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40 那个男人是谁?

    “是啊!”罗荣生脸上是掩盖不住的喜色,“本来韩哥让我瞒着你的,但我实在太高兴了!韩哥被派回来了,他昨天回来还有其他事,所以没有过来见你。”

    听到他的话,林惜也高兴地笑了:“不急,既然他派回来,说明我们有的是时间见面叙旧。”

    如果不是韩进,她回来根本就没有办法将万伦拉回来,那两亿的风投,就是出自韩进的。

    韩进作为一个风投,不可能不知道万伦的情况,在那样的情况下,他还愿意砸两亿下来。

    正所谓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十点整,成轩的赵总就过来了。

    这一次赵总过来不仅仅是想要帮她渡过这一个难关,还提出合作的想法。

    万伦曾经也和成轩一样的,只是这几年没有转型不说,还被内乱弄得乌烟瘴气。

    虽然没有破产倒闭,但是工厂一家家地缩减,不然他们也不用沦落到要找小厂商合作的地步。

    成轩转型失败,这两年的发展也是停滞不前。

    万伦现在的情况,转型是唯一出路,然而资金不足导致工厂无法扩建也是一个问题。

    赵雄华的建议是两家合作,成轩负责生产这一块,万伦只要负责设计和销售。

    而且是长时间合作,这既解了万伦的燃眉之急,也让成轩有一个寻找出路的过渡时期。

    林惜几乎是没有怎么想就答应了,合同签下来的时候,林惜才松了一口气。

    解决了这件事情,就是万伦以后的发展定位问题了。

    现在传统产业被网商冲击得很厉害,万伦现在就剩一个空壳子了,想要走下去,必须要有流动的资金支撑。

    大家具的发展很局限,快递运输成本太高了,万伦尚且没有能力建立自己的运输线,现在只能先做精品的小件家具。

    开了一整个下午的会,林惜头有些疼。

    她昨天晚上在别墅外面蹲守了四个多小时,头疼得很。

    罗荣生见她的脸色不好,忍不住问了一句:“Silin,你要不要去医院,你状态很不对?”

    她摇了摇头,下意识想抽烟,却被罗荣生一瞪。

    林惜讪笑一下,收回手。

    正巧这时候罗荣生的电话响了起来,林惜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一点点地丰富,不禁也跟着笑了。

    解决了这两天郁结着的心情,林惜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触。

    “Silin,韩哥在楼下了,晚上一起吃饭!”

    林惜眼眉微微一挑:“叫上子立。”

    他们四个都是有交情的,自然不可能撇下王子立的。

    “韩哥!”

    罗荣生从小到大就佩服自己的这个堂哥,这次的事情也多的韩进出手,他现在看到他,自然是得意又开心。

    在他看来,那个陆言深,哪里比得上他的韩哥。

    “韩哥。”

    王子立倒没罗荣生这么活脱,但也过去在韩进的肩上窝了一拳。

    林惜抱着手看着他们打招呼,直到男人看向自己,她才勾唇一笑,张开手:“欢迎回国,韩进。”

    “谢谢。”

    是她长开手的,却因为男人身高体长,一伸手就将她搂进了怀里面。

    八个多月的时间没有见,韩进舍不得松开,但直到林惜的脾气,不过两秒,他还是松了手。

    林惜今天的心情好,酒量不好却还是喝了两杯红酒,从包厢里面出来的时候人晃了一下,没站稳。

    一旁的韩进伸手扶着她,林惜借着力站好,抬头对着他笑了一下:“谢了。”

    身后的罗荣生也喝多了,勾着王子立的肩膀一直絮絮叨叨,全都是几个人当年在英国的事情。

    一行人显而易见的好心情。

    只是不远处看着这一次的陆言深显然就没有这么好的心情了,隔得不远,他的视线落在林惜捉着韩进的上的手。

    “陆总?”

    丁源不知道陆言深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又进化成罗刹了。

    一抬头,看到前面的四个人,一头栗色长发的林惜在三个男人中十分的惹眼,他顿时就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林惜是喝多了一点,却没有到完全醉的地步。

    跟前的视线太明显了,她忍不住抬头看过去,却没想到人是陆言深。

    她下意识就僵了一下,手指都是凉的。

    刚准备松手的韩进感觉到她的变化,手非但没有松开,还紧了一下,低头看着她,眉头也跟着拧了起来:“怎么了?”

    他一低头就看到林惜正看着前方,顺着林惜的视线看过去,韩进一眼就看到前面不到五米距离站着的男人。

    男人脸色紧绷,立体的五官如同刀削的石块一般冷硬。没有靠近,他就能感觉到男人的气势。

    韩进是那种不显山不露水的男人,五官比起陆言深,一双桃花眼更是显得他长相斯文柔和。

    只是和陆言深对上,却也不输半分。

    两个男人无声的对峙,在场的人都能感觉到气氛的不对。

    林惜收回视线:“我们走吧。”

    她头有点疼,这个状态,也不适合上前去跟陆言深打招呼。

    她说完,挣开了韩进的手,直接就往前走去。

    只是她太高估自己的身体了,昨天晚上吹了好几个小时的冷风,刚才又喝了两杯红酒,一冲上来,不知道怎么的眼前一黑,她下意识抬手捉住什么,却什么都捉不住。

    韩进站得近,抬手就将人抱到了怀里面:“林惜?”

    他低头看了一眼,林惜显然已经失去意识了。

    他没有多想,抱着林惜就往前面走,经过陆言深的时候,韩进勾唇冷笑了一下。

    站在陆言深身后的丁源都听到这一声冷笑了,陆言深不可能听不到。

    果然,丁源一抬头,陆言深脸色已经阴戾得渗人。

    他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呼吸都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小心被陆言深给迁怒了。

    “丁源。”

    然而他还是没躲过,陆言深一开口就是叫他。

    丁源只能上前,“陆总?”

    “那个男人是谁?”

    丁源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下一秒,陆言深侧头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丁源一辈子都忘不了。

    他看着抬腿离开的陆言深,渐渐地明白,这些日子陆言深反常是为什么。

    他只是想不明白,既然那么喜欢,为什么当初还狠心把人推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