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33 陆总,好久不见

    不到七点就醒了。

    自从回国之后,她睡眠就没一天是好的。

    这四月多的A市,七点不到,外面还是黑漆漆的一片。

    林惜知道自己是睡不下去了,干脆起身洗漱,这些天她都是在办公室里面睡的,衣服什么全都在这边。

    刚坐下就看到桌面上烟盒,她到底没忍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抽烟的,等她意识过来的时候,已经动不动就惦记上了。

    她已经下意识戒烟了,可是一天半盒还是控制不住的。

    天亮起来的时候,她已经把一份策划书看完了,她大刀阔斧地改革,公司上下的配合度根本就不高,她要求市场部出的营销方案,完全就是随便应付的。

    “又是七点醒的?”

    八点的时候,罗荣生拎着早餐进来。

    林惜伸手结果:“睡不着。”

    “你这样不行啊,要不要去看看心理医生,已经一个多月了,你这时差也倒太长时间了吧?”

    她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把早餐盒打开,视线落在罗荣生跟前的皮蛋瘦肉粥,不禁笑了:“阿生,你终于天天吃这个吗?”

    “你不懂,好吃!”

    她哭笑不得:“我知道好吃,可是你能不能下次帮我换一样啊?”

    “爱吃不吃!”

    说着,罗荣生伸手就要抢回来,林惜往后一移:“我错了!”

    秘书跟自己是同学,有一点不好,就是老板的威严很难发挥出来。

    林惜吃得快,没一会儿就把粥兜了底,抬手把盒子往垃圾桶上一扔,她进去洗了个手:“达思那边约了几点?”

    “十一点半,在四季。”

    “嗯,那你十一点叫我。”

    说完,她低头就继续看文件了。

    罗荣生吃完,看了她一会儿,没打扰,自己出去了。

    这两个月林惜忙得连吃个早餐都得算着时间,万伦那班老古董就是想看林惜扑街。

    他气得好几天睡不着,所以向来不加班的都跟着留下来熬了。

    罗荣生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林惜的样子,瘦得跟竹竿一样,弱不禁风的。风刮来,他好几次见她走出教室的时候都怀疑下一秒人会不会倒下来。

    认识三年了,林惜从来都没有提过她从前的事情,这一次回国,如果不是他提前从她口中撬出来,他压根就不知道。

    有些人一见就如故,比如林惜于他,所以五岁就移民的他二话不说就跟着回来了。

    他对林惜没有男女之情,就是看着她觉得自己的心头都是酸的。

    得经历过什么,才生生把一个女人压成这样,笑不是笑,哭不会哭,每天三点一线除了啃书就是兼职。

    收回思绪,没再继续想下去。

    十一点。

    罗荣生敲了三下门,林惜揉了一下太阳穴:“我换衣服了。”

    万伦过去四季倒是快,不过是她们主动求合作的,林惜自然是要先到表达诚意的。

    人不多,罗荣生订的是小包间。

    林惜放下包包,下意识想抽烟,却被他摁住了:“行了,第二根了,你少抽点儿。”

    她讪讪地笑了一下,烟盒被他抢了过去,打火机也被没收。

    “卡塔。”

    门推开,林惜手僵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回过神来,站直抬头迎向那一步步走进来的男人。

    三年的时间没变,时间对他真真是怜惜。

    她踩着高跟鞋上前,勾着唇,眼角微微挑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多一分显得谄媚,少一分显得冷淡。

    “陆总,好久不见。”

    青葱白玉的手指递到跟前,陆言深没动。

    林惜不介意,收回手,“很荣幸陆总能赏脸。”

    她说着,已经把他拉开了座位。

    做完这一切,她回头对着丁源笑了一下:“丁秘书,很久不见。”

    丁源刚想回话,视线落到陆言深的脸上,最后只是点了点头。

    林惜明白,没介意,自己在陆言深的对面坐了下来:“陆总,喝茶。”

    她提着茶壶,那葱白的手指摁在那青白的茶壶上,指甲圆润粉嫩,就跟他刚开门进来看到她的脸色一样。

    然而他刚走进来,她的脸色就变了,嘴角和眼角的弧度都还是一样的,就是偏偏那一双眼眸,毫无情绪。

    陆言深伸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始终不开口。

    他的视线一如既往的压迫,林惜微微偏开头:“我知道陆总贵人事忙,所以我也不想耽误陆总的时间。相信陆总你已经看过我们的策划书了,这一次的合作不仅仅——”

    “没看过。”

    他直接开口就打断了她的话,“没看过”这三个字更是让林惜难堪。

    然后她只是笑了笑,“没关系,我知道陆总事忙,现在看也不着急。”她说着,侧头看了一眼罗荣生,罗荣生抬手就将她提前让他塞到公文包里面的策划书拿出来。

    林惜接过,直接放到项目策划那一页递到陆言深的跟前:“陆总。”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从进包厢到现在,他就没有过半分的表情,比当年她碰到的陆言深还要恐怖。

    但是林惜知道,她必须要拿下达思。

    包厢里面安静得只有陆言深翻页的声音,林惜面上带笑,身下的手却已经掐成一团。

    她也想过要不要避开这个男人的,但是她也知道,她选择了接手万伦,那么接下来就没有可能避开陆言深。

    十分钟后,饭菜陆续上来。

    陆言深手指一动,将策划书直接合上:“先吃饭。”

    一如既往的强硬,林惜张了张嘴,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没有人说话,整个包厢里面四个人,可是安静得却只有筷子的声音。

    林惜一直低着头,仿佛又回到了从前跟着陆言深去饭局的时候,她也是这样默不作声地低着头吃东西。

    她知道陆言深不喜欢说话,所以她不会多说什么。

    喜欢的菜就在陆言深的跟前,她不好意思去夹,也没有这个打量去夹。

    所以看着碗里面的丸子时,林惜怔了怔,耳边已经传来罗荣生的声音:“你喜欢的。”

    他说得很轻,她眼睛却烫了起来。

    就在刚才,她还以为是陆言深夹过来的,但是罗荣生一句话,将她拉回了现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