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43 陆言深,我早就死了

    “林惜!”

    她的话音刚落,陆言深脸色突然之间就阴戾起来了。

    林惜看着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只觉得无边地恐惧,那灭顶的绝望就好像当初她在车站看到他的人的时候。

    气氛突然之间就僵冷了下来,陆言深抬腿直接就走到她的跟前,一把就将她拽了起来。

    她没有动,被他压在墙上的时候,视线还是直直地看着他的那一双黑眸,冷不丁的,突然之间冷笑了起来:“陆总,在你看来,我估计就是个下等的宠物罢了。”

    说着,她自嘲地勾了一下唇:“可能我连个宠物都不如呢。”

    “闭嘴!”

    她不提那个孩子还好,陆言深听到她突然之间提到那个孩子,他就差点克制不住自己伸手掐死她。

    他刚才将她拽起来,确实是生了几分将她掐死的冲动。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那一双没有丝毫波澜的杏眸,竟然魔怔了一样,手连抬都抬不起来了。

    如今听着她这样轻贱自己的话,更觉得怒火滔天,而那熊熊的怒火之下,确实密密扎扎的心疼。

    跟她拿了一把针往他的心口扎下去一样,快准狠。

    林惜被他逼了两个多月,现在一通病将她所有的情绪的关口地给开了,一泄而出,她忍都忍不住。

    他让她闭嘴,她却半分闭嘴的打算都没有,看着他还是笑,可那双杏眸里面哪里有笑意,只有无边的冷和恨:“陆言深,从前是你逼我和你在一起的。在一起的时候你告诉我,不要爱上你。我做到了,我不爱你,因为我恨你!”

    这话三年前她就说过了,只不过没有亲口对着他说。

    如今亲口说出来,却觉得从未有过的畅快。

    却不想一抬头,那双黑眸,简直是要将她吞下去。

    她怔了一下,见他低头,她下意识地一偏。

    那凉薄的双唇落在她的侧脸上,林惜微微闭了闭眼,双手将他扣在自己身侧的手一挡,腿一抬,陆言深直接就被她推开了。

    她抬手狠狠地抹了一把脸:“陆总,我不是三年前的林惜了。”

    她说着,抬腿直接就走。

    陆言深看着她,极大的力气才没有让自己动手灭了她。

    “林惜,你今天敢从这里走出去,我明天就让你生不如死。”

    她落在门把上的手微微顿了一下,人停了下来,却是回头看着他勾着眼角笑了起来。

    “陆言深,我早就死了,何来的生不如死?”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这样的笑了,从前她最喜欢这样勾着他的脖子,仰着头看着他,挑着眉笑得风情万种,温声细语地叫着他。

    可是如今,她是笑了,只是那笑容带出来的话,却仿佛一块千年的寒冰,让人从脚底冷上来。

    说着,她顿了顿,方才的笑容已经全然不见,只剩下一脸的冰冷:“陆言深,我不欠你什么,当年你的人把我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我就算真的欠你什么,也该是还清楚了。”

    她确实是从他的身上得到了很多,可是如果可以,她宁愿拿得到的去换回她的孩子。

    可惜,这个世界上,只有往回走的路,没有往回倒的。

    陆言深方才听到她说的恨他,已经是滔天的怒意了,可是他在林惜的跟前,从来都是收敛的。

    却不曾想,她刚对他捅了一刀,又扔了一个炸弹来。

    换了别的人,陆言深二话不说自己就让丁源去收拾了。

    可是林惜,从前他纵容过,就算只是小打小闹,但他活了三十六年了,也就让这么一个女人在他跟前闹的。

    如今听到他的话,他虽然是下意识就抬腿追出去将人拦下来了。

    但是走到门口,陆言深就反应过来了。

    林惜向来怕他,不可能出国三年回来就敢这么跟他叫板。

    如今听到她的话,他一下子就把其中的一点捉出来了。

    他哪里的人,把她捉进去手术室了?

    想到她刚才提的那个孩子,他突然觉得心口一紧,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觉到一种叫做“心慌”的心情。

    陆言深拿出手机,几乎是咬着牙开口的:“丁源,过来一趟!”

    丁源本来就在酒店里面,听到陆言深要单独和林惜碰面,他心里面一直就不上不下的。

    这段时间陆言深自己一个人在那儿生闷气他又不是不知道,林惜的态度显然很坚决,也浑然不觉陆言深对她的感情,万一吵起来了——

    还没有等他想到后果,就接到陆言深的电话了。

    尽管只有四个字,可是丁源也听出来了,那话里面压抑着情绪。

    他直接跑过去的,推开门,对上陆言深阴鸷的眼眸,不禁一颤:“陆总?”

    他跟着陆言深八年,第一次见他这样。

    “当年林惜人流的事情你打听清楚了?”

    陆言深这么一问,丁源又不是傻的,顿时就知道出了问题:“我当时去医院的时候,确实是林小姐自己预约,她子做人流之前也已经做过检查了,是她本人去的。我查了监控,林小姐并没有不情愿的样子。”

    陆言深阴测测地勾了一下唇,:“再查一次。”

    他的话并不重,但是丁源知道,陆言深的怒气值和他的语气向来不成正比的。

    这件事情,不用说,他也知道到底多严重。

    “我知道了,我立刻去查!”

    他打电话的手都是抖的,这件事情是他经手的,如果真的中途有些什么差池。

    丁源不敢想。

    是夜。

    自从林惜走了之后,陆言深很少回豪庭这个公寓。

    他每一次回来,都觉得自己压得人难以呼吸。

    可是今天晚上,他却忍不住回来了。

    公寓有人定期打扫,他坐在沙发上,手夹着烟,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以前。

    林惜坐在他的腿上,勾着他的脖子大胆地从他的手上将烟收走。他当时脸色冷了下来,她很明显地僵了一下,可是后来,她却还是若无其事地告诉他,抽烟有害健康。

    谁不知道抽烟有害健康,她管得也太多了。

    手上的烟烧到尽头,手指一烫,陆言深回过神来,只记起林惜今天晚上离开时的那一句话:“陆言深,我不欠你什么,当年你的人把我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我就算真的欠你什么,也该是还清楚了。”

    心还真特么的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