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53 林惜,你很得意吧?

    林惜完全呆住了,她从来都没有见过他这样的眼神。

    从前她勇气可嘉的时候也会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眸看过去,他在人前总是面无表情的,在他跟前倒是鲜活得很。开心的时候眼眸里面是带着笑的,不开心的时候那里面就是狂风暴雨。

    但是不管开心还是不开心,她始终都没有在他的眼眸看清明。

    深邃而不可测,她向来都是懵懵懂懂的。

    只有如今,他低头看着她,眼眸里面是毫不遮掩的情意,笃定又坦荡,反倒是成了她矫情扭捏。

    见她不说话,陆言深也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看着她发红的眼圈。

    也不知道多久,林惜才一点点地回过神来,可心底还是惊愕的。

    她现在复杂得很,刚才所有的情绪被陆言深撕开了口子放出来,现在又因为他这样突兀又直白的表白压了回去。

    吊在半空中的情绪不上不下,林惜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态度去开口。

    “你先放开我。”

    她想静一静,冷静一下,思考一下,自己是不是睡糊涂了。

    陆言深不松手,抱着她转了个方向就将人压在了墙壁上,低头就吻了下去。

    他的吻又狠又急,林惜本来就有些反应迟钝,反抗了一会儿就无从招架了。

    他们的那一年确实是好多过不好,不然她也不会控制不住自己动心,特别是在床事这个方面。

    刚开始的时候林惜还矜持保守,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在他的跟前越发的放得开。

    他知道她的弱点,她也知道他的弱点。

    就跟现在一样,她被他拿捏得整个人都是软的,手无意识就攀了上去抱住他,原本是守城的关口也被她开了出来,微微仰着头一点点地迎着他炽热中带着几分焦灼的吻。

    这A市的十月份算不上冷,林惜刚醒也就是随便套了一件外套。

    男人的手掀开她睡衣的下摆直接就伸了进去,棉质睡裤的裤头弹性十足,方便了陆言深行事。

    有些凉的指尖划过她的指腹,眼看着就要往下,林惜猛的一惊,清醒过来抬手按住了他的手:“不行,陆言深!”

    她抬头看着他,眼睛还是红的,里面沁满了水,现在看着人,好像会说话一样。

    陆言深眸色一沉,贴着她的耳边沉沉地开口:“你不知道不能跟男人说不行吗?”

    她意识到他还想继续,一急,就说了出口:“我那个来了!”

    陆言深已经是箭在弦上,怀里面抱着是自己想要的人,他也有几分意乱情迷,听到林惜的话,一时之间也没有转过弯来:“你哪个来了让我不行的?嗯?”

    说着,那只从衣摆侵入的手狠狠地在她的胸口上捉了一把。

    林惜被他没羞没躁的话弄得脸烫得不行,几乎是咬着牙开口的:“我!在!经!期!”

    她也是今天早上才发现自己来了的,怨不得陆言深没发现。

    这一次,陆言深的手松了下来,林惜抬手想推开他自己静静。

    今天事情的发展超出了她的想象了,剧情走向就好像神展开了一样。

    不过他早就知道她的动作,抽回手压着她的手,低头又狠狠地吻了下去。

    不过这一次没吻她多久,只是几秒钟,他就松开了,末了,他张嘴在她的下唇瓣上咬了一口,然后伸手掐着她后腰将人紧紧地扣进怀里面:“让我抱一下。”

    两个人贴得太近了,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他身下的变化。

    他们两个人什么事情没做过,以前的时候林惜倒是没脸没皮,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都是烫的,心口好像被人放了一把火

    她正走神,陆言深突然之间咬了一下她的耳朵:“林惜,你很得意吧?”

    话听着好像有点凶,可是林惜却听到那言语间的笑意。

    眼睛一下子就烫了,她张嘴就咬在他的肩膀上:“比不上你,陆总。”

    他也没有阻止她,两个人默契地谁都没有开口,慢慢地熬过这躁动的时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松手放开她。

    林惜只觉得尴尬,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尴尬,看了他一眼,最后抿着唇自己走进了房间。

    到现在,她都还没有回过神来的。

    回不过来了。

    陆言深没跟着她进去,因为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外面的太阳越升越高,林惜走过去拉开窗帘,让大片的阳光打进来,她站在窗前,眉角一弯,直接就笑了。

    感觉到身后的视线,她下意识地转过头,陆言深已经走到她身后,捉起她的手在她的手心上掐了一下:“这几天你别乱走,我去公司一趟。”

    她眉头动了动,抬头看着他挑着嘴角笑:“怎么才算不乱走?”

    要是以往,他脸色顿时就沉下来了,现在只是看着她,似笑非笑的样子,林惜被他看得心口发颤,忍不住咬了一下唇。

    陆言深将她的动作收尽眼底,抬手掐了她的脸颊一把:“先别得意,回头收拾你。”

    说完,他松了手,大拇指在她的唇瓣上按了按:“想想晚上吃什么,中午我没空。”

    他说着,将手上挂着的衣服一扬,伸手穿了进去。

    陆言深一边穿着衣服一边不紧不慢地说着:“你这里没什么东西,索性搬回去公寓里面。”

    林惜这时候才愣了一下,“什么公寓?”

    他挑了一下眉,睨着她:“你住过哪个公寓?”

    “豪庭?”

    “嗯。”他哼了一声,扣好袖扣,伸手一把又把人捉了回来,没等林惜反应过来,手上就多了一条领带,头顶传来他的声音:“帮我。”

    不容拒绝的。

    她也没想拒绝,抬头双手穿过他的脖子,拉着领带低头仔细地给她打着。

    以前也给他打过领带,好的时候她甚至忍不住幻想,是不是能一直那样下去,却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分开了。

    他亲口说的。

    结果现在,绕了一个圈子,又绕到一块儿去了。

    林惜的手都是发颤的,被这个男人莫名其妙的一出弄的。

    忍着情绪,她将温莎结打好,整了整衣领,才抬头看向他:“好了,陆总。”

    林惜一双眼睛真笑起来的时候是会说话的,陆言深低头看着她,眼眸沉了沉,到底还是克制住了,只是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要乖,知道?”
Back to Top