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47 我如今恨你

    一巴掌落下去,林惜的手都是抖的。

    可是她眼底却没有几分后悔,直直地看着坐在椅子上的那个男人,没有说话,一张脸又白又冷。

    陆言深仰头看着她,黑眸里面说不清楚是什么情绪,一张脸上的五个手指印十分的明显。

    两个人就这么对峙了几秒钟,最后是男人站了起来。

    他人高体长,一站起来,林惜就算是穿着高跟鞋,也一下子就矮了将将十公分。

    她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本来就没有多少,他只是往她抬腿走了一步,那气息就侵略而来。

    林惜下意识往后退,他也没有伸手拦着。

    她退一步,他就跟着她往前一步。

    身后抵上那冰冷的墙壁,林惜退无可退,却还是不愿意认输,抬头跟他对视着,就好像是一头在猎人面前不愿意认命的梅花鹿一样。

    “孩子是怎么一回事?”

    他低头看着她,开口的声音是压抑着的低沉。

    林惜冷嗤:“陆总不知道吗?”

    “我要你亲口说!”

    他要她亲口说,于是她就开口告诉他:“打掉了,就是这么一回事。”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脸色是冷的,眼角的笑意带着不屑,一下子就将陆言深压着的怒气挑了起来。

    他抬手抬着她的下巴,微微用了里:“说清楚!”

    林惜被他逼疯了,一双眼睛猩红吓人:“我打掉了,陆总你让我打掉的!”

    “我特么什么时候让你打掉了,林惜?”

    他往前压了一步,声音不大,可是那冰冷的语气间,全都是蕴含着的暴风雨。

    听到他的话,她突然之间就笑了:“什么时候?陆总还真的是贵人多忘事,总不该是忘了,那一天你怎么说的吧?”

    “够了!孩子是童嘉琳动的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向来说话都是不冷不淡的,如今却带着几分高亢的起伏。

    林惜看着他,眼睛一眨,眼泪就掉下来了:“我告诉你有什么用,陆言深?”

    她很少叫他的名字,她总是叫着他“陆总”,好像这样这样,才能够提醒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真实关系。

    可是她多会讨人喜欢啊,那么多人叫他“陆总”,但就她一个人,每一次都能够叫到他的心坎里面去。

    娇气的、怯弱的、开心的,还有那最激情的时候。

    她总是喜欢叫他“陆总”,配着她一双杏眸里面的情绪,他能看到自己活在她的眼睛里面。

    可是现在,她看着他,也是叫陆总。

    发红的眼眶里面沁满了眼泪,从她的眼角流下来,随着她挫败而认命一般的语气开口叫着他。

    他看到,她眼底里面的自己死了。

    “林惜。”

    他虽然出生得并不光彩,可是因着陆家唯一的儿子,一路走来都是天之骄子的状态。

    除了那一件事,他生活里面就没有过不顺的。

    他有这样的资本,就算是没有陆家这个背景,他也有这样的本事。

    可是他的资本和本事在这个女人跟前,陆言深第一次觉得全都没有用。

    “林惜?”

    听到韩进的声音时,林惜想都没有想就将陆言深推开。

    她一眼都没有看他,直接就跑向韩进。

    韩进是接到罗荣生的电话赶过来的,陆言深仗势欺人,一路上来,没有一个人敢拦得住他。

    他没有刻意调查过林惜从前的事情,却也知道陆言深和林惜以前的纠葛。

    看到林惜跑过来,他下意识就将林惜揽到自己的身后。

    林惜是有后怕的,尽管她被陆言深的质问气得整个人都发抖。

    可是她也抬手打了陆言深一巴掌,她不后悔那一巴掌,可是她到底还是害怕这个男人。

    多么可悲,她爱这个男人,也恨他,更怕他。

    没有一对恋人会这样的,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对等的,而她是处在最底端的那一个。

    “陆总,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韩进虽然看着温润,但是绝非善类,对着陆言深,也没有半分的输势。

    陆言深只看了韩进一眼,视线直接就落在他身后的林惜身上。

    她大半个人都躲在了韩进的身后,除了一只手,他什么都看不到。

    而韩进一只手往后护着她,两个人这样的亲密依赖,就像是一把火,直接就将他心上一片油田直接点燃了。

    “林惜,你过来。”

    他压着声音,但是林惜听得出来,他也压着愤怒。

    她没有说话,只是抿着唇,抬手将眼泪擦了擦。

    见她不为所动,陆言深上前要抢人,可韩进也不是只能看的,他护着林惜转了个身,脸色也冷了下来:“陆总,这就是你们陆家的规矩?动不动就抢人?”

    陆言深不想和韩进废话:“林惜,你要是想万伦还能留下来,你就过来。”

    他没有再动,就站在那儿,看着林惜露出来的衣服,一字一句,不紧不慢,却生生地将林惜的心一刀刀地划了开来。

    一刀刀的,渐渐的,倒是让她冷静了下来。

    她抬手拉开了韩进的手,从他的身后站了出来,看着陆言深,眼睛还是红的,可是却已经没有眼泪了。

    看着他,也是一字一句的:“你喜欢吧,我惹不起你们。”

    说着,她勾着唇,讽刺地笑了一下。

    “我晚上约了童嘉琳,你失去的,我会帮你讨回来的。”

    他看着她,一双黑眸深不可测。

    一如从前。

    林惜却没有了从前的欢喜,脸色是冷的,说出来的话也是冷的:“讨回来?陆言深,不要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孩子是童嘉琳将我押进手术室流掉的,但是这里面也有你的功劳。我一开始的时候就问过你了,是你亲口跟我说打掉的。”

    尽管时隔这么多年,她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心头如腕骨一般的疼。

    她紧了紧自己身侧的手,一字一句地告诉他:“你们翻手云覆手雨我管不着,也没有那个能力去管。你当初就警告过我不要爱上你,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但是陆言深,做人不能这么自私,你纵然千般能耐,你也控制不了我如今恨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