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31 我会好好照顾自己

    老公?

    还真的是看得起她,她连陆言深的女朋友都不是。

    林惜低头凉笑了一下:“他没空,我自己回来看看妈妈。”

    “哦哦哦,你吃晚饭没?我家开饭了,要不要过来吃?”

    她摇了摇头:“谢谢奶奶,我煮了面。”

    她没煮面,她什么都吃不下。

    应付完奶奶,林惜回去就睡。

    半夜是被冷醒的,她从地上把刚买的被子拆封,坐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

    饿,累。

    她买了一下干面包,大晚上的没有煤气罐,林惜只能撕了面包来吃。

    吃完之后却还是睡不着,抱着被子在床上坐着一直到天亮。

    是夜。

    达思28层。

    丁源有点不敢进去,他是跟着陆言深一起去T市的,跟了陆言深这么多年,直到现在,他才知道陆言深是T市陆家的人。

    他一直都让人留意着林惜的消息,虽然陆言深没有说过,但是他跟了陆言深这么多年了,有些事情,不是说陆言深吩咐了,他才应该去做的。

    在T市那边他就知道林惜进了医院,但是没敢说,是登机前告诉陆言深的。

    一回来,陆言深就让他找林惜,可是找不到人了,他调查了一番,才知道林惜去了J市。

    手上拿着这几天林惜的资料,丁源半响才敲门:“陆总?”

    “进来。”

    他抬腿走进去,陆言深坐在办公桌前,手上抽了一根烟,脸色冷得让人不敢看。

    从他和林惜分开之后,陆言深就一直这样。

    丁源把资料递过去:“这是林小姐的手术资料,林小姐在13号买了到J市的车票。”

    陆言深伸手接过资料,“无痛人流”几个字就好像针一样。

    “你先回去。”

    丁源没说话就退了出去,关了门,整个办公室就只剩下陆言深一个人。

    已经十点多了,从九点多开完会陆言深就一直在办公室里面坐着。

    手上的资料写得很清楚,林惜什么时候做手术的,术后恢复情况,什么时候出院的……

    陆言深记得半个月前自己跟她说的话——

    打掉。

    他记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如今她真的打掉了,却觉得心底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地捉着。

    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冲上来,几乎是灭顶的疼。

    黑眸紧紧地盯着那几张纸,就几张纸,却写满了林惜这几天的事情。

    他闭了闭眼,起身拿了车钥匙往外走。

    黑色的车子在路上疾驰,半个小时后停在豪庭车库下。

    陆言深已经一个半月的时间没有来过了,当初听说林惜要把这个公寓卖掉。

    那么干净利落的手法,他该是欣赏的,却莫名的郁结了几天,最后让丁源找人把这个公寓买了回来。

    “滴”

    指纹识别后,门应声而开。

    黑漆漆的一片,他莫名就想起两个多月前的一个晚上。

    她发高烧进了医院,第二天非要闹着出院,他不愿意,她就死皮赖脸地说着情话哄他。

    她说想在公寓等他回去。

    那天晚上他应酬到十点多,喝了两杯白酒头烈烈地疼,却还是让老张把车开了过来。

    一进门就看到她在沙发上裹着自己睡着的样子,一整屋子的灯光,都没有她张开眼睛看着他时那么亮。

    陆言深抬手开了灯,抬腿往里面走,所有的一切都和他当初走的时候一模一样。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中了什么毒,竟然控制不住拉开了衣橱,里面还挂着他和林惜的衣服,好像她还没走,他也没有说要分开。

    陆言深低头,视线落在那藏蓝色的毛衣上。

    浓眉一皱,他弯腰将毛衣拉出来,毛针还扎在毛衣上面,还有两团线,显然是没有完成的毛衣。

    他见过林惜织这件毛衣,他那时候就知道她是织来送给他的。

    他对这些向来都不在意,如今看到,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压抑。

    扔掉。

    她处理这屋子里面的东西,就好像他处理那个孩子一样。

    只是他犹豫不决,她却果断决绝。

    陆言深不禁勾了一下唇,脸上却没有半分的笑意,眉眼间的冷冽让整个屋子的气温都跟着降了下来。

    冷。

    林惜天没亮就起来了,摸着黑,自己往山头爬。风呼呼地吹过来,她只带来的都是薄外套,却没想到这山里面这么冷。

    等她走到她妈妈的墓前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

    她将手上的祭祀品放下,拉紧了一下自己的身上的衣服。

    蜡烛、香……

    她一一点上,手上的烧酒倒了一半,做完这一切,她才在旁边跪了下去:“妈妈,我又来了。但是这一次是我一个人来的,我爱的男人不爱我,我做了错事,所以受到惩罚了。我以为我也可以做母亲的,可是他连我做母亲的资格都剥夺了。”

    从公寓离开的时候她没有哭;听到陆言深说吧孩子打掉的时候她没哭;被逼着进手术的时候她没有哭;可是如今,她一开口,眼泪就好像绵绵的雨一样,不断地从眼睛流下来。

    “妈妈,我答应了爸爸,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不会那么傻了,奢想不是自己的东西。”

    风不断地吹过来,一一将她脸上的眼泪吹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惜才起身离开。

    她一步步地往下走,太阳一点点地升起来,只是这一次,再也没有人接她回去了。

    从此以后,她的路上都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了。

    林惜抬手将脸上的眼泪擦干净,走到山脚下,她回头看了一眼,大概要有好长的一段时间不来了。

    她知道,妈妈不会怪她的。

    她上一次把林景带回来了,她妈妈不会再孤单了。

    她在兰溪村待了三天,然后到大石镇上租了一个房子报了一个雅思班。

    林惜的英语本来就好,在监狱里面她没事的时候就背背单词,听听BBC。

    她把从前的手机卡扔了,以前的任何社交号都注销了。

    没有朋友,没有熟人,她一个人在镇上,每天除了上课就是睡觉吃饭。

    这样的生活有一个好处,就是她一次就把雅思考过了。

    学校的申请也很快就下来了,接下来就是办相关的出国手续了。

    半年后。

    达思总裁办。

    “陆总,林小姐今天下午两点的飞机。”

    丁源的话刚落,整个办公室的气压都变了。

    他站在那儿,有点发冷。

    半响,陆言深才开口:“会议取消。”

    说着,他拿起外套起身就走了出去。

    机场人声鼎沸,到处都是送别的喜怒哀乐。

    林惜只有一个行李箱,里面是她为数不多的行李,除了这个行李箱和一张存款数额还不到二十万的卡,她什么都没有。

    “请B****航班的乘客到……”

    广播传来她的航班登机信息,她起身拖着行李箱一步步地跟着队伍往里走。

    人不多,没有五分钟,她就进去登机了。

    她没有回头,也没有看到,不远处,一双黑眸看着她一步步地完登机口里面进去,直到消失不见,黑眸的主人还是站在那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