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45 还是你在妒忌我,童嘉琳?

    “妈的,太过分了!这个童嘉琳什么来头?”

    罗荣生为人绅士,碰上这样的事情,却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林惜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回话:“走吧。”

    “Silin,那个童嘉琳她显然是——”

    “走吧,我再想想办法。”

    其实哪里有办法,得罪了陆言深,在A市可以说是得罪了百分之九十的公司,如今再加上一个童嘉琳,可想而知。

    看到林惜的表情,罗荣生也不好再问了,默不作声地跟着她出了包厢。

    “林小姐,我们谈一谈。”

    两个人刚走到酒店的大厅,童嘉琳从一旁的等候区走了过来,伸手就拦下了林惜。

    林惜看着童嘉琳,脸上一片的冷意:“如果童小姐要和我谈陆总的话,我想不必了。”

    童嘉琳倒是不介意她的冷漠,甚至还笑了笑:“是,也不是,林小姐公司现在的状态,你难道就不想打破吗?”

    她的话算是说到林惜的心坎里面去了,从她回国到现在,虽然动手大肆改革,但是很多现实的阻力在,她举步维艰。

    如今被童嘉琳和陆言深搅局,更是完全陷入了死地。

    林惜是真的一点儿都不想和这个童嘉琳说些什么,但是她和陆言深都一样,捏着她的七寸。

    “Silin,别管她!”

    罗荣生一向都是衣着整齐的,他受的是西方教育,很注重自己的外在形象和内在素养。

    现在却被气得身上的衣领扯了又扯,一身的衣服都乱了。

    从童嘉琳进来包厢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是条毒蛇,所以听到她要和林惜谈,罗荣生第一件事就是出来阻拦。

    林惜知道他的意思,但是这一关躲不过去的,她只希望童嘉琳和陆言深这两个人以后不要再打扰她了。

    “没关系,你先回去吧。”

    “Silin!”

    “阿生!”

    她的语气坚定,罗荣生是知道她的,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决定的事情没人拉得回来。

    “你回到家的事情给我打个电话,不然你出了什么事情,韩哥得把我皮剥了!”

    这话显然是对童嘉琳说的,她倒是听了,却还能笑着跟罗荣生说:“这位先生放心,我一定会安全把林小姐送回去的。”

    “最好!”

    罗荣生愤愤不平地走了,剩下林惜和童嘉琳。

    “林小姐,我们进包厢谈吧?”

    林惜既然都已经答应和她谈,自然也不会再犹豫什么。

    童嘉琳还没有大胆到能够公然对她下手,而且童嘉琳今天出现,显然是有些奇怪。

    林惜抿着唇跟着她重新进了电梯,她冷着脸,一双杏眸里面全都是冰。

    反观童嘉琳,她站在她身边,嘴角衔着笑,倒是一点儿将人逼到绝路的愧疚都没有。

    出来电梯,两个人进了一个小包厢。

    “林小姐,坐吧。”

    桌面上有热茶,童嘉琳显然已经猜到她会答应和她聊的。

    林惜看着童嘉琳倒茶,不想兜圈:“童小姐,我知道你介意我和陆言深以前的事情。”

    她也不是软的,童嘉琳今天二话不说就将她的后路给堵了,她也不介意往她的心口上扎一针。

    童嘉琳脸色不变,将倒好的茶往她的跟前一递:“林小姐,试试。”说着,她顿了顿,自己端着茶杯先喝了一口,再说:“林小姐误会了,你和言深的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谁没有那么一个两个前任,更何况,你和言深之间,也不是那么一回事。”

    她说着毒话,人却是笑着的,轻描淡写就将林惜和陆言深之间的关系点出来,无声之间就反击了。

    林惜冷笑,“确实,所以我实在不明白童小姐今天晚上是什么意思?”

    童嘉琳不是个简单的,她刚才那么一句话出来,她脸色不变,如果不是拿着茶壶的手抖了一下,那茶水声大了一点,她也信了她真的是不介意。

    林惜直直地看着她,手摸着茶杯的边沿,这一次,没有先开口。

    童嘉琳笑了一下,只是这一次,笑容显然浅了很多,林惜比她想象的难应付多了。

    “这不是我的意思,是陆伯父的意思。”

    听到童嘉琳的话,林惜脸色白了一下,只是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我还是不明白童小姐的意思。”

    童嘉琳将她的表情收入眼底,低头一边添着茶一边说:“林小姐这么聪明,你不会不懂的。陆家相信林小姐也是知道的,三年前陆伯父容不下你,你觉得三年后,陆伯父就会容得下你吗?”

    林惜不是傻的,童嘉琳这话里面有误导,她不接:“我孤陋寡闻,童小姐说的陆家我并不清楚。”

    童嘉琳想来都是打压人的,现在林惜不接她的话,她压不住,脸色也冷了一点:“林惜,我不跟你兜圈了。T市的陆家你大可以去百度一下,不说你坐过五年的牢,就算你是个普通的女人,陆家也不是你能够高攀得上的。三年前你出国,我也以为你是个聪明人,但是你又不够聪明,在我和陆言深准备结婚的节骨眼回来。我相信你说的,你对陆言深没有什么想法。可是陆伯父可不是这样想的。”

    她说着,顿了一下:“林惜,你不知道吧,陆言深可不是现在的陆太太生的,你继续跟他纠缠下去,你只会害了他。”

    童嘉琳的一番话,让林惜心底翻起了大浪。

    她自然知道陆言深是T市陆家的,早就在那一年陆言深回去过年,她无意看到他的航班信息的时候就知道了。那时候她就知道两个人,不说陆言深对她没有半分的感情,就算有,也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所以当年她离开的时候不声不响的,很难受,但也松了口气,她不想当偶像剧里面的女主角,所以并不希望那些狗血的剧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她当然也恨陆言深,因为她都已经那么识趣了,他还是将他们的孩子流了。

    陆言深怎么对她都可以,唯独不应该,去碰那个孩子的。

    如今听到童嘉琳的话,她心情就好像被人放到油锅里面。

    很煎熬。

    “你的意思是,陆家连我待在A市都容忍不了?”

    “你知道的,陆家家大业大,陆伯父人老了,疑心自然重。”

    林惜冷笑:“是陆言深的父亲疑心重,还是你在妒忌我,童嘉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