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49 我要走了

    林惜没跑远,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也跑不远。

    罗荣生一直跟着她,见她上了天台,没有跟上去,而是给韩进发了条信息。

    韩进收到信息就往天台跑,中间碰到罗荣生,两兄弟只是对视了一眼,也没有说些什么。

    “林惜。”

    他推开门,一眼就看到靠在栏杆上的人了。

    这九月底的风开始大了起来,呼啦啦地吹着,林惜的头发被吹得十分的乱,可是她并没有想抬手整理的打算。

    听到韩进的声音,她才动了动,抿了一下唇,“有烟吗?”

    她的唇瓣在发颤,脸色白的有些吓人。

    韩进眉头一皱,伸手摸了烟递给她。

    林惜伸手接过,拿着烟盒的手是抖着的,好不容易将烟从烟盒里面抽了出来,却因为手抖而把烟摔在了地上。

    她低头看了一眼,表情有些呆滞。

    韩进看着她,拿过烟盒,抽了一根烟递到她的跟前。

    林惜怔了怔,半响才接过:“谢谢。”

    她拿着打火机,风太大,不管她怎么都点不着,最后还是韩进帮她点上的。 她惯常抽的是女士香烟,男士烟有些裂,第一口她有些不习惯,呛得咳了好几下。

    但很快,她就习惯了,一口口地抽着,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一支烟抽完,她冷静了许多,伸手又拿了一支。

    这一次,是她自己点燃的。

    林惜抽了两口,然后看着韩进,笑了笑:“我是不是让你看笑话了?”

    韩进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也是笑着的,不过和现在的时候不一样。那时候的笑容是疏远冷漠的,却让他觉得比如今的也要好一些。

    他摇了摇头:“人总是有年轻犯傻的时候。”

    听到他的话,林惜直接就笑出了声音:“你也有吗?”

    他也笑,侧头看着她,目光很温和:“我也有,二十多岁的时候很喜欢一个姑娘,以为自己能够可以给她一片天,但是她却为了一片瓦离开我了。”

    林惜抖了抖烟灰,眯着眼看着不远处。

    半响,她才开口:“我认识陆言深很狗血,那时候刚从监狱里面出来,青梅竹马跟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搞上了。我那一天以为迎接我的是他的求婚,却没想到是两个人翻云覆雨的侮辱,我虽然从小被骄纵,但也不是真的蛮横,尊严是我唯一剩下的东西,我是昂着头离开的。但是身体不争气,走了一半被一辆突然冲出来的车子给吓晕了,醒过来就看到陆言深了。他那时候被下了药,我反抗不了。”

    说着,她又抽了口烟:“跟狗血剧一样的,后面就好几次碰上他。我那时候碰上了很多事情,都是他解决的。他倒是没逼我,是生活逼我的。我一开始挺不甘不愿的,他也警告过我,别爱上他。我都知道,可是有时候真的很犯贱。”

    顿了一下,她将烟头往远处的垃圾箱一扔,然后抬头看着韩进:“韩进,你犯贱过吗?”

    “犯贱过,不甘心,不相信,但是最后还是输给了她。”

    人和人都是这样的,你给我说你的事情,我就给你说我的事情。

    和陆言深之间的事情,林惜在心里面憋了那么多年。

    她没有知道她过往的朋友,夜深人静回忆往事的时候她只有拿烟来排遣。

    现在不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可是她拿着烟,也排遣不过去。

    她太难受了,必须得说出来。

    断断续续的,林惜也不知道说了多少。

    没人诉说的时候她不知道原来自己跟陆言深有那么多的事情,现在开了口子,她才发现,原来真的有很多事情呢。

    其实也不过是一年的时间啊。

    林惜一抬头,发现天已经有些暗了,看着是要下雨的天气。

    “……那年春节,他年初二赶回来,我知道不应该,可是看着他风尘仆仆的样子,我突然就觉得不应该计较那么多。我带他去了我妈妈的故乡,告诉我妈妈,他是我爱的男人。可是多么讽刺,也不过是几个月的光景,我就跑到我妈妈的坟前告诉她,我爱的男人不爱我。”

    她说着,声音越来越低。

    韩进看着她,深褐色的眼眸里面全都是映着她的一张脸。

    她没有再说话,天色完全暗了下来,脸上一凉,她轻声惊了一下:“下雨了!”

    “回去吧。”

    他抿了一下唇,没有动。

    林惜点了点头,抬腿往回走。

    雨下得越来越大,两个不得不跑了起来。

    这一场雨来得很凶,就好像陆博文一样。

    “三年前你是怎么说的?”

    陆言深刚进包厢,一个碗就摔在了他的脚下。

    他低头看了一眼,沉着脸走了过去,直直地看着陆博文。

    他少年老成,如今就快不惑,一双眼睛总是带着能把人刺穿的洞察力,饶是陆博文这样的人物,也被自己的儿子看得有些撑不住。

    但是陆博文年轻的时候也是个人物,哪里会被自己儿子真的看得先弱了下来:“你这是什么眼神?我是你的老子!”

    “我和林惜没有什么关系。”

    他收回视线,不冷不淡地扔了一句话。

    站在后头的丁在心底松了一口气,一路走来,陆言深周身的气压低得让他喘不过去。而他刚才那样看着陆博文,他差点儿就以为陆言深要功亏一篑了。

    听到陆言深的话,陆博文的脸色总算好了几分。

    许慧君向来都是假装和事佬的,这个时候自然是她站出来说话:“好了好了老陆,言深都说了没关系,是嘉琳草木皆兵了,你消消气消消气,两父子哪里有什么隔夜仇!”

    童嘉琳自然是会审时度势,这个时候,她必须要把错都揽了:“姨夫,是我想多了,陆哥和林小姐确实没有接触了。”

    陆博文看了一眼陆言深,总算是坐了下来。

    陆言深看了一眼童嘉琳,再看向陆文博时又扔了一个炸弹:“我不会和童嘉琳结婚的。”

    “嘭——”

    “老陆!老陆!”

    扔下这么一句话,陆言深直接转身就走了。

    童嘉琳坐在那儿,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林惜走到一半停了下来,回头看着韩进:“我要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