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48 你们都在逼我

    “林惜!”

    她的话刚落,陆言深一张脸都阴鸷了起来。

    她惊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手碰到韩进的衣袖,林惜惊醒过来,有人依靠,她又大胆了一些。

    她从来都不是个能够藏得住话的人,从前不说,是因为觉得没有必要,无论陆言深对她有没有半分的感情,她知道在他的心目中,那万贯的家产比她重要多了。

    她也没有那个勇气去争,也知道自己争不过来。

    她现在也不是要争,她只是恨,恨他当初的绝情,恨他当初的柔情。

    她曾经有多痛,她今天就要让他有多痛:“你让我乖,我一直都很乖,我曾经那么爱你,也还是逼着自己去放弃。可是你呢?陆言深,你但凡为我想过半分,你今天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你逼我,童嘉琳逼我,陆家逼我,你们都在逼我。无所谓了,反正我贱命一条,在你们眼里面也不过是蝼蚁而已。或者对你们来说,我还活着,这样的苟且偷生,很贱吧?”

    她说着,突然就笑了,声音越来越大,却让人听得莫名的心口作痛:“可是怎么办,我就是这么贱啊?我就是要一直活着,活到活不下去!但是你放心,我从今以后,都不会再出现在你们的面前了。”

    “林惜!”

    韩进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认识林惜两年多快三年了,她从来都是自信要强的,可是今天,她却说自己贱。

    林惜抬头看了一眼韩进,笑容浅了一点,“你不用说什么,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说着,她顿了顿,看着一直没有说话的陆言深:“怕是羽毛都比我重吧,起码他还能让你的心痒一下,而我,连你的心都进不去半分。是吧,陆总?”

    “说完了?”

    她一口气说了一大段,陆言深却只问了这么三个字。

    林惜愣了一下,看着他走过来,下意识地往后退。

    幸好这时候韩进在,他上前挡住了陆言深:“陆言深,你不要逼人太甚。”

    陆言深只是看了韩进一眼:“让开。”

    韩进哪里会让,他回头看了一眼林惜:“林惜,你先走,这里我拦着。”

    陆言深的眼神太恐怖了,林惜从前跟着他,也没有见过他这样看着自己,似乎要将她五马分尸一样。

    韩进的话让她回过神来,她想都没有想就冲出去了,却不想刚好撞在进来的丁源的身上。

    “林小——”

    丁源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拉林惜一把,但是林惜却先一步跑了。

    陆言深被韩进拦着,追不出去,他看着丁源:“把人押回公寓!”

    丁源转身就要去追林惜,可是刚跑了没几步,他突然之间想到了自己冲进来的事情,又连忙转身折了回去:“陆总,事情有变!”

    陆言深眼眸一沉,终于没有再动。

    韩进知道他们有事情要说,他现在更担心的是林惜,也没有再管陆言深,转身去找林惜。

    “什么事?”

    办公室就剩下陆言深和丁源,男人的声音就像冰一样,丁源颤了一下,才开口:“童嘉琳去机场接了您的爸妈。”

    深黑的眼眸顿时就阴戾起来,丁源看了一眼,被吓得连忙收回视线。

    半响,陆言深才再次开口:“去酒店。”

    他说得轻,丁源却觉得心头一颤。

    童嘉琳这几天一直都心神不宁,这几年,她虽然和陆言深订婚了,甚至也“不小心”地把婚讯公布出来,可是陆言深对她还是像从前一样。

    她原本也是不介意的,但是消失了三年的林惜突然之间杀了回来,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她如果再坐以待毙,她和陆言深就真的到了头了。

    她从小就只有一个目标:嫁给陆言深。

    可是她知道,陆言深根本就不屑于和她们童家联姻,如果不是许慧君撑着,她连陆言深都见不上。

    所以她“不小心”把林惜回来的消息透露给陆博文,果然,陆博文让她来敲打林惜。

    陆博文这些年老了,可是从前的手段她也是知道的。

    其实她对林惜已经够宽容了,敲打是真的敲打,并没有对她做出什么阴暗的事情。

    童嘉琳不傻,陆言深现在一颗心就在那个女人的身上,如果她真的让林惜出事了,保不准陆言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而她也感觉出来了,这两年,陆言深越发的不把陆家放在眼里面了,跟别说她了。

    雄鹰的羽翼丰满之后,没有哪一只是不想高飞的。

    陆家想用童家绑着陆言深,童家想借陆言深在陆家这棵大树下乘凉。

    可他们都忽略了,陆言深他愿不愿意。

    如果是从前,童嘉琳根本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可是现在,陆言深虽然没有露出什么马脚,但是她却能感觉出来,陆家已经牵制不住陆言深了。

    不,还牵制得住,起码还有一个人,只要还在,陆言深就算飞得再高,也始终要回来的!

    所以一接到丁源的电话说陆言深约她今天晚上吃饭,童嘉琳就知道三年前的事情被查出来了。

    她不害怕当年的事情被查出来,因为这件事情是陆博文和许慧君默认她去做的。

    她怕的是陆言深。

    他从来都不会约她的,十几年,他一次都没有约过她。

    童嘉琳越想越心慌,最后直接就把电话打给许慧君了。

    陆博文早就想来A市了,只不过被劝住了,这一次的事情,也算是一个契机。

    接到陆博文和许慧君的时候,童嘉琳总算是松了口气。

    “姨夫、小姨,你们好久没来A市了吧?这家酒店的菜式都很正宗,姨夫和小姨看看有什么喜欢的。”

    地点是陆言深订的,时间也是,不过是她提前了一个小时把人带到了这儿。

    陆言深一路从万伦走出来,上了车将车门关上,车厢里面的气压顿时就降了下来。

    司机刚想问去哪儿,丁源就先一步开口:“去金华酒店!”

    这个时候,在陆言深跟前说句话,都是分分钟没命的事情。

    丁源自然知道陆言深的怒气从何而来,除了一方面是林惜,更多的是童嘉琳。

    他跟了陆言深十年了,名义上是陆言深的秘书,事实上,陆言深这些年偷偷谋划的事情都是他去经手的。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还不能和陆家撕破脸皮,他知道,陆言深自然也知道。

    但是今天被林惜和童嘉琳一刺激,很多事情不好说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