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52 我爱你

    林惜侧开头,冷笑着哼了一下:“陆总这是什么意思?”

    他没说话,将她脸上头发整理完之后,突然就起身离开了。

    她刚吐完,整个人脱力又难受,看着陆言深离开,也没有精力计较那么多,闭着眼睛只想睡觉。

    没过一会儿,陆言深又折了回来,伸手将她扶了起来,手里面已经拿了一杯温水:“起来,漱口。”

    林惜也没有拒绝,她确实受不了那嘴里面的味道,只是人太累了,没有精力做这些。

    陆言深说有事跟她谈,却一直都没有说话。

    让她漱了口,吃了药,将人抱到主卧。

    “我想睡觉。”

    他伸手脱她的衣服,她用自己仅有的力气挡了挡。

    “换了衣服再睡。”

    陆言深态度强硬,只是她根本没有力气和他抵抗。

    身上的职业装换成了棉质睡衣,林惜被折腾一通,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她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好,但是宿醉的下场并不好,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她头疼得很。

    从回国到现在将近半年的时间,林惜回来这里住的次数不超过十次,所以刚醒过来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在哪里。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透进来,她坐起身,眯了眯眼,头很疼。

    昨晚的事情一点点地从脑子里面钻出来,想到陆言深,她下意识地检查自己。

    除了身上的衣服被换了下来,身体并没有什么异样。

    林惜松了口气,抬腿打算下床洗漱,却听到外面的声音。

    她当初回国匆匆忙忙找的房子,也就是一房一厅,离公司十分钟左右的距离。

    卧室的门没有关紧,外面男人说话的声音她隐隐约约听到。

    “继续查。”

    是陆言深的声音,林惜眉头一皱,拉开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陆言深了。

    注意到她的目光,他抬头看向她,目光从容,依旧是跟电话里面的人说着话:“当年许慧君来过一趟A市,查她过来是干什么的。”

    这一次,他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手机往桌面上一扔,抬头看着她:“醒了?”

    林惜看着他,手扶着门框,指甲紧紧地掐进去:“你——怎么还没有走?”

    宿醉之后,就连喉咙都有些发紧难以开声。

    “想我走?”

    他起身朝着她走过去,嘴角衔着笑。

    林惜下意识地往后退,可是就几步的距离,他腿长,一下子就到她跟前,在她想退的时候就伸手扣住腰,另外一只手抬着她的下巴,逼着她仰头看着他:“林惜,从来都只有我不要的,没有别人不想要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的笑意收了起来,脸色是冷的,眼色是冷的,看得她整个人都跟着发冷。

    就好像几年前在包厢里面,她让他救她,他看着她的表情,如出一辙。

    林惜整个人都发颤起来,他却突然低头亲了她一下:“去刷牙洗脸。”

    说完,他松了手,转身又走回了沙发跟前,拿起电话站在窗前拨了一个电话,视线一直落在她的身上,眉头挑了挑,似乎在问她怎么还不去洗漱。

    阳光打在他的身上,可林惜只看到了那个男人的冷。

    她当着他的面抬手狠狠地擦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才转身去洗漱,进去浴室她才发现自己的牙刷被用过。

    林惜怔了一下,忍下把东西摔了的冲动,面无表情地将牙膏挤在牙刷的上面。

    房子就那么大,陆言深讲电话的声音不大,可是屋子里面没有人说话,他的话她轻易就听到了。

    她不知道他想做什么,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四年前,他让她跟他。

    无力,又彷徨。

    也不知道在浴室里面站了多久,陆言深突然之间推门进来,“出来吃早餐。”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有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眸。

    林惜以为自己对这个男人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可是现在,她发现自己一点儿都不了解他。

    走出去就看到餐桌上放着的粥和包子饺子,那餐桌不大,四个人的位置,陆言深已经坐了下去。

    她走过去,坐在他的对面,低头默不作声地吃着早餐。

    十多分钟后,林惜将最后一口粥喝完,刚抬起头,就听到对面男人的声音传来:“我送你出国待一段时间。”

    她的手一抖,看着他讽刺地笑了一下:“陆总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眉头皱了一下,“林惜,你听话。”

    听话听话!他总是让她听话!

    林惜觉得喉咙一阵血腥传上来,用了极大的克制力才忍住自己的情绪:“我一直都很听话,但是陆言深,前提是我还爱你。”

    他看着她,眸色深不可测:“嗯,你还爱我。”

    她被他气得一股的火,宿醉之后本来就难受,如今一口气梗着,林惜眼睛一下子就红了:“陆总,你不要欺人太甚!”

    “你可以不走,但是你只能跟在我身边。”

    林惜冷笑:“凭什么?”

    “我爱你。”

    他说得那么坦荡直接,林惜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其实她不是没有猜到的,可是每一次这样的念头刚冒出来,她就咬着牙把它死死地压了下去。

    四年前她努力过了,可是这个男人冷心冷血的,他怎么会对她有感情呢?

    却万万没有想到,他就这么直接就说了出来。

    一时之间,那些磅礴的情绪就这样被他划开了口子冲出来,她怎么都忍不住。

    林惜直接就站了起来,抬手就将一旁的一个摆件摔在了地上:“凭什么!凭什么你说爱我就爱我!我不信,我不信!”

    她歇斯底里,那个摆件碎在她的脚下,她整个人的情绪都在制高点还是不断地砸着东西。

    陆言深起身过去直接就将人扣在怀里面,低头一下子就将她发抖的双唇堵住了。

    林惜抬腿踢他、抬手打他、张嘴咬他,鲜血的腥味在两个人的口腔弥漫开来,可是他还是没有退出来,直到嘴角尝到那滚烫的眼泪的咸味,陆言深才从她嘴里面退了出来。

    但还是没有松开,只是没有深入的吻,低着头抵着她的额头,一双黑眸直直地望进她的眼底:“我爱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