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38 哪里得罪了陆言深

    前台小姐的态度很好,林惜却笑不出来:“谢谢。”

    陆言深是连她求饶的机会都不给了,从达思走出来,林惜抬头看了一下,觉得视线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就好像她现在的处境一样。

    看不到来路,看不到去路。

    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她只是想安安分分地守着万伦而已,她做错了什么?

    林惜刚走,前台就连忙拨了内线上去。

    这是丁源吩咐的,他知道陆言深下了命令,谁都不敢违背,但陆言深的心思,谁猜得准呢。

    挂了电话,丁源还是敲了陆言深办公室的门。

    “进来。”

    这几天,整个28层都处在低气压中,如果不是事关林惜,丁源也不想到陆言深的跟前触霉头。

    但是拿那么高的工资当陆言深的秘书,丁源不能事事都等陆言深开口了,自己才去做

    如果连一点注意和眼色都没有,那么这个位置,他凭什么能坐这么久?

    陆言深抬头看着他,没说话。

    丁源就算是跟在陆言深身边这么久了,对上他此刻的眼神,还是忍不住颤了一下:“陆总,刚才林小姐来过。”

    他话音刚落,陆言深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丁源连忙闭了嘴,不敢再说什么了。

    阳光正烈,林惜在马路边上站了将近十分钟,才抬手招车回了办公室。

    “Silin,你怎么了,脸色很不好?”

    她不想说话,挥了挥手,“我想静一静。”

    说完,她关了办公室的门,坐在办公椅上,看着跟前的订单。

    半个多月前她放手一搏,如果成功的话,万伦后面的路再怎么难,也不会像如今这般。

    可是谁知道,陆言深不动声色地蛰伏着,就是为了给她最致命的一击。

    对于陆言深来说,不开心了,就随手开刀,却从来都不会想,是将人逼到绝路上面去了。

    从前她跟在他身边的时候不是没有见识过他这样逼人的,可是如今被逼的人成了她,林惜是真真切切地觉得恐惧。

    烟盒里面没几根烟了,她抽了两根就空了。

    林惜夹着最后一根点完的烟,就这么坐着,视线落在那桌面上,视线空洞无焦距。

    罗荣生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他眉头一皱,过去将烟盒一收,却发现完全空了:“Silin,虽然万伦现在情况很糟糕,可是还没有到绝路,你这么快就放弃,这可不像我认识的Silin。”

    林惜动了动,睨着他:“我没放弃。”

    她就是在想,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陆言深。

    她虽然不算完全了解他,但也知道,送出去的东西,他向来不会收回的,也不会有这样故意刁难她的动作。

    她回到A市,一直都是安安分分的,除去一个月前约他见面谈合作,他们两个人之间也没有什么接触了。

    那一天虽然不小心碰上了童嘉琳,可是她也没有上前故意找茬。

    可是她想破了脑袋,都没有想到哪一件事情能让陆言深这么大费周章地惩戒她。

    见她说话,罗荣生才松了一口气,把资料往她的跟前一摔:“你也别太大压力,虽然说A市的厂商突然之间毁约,对我们的发货有很大的影响。但是我们当初全都是预售,也就是没有成品,预售一共十天才有这七十多万份单子。既然A市这边的厂商走不通,我们可以把视线投向隔壁的B市。我查了一下,那边也有不少家具生产的小公司,虽然B市那边厂商相对少一旦,但是总归能够缓一下的。”

    罗荣生这个办法林惜不是没有想过,只是这中间费时费力,如果再生变故,她这一次真的走投无路。

    追根究底,源头还是出现在陆言深那儿。

    只不过这么些年,林惜也知道,坐以待毙只会死得更惨,她只好两手准备:“那你这两天和王子立跑一趟B市,先把第一批要发的货谈下来,这边的厂商我再想想办法。”

    如果原定的厂商愿意接单,能够按时交货,对他们而言自然是最好的。

    但实在不行,也只能走B市这一条路了。

    听到她的话,罗荣生笑了一下:“你放心吧,子立今天早上已经过去了,他说见了两家厂商,都有意合作。”

    林惜愣了一下,终于笑了:“我知道了,运输公司那边也提前联系好,找信得过的。”

    这批货不能再出意外了。

    “我知道了,打火机我没收了,再让我看到你抽烟,Silin,你知道的。”

    林惜笑了下,“我知道了。”

    她知道罗荣生是关心她,也没说什么。

    算是找到了一点希望,林惜将手上的订单翻了一遍,最后将一些批量的先抽出来,打算先赶制出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林惜从文件中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傍晚六点多了。

    她能找到B市这一条路,如果陆言深真的要将她逼入绝境,他是不会让她有其他路可以走的。

    想到这里,林惜只觉得后脊一阵阵地汗,脸色也是白的。

    顾不得多想,起身直接就走了出去,就连罗荣生叫她也没有听到。

    达思她上不去,陆言深的行踪向来都是很隐秘的。丁源拒接她的电话,一看就知道是陆言深的意思。

    林惜别无它法,只能到别墅门口等着。

    这九月末的A市,白天是热的,晚上的温度却不高。

    她走得急,下身只穿了一条黑色阔腿裤,上身是雪纺的长袖无领衬衫。

    别墅在半山,风吹过来,跟沁了冰一样。

    她站着,觉得冷,但也知道,这是她唯一能够等到陆言深的地方了。

    守株待兔固然蠢,但是能守到,也未尝不可。

    引擎声传来的时候,林惜下意识地站直了身体,视线一丝不动地看着那一点点开近的轿车。

    她进不去别墅,就站在别墅的门边。

    车上的人不可能看不到她的,可是那车子就这么拐进了别墅里面。

    林惜心下一沉,还是抬腿尾随车子走了进去。

    她没走近,就站在车身半米远的位置,看着车门被推开,陆言深抬腿从车上走下来。

    头顶上的灯打在她的身上,陆言深下了车直接就往前面走去。

    林惜抿了一下唇,抬腿跟了上去,却被门口的老管家拦了下来:“小姐,这不是你能随便进来的。”

    她没说话,也没有继续往前走,只是看着那个男人的声音开口叫了一声:“陆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