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50 你打算去哪里?

    韩进自然是明白林惜说的要走是什么意思,他沉默了半响:“你想去哪里?”

    “哪里?”林惜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总归不是在这里的。”

    她想明白了,如果只有陆言深一个人对付她,她倒是不怕,可是如今,童嘉琳,童家,还有陆家。

    全都在逼她,她想万伦好好地发展下去,回国这四个月的时间,她所有的精力全都放在上面了,所有的钱都放在上面了,可是每一次看到一点希望,就被他们掐灭了。

    童嘉琳的话尚且让她愤怒,可是理智下来,她也知道,只要陆言深在,这里就容不下她。

    她本来是想将林景留给她的公司好好地发展起来的,却没想到自己倒是成了拖后腿的那一个。

    决定一旦坐下来,林惜倒觉得没什么。

    她知道那两亿是韩进私人投给她的,这段时间万伦已经亏了不少钱了,再这么下去,那钱就直接打水漂了。

    “韩进,万伦其实还是可以发展下去的,我离开这里之后,会把万伦交给阿生和子立,只要我走了,不出两年的时间,我相信万伦能够起来的。”

    她当初出国就是为了万伦,却没想到,四个月的时间,就将她所有的一切都打碎了。

    韩进看了她半响:“你放心,阿生在这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

    林惜笑了一下:“我们去吃饭吧,叫上阿生和子立。”

    这一顿饭是为了什么,两人都心知肚明。

    不过对韩进而言,他私心里面也是希望林惜离开的。

    看不到人的时候时间是最好的解药,但是看到人的时候,心里面藏着的哪一个钩子就会时不时地钩你一下。

    陆言深于林惜就是这样。

    他看得出来,林惜恨陆言深,却也爱他,两种矛盾的感情交织在一起,谁胜谁负,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然而无论爱还是恨,都比不过一笑而过的释然。

    他想走近她,只有她不爱不恨了,他才有机会。

    前面已经绿灯了,韩进还看着自己,林惜不禁开口:“绿灯了。”

    她没有多想,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们分享了各自的过往,她有她愚蠢过的感情,他也有他执着过的感情。

    韩进收回视线,从容地启动车子。

    罗荣生是和王子立一起到的,他本来还担心林惜,却没想到对方就打电话叫他和王子立一起来吃饭了。

    一进包厢,他下意识地看向林惜。

    她坐在那儿,情绪已经恢复过来了,跟韩进讲着他们以前的事情,脸上勾着笑容,丝毫看不出来几个小时之前的心如死灰。

    “Silin,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请我们吃饭,这一次又想压榨我们什么?”

    林惜挑了一下眉角:“阿生,在你眼里,我请吃饭就一定带有目的吗?”

    “如果你单独请我吃,那倒不是,但是你看现在,我们四个人,一般这种局面,你都是要干什么大事。”

    到底还是相交过的人,林惜也不想多说,直接就把想法说出来:“我想退出万伦,交给你个子立。”

    “你开玩笑吧?”

    罗荣生脸色顿时就变了,不可置信地看着林惜。

    就连较为稳重的王子立,也皱了一下眉:“Silin,万伦现在是在走上坡路。”

    林惜没有多说:“我是认真的。”

    她统共说了两句话,包厢里面刚才还融洽的气氛就压抑下来了。

    罗荣生脸色发青,他是林惜的助手和秘书,她的这个决定他自然知道是为什么。

    只是他还是有点不相信,看向韩进:“韩哥,你觉得呢?”

    “我支持Silin的一切决定。”

    韩进开了口,王子立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们家里面都有公司的,这次回国跟着林惜,不过是练手,刚好有个机会,而且两人都不想依仗家里面。

    虽然说林惜退出,万伦完全是他们的战场,在某种程度上而言是一件好事。但是他们三个人之间,就算是林惜年长王子立和罗荣生,但是两个人一直都是把林惜当成妹妹疼的。

    如今要退出,这各种的委屈,谁都知道。

    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

    但是谁都知道,这是对万伦最好的决定。

    罗荣生一向乐天,如今也沉了脸:“你打算去哪里?”

    林惜摇了摇头:“没想好,你们也别想担心,我走到哪里,都不会跟你们断了联系的。”

    “林惜,这个陆言深到底——”

    他想问下去,却被韩进一个眼神打回去了。

    罗荣生从小就跟韩进熟,韩进一向都是温和的,如今看着他,视线却是冷的,罗荣生顿时就听了口,没再问了。

    这不是一件好事,平时应酬喝酒是被迫的,如今大家都有了几分借酒浇愁的想法。

    “Silin,你放心,我和阿生一定会让万伦起来的!”

    “我先谢谢你们了。”

    认识三年,都是他们在照顾她,直到现在,她还是靠着他们,已经不是一个“谢”字能够表达的了。

    林惜酒量不好,往常应酬都是罗荣生帮忙挡了的。

    “Silin,你已经喝了三杯了。”

    韩进是他们中最为清醒理智的,林惜酒气已经上来了,一张脸红得好像打了过重的腮红一样。

    见她还要继续喝,他伸手就拦了一下。

    林惜笑了一下,抬起另外的手轻轻推开韩进:“没事,反正都是要醉的。”

    她是笑着的,韩进去看不到她眼底的半分笑意。

    最近的事情压得林惜已经快要扛不住了,今天陆言深找上来,她就没法忍了。

    她其实已经强迫自己忘了,可是他偏偏要提起来。

    很长的一段时间,她经常都会梦到那个孩子。

    她那么努力让自己去忘了那一个伤口,陆言深非要拿着刀又给剜了出来。

    林惜不想再想了,她今天不醉,只会更加的难受。

    “我最幸运的就是可以认识到你们,阿生,子立——”她说着,顿了一下,偏头看向韩进:“还有你,韩进。我知道那两亿是你私人投下来的,你放心,只要我退出了,我相信阿生和子立很快就把钱挣回来的。”

    韩进怔了一下,这件事情他是以公司名义投的,而林惜却知道了。不用想都知道是罗荣生的手笔,罗荣生什么都好,就是有点二。

    韩进扫了一眼罗荣生,罗荣生被韩进一扫,僵了僵,连忙借着喝酒的档躲过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