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36 林惜,这是你求人的态度吗?

    三天。

    陆言深只给她三天的时间,可是这三天的时间,罗荣生就连公寓是谁买走的都查不到。

    林惜当初是交给中介处理的,她除了在签订相关合约的时候出现过之外,就没有现身了,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当初公寓到底是谁买走的。

    因为对方只是委托律师过来办的,钱当场就到她的账户了,又不是骗子,她哪里会窥探那么多。

    “Silin?”

    林惜已经沉默了五分钟了,罗荣生那天也在场,陆言深这个男人,他虽然没有打过交道,但也能看得出来,是个狠的。

    林惜抬头看了他一眼:“下午你和王经理一起去厂商那边。”

    王子立是她的人,跟罗荣生一样,跟着她回国的。

    她必须要去一趟达思,所以下午约好了和厂商那边的人谈,只能让忘了王子立去了。

    林惜这一次大刀阔斧,除了在公司的经营上动了刀,在管理方面也动了刀。

    万伦作为一家已经有二十多年存在史的传统产业公司,内部人员全都是和股东沾亲带戚的,如果是好的,林惜倒无所谓。可是他们就只想着怎么在万伦倒闭前多捞点钱,根本就没有一个干实事的人。

    之前市场部的经理就是其中一个股东的儿子,万伦半死不活,跟他脱不了干系。

    林惜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人拉下来,把王子立安插了进去。

    这两个多月来,她光对付万伦里面的那些渣滓就已经够累了,如今陆言深横插一脚。

    林惜知道,自己总归是绕不过去的。

    她昨天晚上是有些失控了,冷静不下来,所以很多事情都没有想到底。

    回来之后她一整晚没有睡,陆言深留给她的话不多,她琢磨了很久,却始终没有想明白陆言深话里面的深意到底是什么。

    从前她对陆言深也算是有几分了解的,可是如今,她却发现,自己对陆言深的了解,也不过是他故意透出来的。

    想不明白,就只好问明白。

    吩咐好罗荣生,她拿了包包,补了妆就往达思那边去。

    “你好,我找陆总。”

    “小姐,请问您贵姓,和陆总是否有预约?”

    三年的时间,前台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人了。

    林惜凉笑了一下:“免贵姓林,单名一个惜,林惜,我和陆总没有预约,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够通报一下。”

    前台听到她的名字,微微怔了一下,她刚来达思不到半年,林惜这两个字,在之前就听说过了。

    不过那时候只是八卦,却从未见过真人,如今一看,倒是比那些传闻中的人好看很多,嗯,人也挺好的。

    三年前陆言深和林惜的事情,整个A市,但凡在公司里面待过的人多少都听说过。

    前台自然不敢怠慢,连忙打电话上去请示。

    电话是打到丁源的座机去的,听到前台的话,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办公室的大门,想了想,还是打算问清楚一点好。

    毕竟几天前,陆言深那一句“她就不过分”让他至今都不敢跟陆言深对视。

    里面好几个高层,丁源敲了一下门,陆言深的声音很快就传来了。

    他推门进去,五个高层空了一条道给他。

    丁源觉得头皮有些麻,只是这么多年,也学到了陆言深的几分淡定。

    “陆总,林小姐在楼下。”

    丁源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他刚才好像看打了陆言深眼底一闪而过的得意。

    丁源一怔,回过神来,那双黑眸里面全都是冷意。

    看来还是错觉。

    陆言深扣了一下桌面,脸上仍旧没几分表情:“让她上来。”

    “好的,陆总。”

    林惜站在那儿,不急不躁的样子倒是让前台多了几分好感。

    陆言深人忙事多,不是说见就见的。

    偏偏童嘉琳仗着自己是他未婚妻的身份,好几次过来要求见人,但凡她的动作慢一点,童嘉琳的脸色就很不好。

    没有对比没有伤害,一对比,虽然陆言深如今和林惜没关系了,可是前台还是觉得林惜好。

    前台盯着林惜打量着,目光太明显,林惜不禁回看了过去。

    她有些尴尬,幸好这时候丁源回话了,前台才松了口气:“林小姐,这边请。”

    林惜收回视线,抬腿跟着她走向电梯:“谢谢。”

    时隔三年多再来,她比想象中平静。

    “林小姐,陆总有点忙,麻烦您等一下。”

    刚走出电梯,丁源就迎了上来。

    林惜点了点头,毫不在意地跟着他到一旁的等候区坐着。

    半个小时。

    林惜低头看了一下手机,抿了一下唇,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一个小时。

    她拿出手机给罗荣生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那边的情况。

    一个半小时。

    林惜起身去上了个洗手间,脸上的表情仍旧没有半分的不耐。

    丁源一直盯着林惜,陆言深早就在林惜上来前让那几个管理层走了,这会儿显然是把人晾着的。

    他看到林惜起身,以为她要走,一颗心就揪了起来。

    丁源虽然不知道陆言深对林惜到底什么想法,但他也不傻,今天要是林惜走了,陆言深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已经很久没有,能有一个人影响到陆言深了。

    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毕竟这是三年前的同一个人啊。

    “童小姐?”

    看到童嘉琳的时候,丁源觉得太阳穴都发疼。

    这个大小姐还真的把自己当回事,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闯上来了。

    童嘉琳从知道林惜过来她就匆匆赶过来了,但是有了之前的一次教训,她敢从楼下闯上来,却始终不敢知己闯进陆言深的办公室的。

    “陆总在忙?”

    丁源有些为难,陆言深在晾林惜,这个童嘉琳冷不丁跑出来闹事,他是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他不说话,童嘉琳以为林惜已经进去了,她冷笑了一下:“我有点急事。”

    说着,她抬手就推门进去:“陆——”

    “等不及吗,林惜?”

    陆言深晾了林惜这么久,原本以为是她等不及推门进来,却没想到一抬头,看到是童嘉琳。

    好巧不巧,林惜刚好去完洗手间回来,看着站在门口的童嘉琳。

    眼睛好像被什么刺了一下,她愣了一下,大大方方地抬腿走了过去:“陆总,既然你在忙,那我也不打扰了。”

    她等了将近三个小时,却没想到去完洗手间回来看到童嘉琳闯进去。

    她跟陆言深最好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个特权,果然,人跟人,真的不能比的。

    说完,她勾着唇笑了一下,说不上是笑容的笑,一旁的丁源都觉得心抽了一下。

    林惜转身就走,干净利落得很。

    陆言深脸色已经黑得跟压城的黑云一样,视线死死地扣在她的背影上,声音冷冽无比:“林惜,这是你求人的态度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