”

    陆言深脾气虽然不好,却从来都没有这么直接地让人滚。

    他意识到事情不对,没敢再说些什么,松了手,打算退回自己的办公室。

    “丁秘书,林惜她走了吧?”

    偏偏这时候童嘉琳走上前,丁源抿了一下唇,还是点了点头:“林小姐刚走的,但是陆总的心情不太好,童小姐你……”

    童嘉琳不在意:“没关系,你去忙吧,我进去哄一哄他。”

    丁源点了点头,客气地退回自己的办公室。

    他不太相信童嘉琳能够把陆言深哄住,跟在陆言深身边这么多年了,也就这一年的时间,林惜能让陆言深笑一下。

    不过对方胸有成竹,如果他说些什么,免不了被童嘉琳误会,于是干脆就让童嘉琳去碰碰硬钉子。

    童嘉琳自然知道陆言深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林惜前脚走,他后脚就让丁源滚,无非就是知道了林惜怀孕了。

    这个林惜,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不过又能怎么样,陆博文一句话,陆言深还不是要娶她?

    呵。

    童嘉琳直接就推门走了进去,“陆哥,我——”

    “滚!”

    “嘭!”

    伴着陆言深一个“滚”字而来的,还有摔在她脚边的水晶摆件。

    就差那么一点,直接就砸在她的脚上了,童嘉琳第一次见识陆言深发怒,整个人都僵住了。

    刚才的沾沾自喜瞬间就没了,脸色白惨惨的一片,她连话都不敢说,自己转身就走了。

    林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达思的,这五月份的太阳算不上大,可是她一抬头,就被晃得眼睛都发疼。

    马路的边上车来车往,她站在那边上,满脑子都只有陆言深刚才说的那一句:“打掉。”

    冰冷无情,半分的迟疑都没有。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去公寓的,将自己裹在被子里面,整个人蜷缩着,手脚一直都在发颤。

    她知道陆言深狠,却不知道他这么狠。

    这是他的孩子啊,他居然这么轻而易举就说出“打掉”这两个字。

    其实也没什么,毕竟他还不是这么轻而易举就和她断了。

    她明白陆言深的意思了,可是她却没有办法真的打掉。

    她已经二十七岁了,从监狱出来之后孑然一身,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她可以依靠的人,更没有和她血脉相连的人。

    她没有家,有的只是一个暂时居住的房子。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她只有一个想法:留下孩子!

    她要留下他,这是她的孩子,是陆言深不要的,从他说出“打掉”两个字之后,孩子就和他无关了。

    但是林惜知道,在A市,她躲不开陆言深的,他也不会让她安安分分地把孩子生下来。

    林惜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过的冷静,她想要留下孩子的唯一办法就是离开。

    对!离开!

    这是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可是她也是在这里失去了她的一切。

    她不眷恋。

    做了决定之后,林惜开始规划自己离开的事情。

    陆言深做事情谨慎,她不能露出蛛丝马迹。

    琴行那边她还是照去,甚至在第二天去医院咨询了流产的事情。

    实名的交通工具她都不能坐,唯一能够选择的就是汽车或者网约车。

    网约车跑不远,汽车稳妥一点。

    她不知道自己去哪儿,大城市是不能去的,她只能去三四线城市,那些相对比较落后的地方,就算陆言深想找她,也找不到的地方。

    林惜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把所有的事情都规划好,她没有对任何人说,甚至在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她还去琴行上了班。

    可是她筹备了那么久,若无其事地过了那么久,在离开的那个晚上,还是被陆言深的人找到了。

    被拖着离开汽车站的时候,林惜听到了自己的心死的声音。

    它还跳着,但是她知道,它已经死了。

    关着她的房间环境很好,吃的喝的什么都有。

    童嘉琳看着监控里面的林惜,眉头挑了一下:“医生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

    “陆言深最快什么时候回来?”

    “陆总还在T市。”

    “真好。”

    天都要帮她童嘉琳!

    她绝对不会允许林惜生下陆言深的孩子的,男人嘛,对女人不在意,可是对孩子就不一定了。

    天刚亮。

    林惜才眯了一会儿,其实她一整晚都没有睡着。

    门被推开,有人拉着她往前走。

    整个过程,她一声都不吭。

    直到车子再次停下来,她被人推着下了车,看着眼前的医院,林惜整个人才颤了一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