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41 陆总,还有一件事情

    林惜上一次进医院还是两年前的事情,那时候刚到英国没多久,刚稳定下来,花销大,她手上的钱基本上都全部捐出去了,一天到晚除了看书就得去兼职。

    也刚好是在兼职的时候认识韩进的,那时候韩进还在英国那边,没有调回去总部,几乎每个星期,她都能有一天在下午三四点的时候看到他一个人带着电脑坐在靠窗的第二个位置上。

    一来二去,大家都是中国人,很容易就认识了。

    那时候好像也是韩进把她送进医院去的,就进了医院一趟,她一个月兼职挣来的钱全部都打水漂了。

    从那以后,她每天早上五点多起来跑步,就是不想自己生病进医院。

    后来也确实没怎么生病,偶尔感冒她喝几杯维C的泡腾片,然后睡上一天就好了。

    倒是没想到,这才刚回国一年不到,人就被折腾进医院了。

    也实在不是林惜的身体体质差,而是她回国五个多月这么久了,没一天能水上七个小时的。

    这两个月更加不用说,她几乎是每天就眯那么三四个小时,没有闹钟,但还是第二天天不亮就起来了。

    睡不着。

    无论是早睡还是晚睡,她哪一天能够安安稳稳地睡上六个小时,已经是很幸福了。

    昨天晚上去找陆言深的时候也没有想那么多,穿得淡薄,在外面站了那么久,当时风吹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头疼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她就觉得头沉,但是成轩的赵总早上过来,她既开心又紧张,后来合同签了,又碰上韩进说要吃饭。

    这一整天,她都没什么心思去管自己那头疼的事情。

    结果就这么晕了,意识失去之前,她心里面就只有一个想法:这下好了,不用害怕不打招呼而得罪陆言深了。

    林惜没想到自己回国失眠了这么久,晕一次倒是一觉就从昨天晚上十一点睡到第二天早上的八点多。

    她一睁开眼睛就知道自己在医院里面了,病房里面的消毒水气味太浓烈了,林惜从来都不喜欢的。

    “醒了?”

    刚坐起来,韩进就从门口走进来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手背,上面有些肿,大概是昨天晚上扎针的时候走针了。

    见她看着自己的手背,韩进开口解释了一句:“你昨晚太虚了,血管看不见,护士不好扎针,刚扎进去针头就走位了,跟吹气球一样肿了起来。”

    病来如山倒,她现在人浑身没劲,看着韩进虚弱地笑了一下:“我发烧了?”

    问着,自己倒是抬手往额头上一探。

    退烧了。

    “发烧了,不过烧得倒不算是厉害。医生说你风寒,还有这段时间休息不够才晕倒的。”

    她自己也知道,所以没想继续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下去:“你不用去公司吗?” 韩进低着头笑了一下,帮她解开了饭盒:“不着急,我提前回国的,你吃点粥吧。”

    “谢谢。”林惜是真的饿,也没有扭捏,接过自己捧着吃了起来。

    虽然身体还是有些虚软无力,但是林惜想着万伦里面的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她在医院里面根本就待不下去。

    她想起从前自己在陆言深身边的时候,也就是发一次烧,人却矫情得要命。现在倒是好了,走两步都想摔的状态,她还得撑着回去公司。

    现实总是逼着人成长的,她也是个娇娇女,可是现在,她没有谁可以依仗,唯一靠自己了。

    “Silin,你就算不想待在医院,也回家里面休息一天吧,天塌不下来的。”

    面对韩进无奈的劝说,她只是笑了笑,没有接话。

    天是塌不下来,可是万伦就难说了,正是关键时期,她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更别说让她闭着眼睛在家里面睡觉了。

    见她面上柔和,却始终不肯开口妥协,韩进只好无奈地怂了一下肩:“我先送你回家洗漱一下吧,你昨晚——”

    “不用了,公司里面有我的日常用品。”

    韩进想让她回家休息一上午的打算就这么被她轻描淡写地打了回去,最后只能开车把她送到万伦去。

    达思28层。

    这段日子,达思的高层对陆言深的喜怒无常深有体会,原本以为前两天已经算是达到了顶峰了,没想到几天还生生破了天。

    别说那些一个月就跟陆言深见一两次面的高层不敢直面陆言深,就连天天面对陆言深的丁源今天的不敢推开他办公室的门。

    但是他不得不推开,因为手上的资料是昨天晚上陆言深吩咐他今天早上给他的。

    丁源自然知道这份资料会掀起陆言深的怒火,可是他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敲门进去了。

    陆言深从上一次跟林惜谈崩了之后,情绪越发的难以捉摸了,脸色经常都是多云转阴,或者阴转暴雨。

    总之就没见过晴的。

    这会儿就是暴雨的状态了,脸色跟那压城的黑云一样,他刚推开门,就被陆言深的一个眼神看得手都僵冷了。

    饶是他跟在陆言深身边这么久了,也还是用了两秒的时间才将自己的情绪压了下去,假装毫无波澜地走过去:“陆总,这是韩进的资料。”

    陆言深眼眸一动,修长的手指拉过文件,食指微微一翻,那个男人的资料全部都跃入眼底。

    他一边翻着,脸色一秒比一秒黑。

    丁源站在那儿,只觉得喉咙都发紧,却不得不开口:“陆总,还有一件事情。”

    陆言深视线微微一顿,抬头阴戾地看着他,没开口,在等他说。

    丁源抽了口气:“林小姐回国的时候,万伦已经快要破产了,她所带回来的两亿风投资金,是韩进个人财产支出给林小姐……”

    “啪!”

    他还没有说完,陆言深直接就把文件给关上了:“成轩的事情呢?”

    丁源没有隐瞒:“韩进牵的线。”

    “嗤。”

    从三年前林惜走后就没有过表情的陆言深难得挑着眉冷嗤了一下,丁源却抖了抖,手忍不住紧了紧。

    这才九月啊,怎么就这么冷呢。

    “打个电话去万伦,就说上次谈的事情,我们想好了,今天中午见一面。”

    他直接就下了令,不容置喙的语气显然是容不得人拒绝。

    丁源觉得牙疼,陆言深说约中午就约中午,就没想过人家中午可能约了别的人不答应吗?

    林惜终于确实是约了别人,她在达思和星港这两边走不通,只能退而求次。

    她不能坐以待毙,人总是要主动一些的。

    倒是没想到陆言深会主动约她见面,她刚从医院回来,听到罗荣生的话,下意识就觉得自己可能病没好,听岔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