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39 韩进回来了?

    陆言深头都不会:“赶出去。”

    就三个字,却将林惜所有的希望都浇灭了。

    她怔怔地看着男人的背影,不知道怎么的就笑了。

    “小姐,麻烦你出去!”

    听到陆言深的话,管家的声音也强硬起来。

    司机老张是知道林惜的,可是此刻他也不敢说些什么,他也就是一个司机而已。

    陆言深这难发得莫名其妙,他身边的人都知道,大多数看到林惜,多少都还有些怜惜,就好像丁源。

    但是他也无能无力,除了上前劝一句:“林小姐,我送你回去吧。”

    听到丁源的声音,林惜头微微一转,笑了一下:“不必了。”

    月光打在她的脸上,明明是笑着的,却只让人看到凄凉。

    薄情寡义,林惜总算是见识到了这样的一个男人。

    她转身,微不可闻地补充了一句:“免得连累了你。”

    虽然不知道陆言深为什么发难,但是他的脾气,她还是知道的。

    现在陆言深要对她下手,丁源凑上来,免不了被无辜牵连。

    林惜没走,只是抬腿走到别墅的门口,看着那铁门再次合上。

    她也不想这么犯贱,三年前被他逼着和他在一起,三年后还是被他逼得这样卑躬屈膝。

    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她要在这座城市生活下去,陆言深这一道她过不去,就没有以后了。

    夜色越浓,外面越发的冷。

    林惜站在路灯下,脸色已经有些发白了。

    脚下的高跟鞋撑得她的脚有些疼,周围都是墙,她想落坐的地方都没有,除了马路。

    别墅里灯火通明。

    管家是见过林惜的,虽然年纪大了,可是人对好看的人物,总是多了几分注意的。

    虽然不明白陆言深和林惜是怎么一回事,可是看着外头站着的林惜,到底还是忍不住敲了陆言深的房门。

    “进来。”

    “陆总,那位小姐还在外面站着。”

    陆言深冷笑了一下:“我不想再听第二遍。”

    管家僵了一下,在陆言深的震怒下退了出去。

    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陆言深自然知道林惜还在外面,他房间的阳台视线刚好能够看到蹲在马路边上的林惜。

    她低着头,灯光在她的上方,隔得不远,可他看不到她的表情。

    从她回来A市,他就没快活过,哪里那么轻易放过她。

    他一直以为男人薄情是风流,却没想过,自己也会有一天碰上这么薄情的女人。

    明明当年满眼的情意,她以为她不说,他就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就短短三年,她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再见时的冷漠,恰到好处的疏远,她的从容扎着他。

    她让他难受,他凭什么就让她好过。

    摸了一下手上的烟,陆言深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也就栽在这个女人的身上了。

    一开始以为是只猫,后来才发现是狐狸,狡黠还无情。

    手机显示已经晚上十点了,别墅区十点打后,气温接近十度。

    她就穿了一件长袖雪纺,风吹过去,跟没穿一样。

    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了她生病的那一次,他下了决心要将自己拉回头,结果她高烧不断就是不愿意去医院,最后他忍不住倒了回去。

    她以为他是林景,抱着他一口一口地叫着:爸爸,我好难受。

    他气得脸都青了,她却突然之间开口来了一句:陆言深,我好难受。

    轻飘飘的,却勾得他那膨胀的火气一下子就没有了。

    再这么吹下去,指不定也要发烧了。

    想了想,陆言深还是推门走了出去。

    林惜知道这别墅深夜冷,却没想到会越来越冷。

    她来的时候日薄西山,到现在九点半,整整四个小时,她什么都没有吃。

    又冷又饿,她蹲在地上,不知道自己能够撑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陆言深会不会出来。

    她就是故意站在这里的,在墙根站着太傻了,陆言深看不到。

    她现在的位置,刚刚好就是陆言深房间窗户能够看到的。

    只是她还没有等到陆言深出来,她就等到了罗荣生的电话。

    下午她匆匆离开,罗荣生估计是怕她出什么事情。

    林惜也没有拒接:“阿生?”

    “Silin,你现在在哪儿?成轩今天下午联系我,问我们是不是要一批货?”

    听到罗荣生的话,林惜一怔:“你没记错,真的是成轩?”

    成轩可谓是A市家具生产的三大巨头之一,只是成轩只做普通家具,不做设计和精品。

    现在成轩主动示好,可谓是峰回路转。

    “你在哪儿?我约了他们明天早上见面,你可别到处跑!”

    林惜已经冷得受不了了,接完罗荣生的电话,她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四十分了。

    她想了想,约了车,自己抬腿走出去路口等,却不知道她刚转身离开,别墅的大门就缓缓而开。

    陆言深从里面走出来,看着那空空如也的路边,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

    他估计是个傻的才会下来的!

    林惜不是没有找过成轩的,可是这两年,万伦的情况实在是太不容乐观了。

    虽然她回来之后和罗荣生、王子立三人将万伦拉扯得有那么一点儿声色,但是她的单子太大了,像成轩这样的企业,也是传统家具起家,这两年也是在尝试转型,但是都不太成功,所以这么大单子,轻易不敢接。

    万一尾款没交,万伦倒闭了,几千万,到哪儿去讨?

    现在对方主动联系上,林惜哪里还顾得上陆言深。

    她和他也不是从前那样的关系了,她不能因为他脸色稍微不好,自己就上赶着去哄他。

    现在有别的出路,林惜自然是不想再那么没出息了。

    他不愿意见自己,就算了吧,反正,以后她小心地避开这么一尊大佛就好了。

    因着早上约了成轩的赵总见面,林惜第二天起得很早,就连罗荣生也是七点半到公司的。

    “你昨晚去哪儿了?”

    她没有答话,只是问他:“赵总怎么会突然之间答应和我们见面了?”

    罗荣生有些得意:“这你就不知道了,韩哥跟赵总刚好有点交情,他昨天刚到A市,就去见了他。”

    林惜一怔:“韩进回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